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影后被影帝拽到车上车震高H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这一期的录制也算是结束了。
    让所有人筋疲力尽,导演组准备了晚饭给8人,苏歆确实饿了,埋着头吃。
    安子骞非常暧昧的替她擦擦嘴,夹菜,在座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但谁也没有吱声。
    饭局结束后,安子骞还要赶飞机,次日还有通告就先走了。
    他们吃饭的地方离酒店很近,苏歆戴了口罩,想自己走回去,顺带消消食,所以谁也没来接她。
    路过一辆黑色商务车时,门突然拉开了,吓女人一跳。
    秦放冲她挥挥手,“苏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他妈的,放哥啊,吓我一跳。
    “放哥,也没事,我就自己走回去,散散步”苏歆双手插兜,也不敢把口罩摘下来,被拍到就完了。
    秦放怎么认出来她的。
    “我马上就要走了,一天了,也没跟你好好聊聊”
    男人翘着二郎腿,声音低沉道。
    太有魅力了吧。
    “那放哥不如我们俩加个好友,有空微信聊?”苏歆都准备拿出手机了。
    突然,被人一把拽上了车,她坐在秦放的腿上,男人揽着她的腰。
    “你是笨呢,还是在给我装啊”秦放邪肆的笑着,将女孩的口罩摘下来,露出一张足以让他心动的脸。
    苏歆大概看了下,车内没有一个人,这就好像是故意等她的一样。
    “放哥...,你说什么呢,我不懂,我经纪人该找我了,你先放开...”
    女人伸手推着他,皱着眉头。
    秦放锢着她腰的手紧了紧,笑出了声,把脑袋埋在她的颈窝处,轻轻的嗅着
    “你好香啊,苏歆,都是明白人,不打弯了”他的脑袋移到了脖颈出,用舌尖轻轻舔舐着
    “跟我睡一次”
    苏歆被他一舔,身子就软了下去,操,看着情况她是被潜规则了呀。
    身体软成这样,按以往的经历推算,这不会是格外任务吧。
    男人抬眸看着她,苏歆扬着下巴,露出优美的线条,他能感觉到女人的身子软了,她有感觉。
    “别,放...嗯...放哥”苏歆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推拒他。
    戏还是要做足的(况且苏歆就喜欢被强,坏笑)
    秦放本想顺着锁骨探向那鸿沟,却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女人。
    她两眼写满了不愿祈求,咬着下嘴唇,可怜极了。
    他用手指拨开被咬的发白的的唇瓣,摩挲着她的嘴唇。
    “我可以给你的好处你应该清楚,还有...,你这幅样子让我愈发想欺负你”
    话落,他猛然钳住女人的下巴,堵住了她的嘴,秦放的吻很霸道,但适可而止。
    他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唇瓣,吸允,但又不会弄疼她,很有原则的男人。
    苏歆被勾的还想要,以至于秦放都离开了那嫩唇,女人闭着眼睛,还在找寻他。
    男人扬扬嘴角,轻声的说“满足你”
    苏歆搂着他的脖颈,改被动为主动,贪婪的亲着男人,用舌尖尝了尝他的味道,有淡淡的薄荷味。
    秦放那么帅,睡了,她也不吃亏。
    随机她将小舌探了进去,抵着他的上腭,肆虐的搜刮男人的蜜津,可秦放是个男人怎会愿一个女人掌握主控权。
    大舌很快逮住了她,与她尽情缠绵,吸允小舌,秦放会适可而止,苏歆不会难受,却无形的勾引女人还想要。
    苏歆的呼吸有些急促,一脸的情欲望着秦放,同样,男人充满欲望的看着她,秦放的薄唇被她刚开始的粗鲁,搞的有些微肿。
    秦放冰凉的手从小吊带裙下方探向那两团浑圆,女人轻喘着气制止了他
    “我已经湿了,直接进来吧”她的嗓音极具诱惑。
    男人笑了笑,一把拉下女人的内裤,“你可真骚”
    苏歆里边穿的凉快透气的吊带裙,外面套了件大衣,大衣随之被脱下。
    “我想要~放哥”她搂着他的脖子,一双眼睛媚的要把他勾了去。
    小骚货小妖精刚才还不愿的抵抗呢,现在就立马漏出了原形。
    “哥哥给你”
    秦放松开腰带,就要去拉裤链,女人的一只手探了下去,碰了碰那已经硬的发胀的巨物,苏歆拉开了拉链,释放出了巨物,好大。
    秦放饶有兴趣的看着女人,苏歆双脚着地,轻轻抬起屁股,因为她的内裤早已被褪下,小穴已经泛滥成灾。
    她抬起屁股时,男人干净的裤子上有着一滩深色的水印,小穴和裤子之间还连着丝线。
    秦放看到了,将手放到女人的屁股“真淫荡”
    下一秒,苏歆握着那粗长的肉棒对准小穴口坐了下去,整根没入,直捣最深处。
    小穴猛然被撑开,紧窄的小道进入一巨大的异物。
    冲入神经的酸爽和胀痛。
    “啊!...”
