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车上吃肉棒X拉进酒店肏X乳交高H

    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车内的寂静,手机屏幕显示,cc。
    是陈沉,原主给他的备注,是他名字的首字母,还有一个含义,肏肏。
    二人本就是这种关系。
    “喂?”苏歆有些累,声音更是慵懒的跟小