    “嘶”
    两人同时发出声音。
    苏歆想打自己一巴掌,你太高估自己了吧,这么大...
    女人的双手在他的肩膀处紧抠着,好爽好涨,就是小腹有些受不了。
    秦放一脸嘲笑的看她,“怎么?怕了?不敢动了?苏歆你可真有勇气,直接吃完了呀”
    当肉棒进入小穴的时候,男人惊了惊,太紧了,夹的肉棒好爽,如若不是想到了女人的身份,和下体并未流血,他就以为这是个处子。
    本以为是个松垮垮的,没什么味道,也就图她的脸,没想到这么紧,下边还没有毛,太嫩了。
    苏歆紧珉着唇,双手按着他的肩膀,抬起屁股,将肉棒从小穴内缓缓抽出,又重新坐了下去。
    “啊...哼嗯”苏歆紧抓着男人的肩膀,扬着下巴,舒爽的娇吟。
    “宝贝儿,我来吧,你太慢了”秦放双手握着她的翘臀。
    女人搂上他的脖颈,肩带渐渐滑落。
    他握着苏歆的娇臀,一瞬间,猛抽猛送,秦放抬高她的屁股又让她自己没有着力感坐下去。
    小穴被肉棒撑的满满的,龟头抵在最深处,都快要撑破子宫了。
    “啊...哈啊...恩...啊哈”苏歆张着嘴,大声的叫着,太爽了!
    “放...啊...哥哼嗯...轻点...啊”
    女人的话被他撞的支离破碎,尽情的享受体内的舒爽,她弓着身子,将爆满的胸部凑到他的面前。
    秦放对着两团柔软觊觎了一天,要怪就怪它太大了,惹人眼。
    男人依旧进行着胯间的动作,一手便可托着女人,另一只手直接将衣服从上方脱下,胸罩也给扒了。
    苏歆有些不愿,凭什么啊,每次都是她被扒的精光,男人却穿的板板正正。
    可体内肉棒次次冲击着她,没办法抵抗,浑身无力。
    秦放一只大手都握不住一团浑圆,他肆虐的揉戾,将乳房揉成各种形状,像玩具一般在手里把玩,力度太大了,一团柔软被揉的红印遍布。
    “啊!...哼嗯...痛...”苏歆又咬起了嘴唇,否则说不出话。
    女人的眼眶含泪娇嗔的看着他,秦放手中的力度小了不少,轻轻的揉捏以示安抚
    “不疼了吧,宝贝儿”话落,两只手握着她的臀,狠狠的发力,轻轻抬起,重重的把她按下去,同时男人还顶了顶胯。
    “啊!...太重了...嗯哼...啊哈...要死了嗯...”苏歆放声的浪叫,这声音,只要是路过的绝对能听到。
    那柔软的酥胸拥挤着秦放的脸,男人张嘴一口含住了一颗乳头,放在嘴里舔舐吸允,像羽毛以往的轻,偏偏下体很重,要把女人戳穿一般。
    突然,他发狠的含住乳头,在乳晕处留下一排红痕,短时间内消不掉的。
    “嗯...啊!...痛...痛...嗯啊”
    痛归痛,可小穴被秦放的大肉棒伺候的很爽,花穴深处被他插的都在颤抖,龟头没有一次不狠狠的亲吻子宫。
    苏歆本就是跨坐在他身上,座椅放平了些,两条腿无力的搭在那,好酸好麻,她的屁股被秦放掐的一定红了,腰好像也不是自己的了。
    啪啪啪的声音响在整个车厢,商务车因为两人的动作都摇晃了起来。
    远处,一位戴眼镜的保镖“啧啧,放哥可真猛,车都晃成啥样了”
    司机“也不知道那影后受的住不”
    男经纪人“不好说,来继续打牌,还得一会呢”
    苏歆想歇会,可男人孜孜不倦的冲着小穴一番耕耘,小穴的两瓣软肉都被男人的耻毛磨的有些难受。
    “啊...我不要了...放哥...好累...好痛的...嗯哈”
    苏歆干脆求饶,在男人身上是不可行的,可是秦放看着很成熟有规矩,会顾及她的感受...吧?
    女人皱着漂亮的眉头,胸前的两团被插的上下律动。
    “好,搂紧我”
    苏歆松了口气,赶紧听话的搂紧他,男人最后这几下可真狠啊,苏歆都要被他干死了。
    秦放这阵势是恨不把她揉进怀里插穿啊,苏歆努力收紧小穴,肉棒的频率太快,舒爽感冲入头顶,最后男人喘着粗气,狠狠顶了进去,一股热流喷射体内。
    苏歆的胸脯起伏很大,小脑袋趴在他的肩头,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男人的气息也不稳,抚抚苏歆不着一物的背,“宝贝儿,我厉害,还是安子骞厉害”
    他的嘴巴凑到她的耳边,哑着嗓子说。
    苏歆现在快累死了,费力吐出了几个字“放哥,厉害”
    其实不分秋毫,就是安子骞那混蛋更狠,更没有章法,好在那外涂药不错,小穴已经不痛了,否则她可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
    “你体力太差了”秦放拍拍她的屁股。
    嗯我差,我差,我认输。
    秦放抱着她翻了个身将女孩躺在那,随即分开她的腿成M形。
    苏歆想夹紧双腿,却被男人的膝盖死死顶着,“放哥,我没力气了,不想要了”她的声音软糯,令人怜悯。
    “刚才我提前放了你,现在还我”
    话落,男人握着大肉棒不由分说的插了进去,撞的苏歆娇躯一颤。
    “啊~哈...”
    太紧了,为什么做了这么长时间,她都不松,这小穴太诱人了。
    秦放将她的两条腿缠上自己的腰腹,握着女人的纤腰,就开始狠抽猛捣,噗呲噗呲的声音让人听了脸红心跳。
    “流这么多水?”男人讥笑的看她一眼。
    蜜液好多,大肉棒进出更加的顺利了,龟头撑开紧窄的小穴,冲刺过层层迭迭的穴壁最后到达颤抖的花穴深处,亲吻子宫那处软肉。
    “哈啊...啊放嗯哥...太重了...我要死了...”
    “小穴玩坏了啦...啊!哈...”
    听着女人的骚话,秦放更加的来劲,他的耻毛呗打湿成一缕一缕的,男人低头看着自己狰狞的肉棒在那么小的穴口冲刺,每次抽出都会带着翻红的穴肉,下一秒又狠狠插进去。
    女人的耻骨被他撞的通红。
    不知到了什么时候,两人用这个姿势做了很久,交合处都已经捣出了白沫,身下的女人被肏的几乎昏厥,嘴角流着涎液。
    苏歆无力的身体有一下没一下的迎合,她的嗓子嘶哑无力叫喊,只有喉咙处发出声声低吟。
    秦放在上,力气更大,车子更晃了。
    终于,男人有快速的律动,狠插了几下小穴,最后猛顶进去,射了。
    苏歆眯着眼睛,待男人将她的双腿放下,她酸的皱了皱眉。
    秦放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清理了下,拉进裤链,理理衣服。
    车内的灯一直是微黄的暖色灯光,为现在的氛围增加了一分暧昧。
    男人抽出纸巾帮女人擦拭下体,她稍稍一动,透明的蜜液和白浊的液体缓缓流了出来。
    “一会我给你药,你吃了就行”
    苏歆用手肘撑起身子,“抱我”
    秦放笑笑,将女人抱了起来横挎着坐在自己身上,她身上光溜溜的,全身都是做爱的痕迹。
    男人点了跟烟,打开了车窗,露出个很小很小的缝。
    苏歆的头抵在他胸口,伸手去解他身上白色衬衣的扣子,男人任她解。
    待全部解开,怀中的娇人儿将衬衣给他往下扒,扒到臂膀处,露出了他强有力的臂膀,结实的肩膀,小胸肌腹肌映入眼帘。
    苏歆将手绕至男人腰的两侧,抱住了他,丰满的胸脯抵在他坚实的胸膛。
    秦放狠抽了口烟,直线式的吐出“扒了我?”
    苏歆抱够后,冲他笑笑,抢过他手里没剩几口的烟抽了口扔了出去,对着男人吐出烟雾。
    “喏,你把我扒的精光,我不得看看你的?”
    苏歆坐在他腿上,直起了身子,双手抵在他的胸膛,冲他使眼神看二人的区别。
    烟雾喷洒在他脸上,秦放眯眯眼睛,从上到下看着女人,身上不着一物。
    “你在勾引我吗”男人揽着她的腰,离得更近了。
    苏歆扬扬嘴角俯身在他的锁骨处狠咬了口,都渗血了,秦放倒抽一口凉气,但没推开她,随后女人又在他的小红豆咬了口,一排牙印。
    女人指着自己的胸,一脸得意的看他“同款”
    撅着屁股坐到秦放旁边,拾起了凌乱的衣服往身上套,“放哥~奴家今日差点死你手上了,现在腿都酸的不行~”
    苏歆故意媚的腔调说他。
    “我看你不还挺有力气吗,再来一次?”
    求baby们用珠珠扔扔我~
    接受所有意见。
    记得留言奥~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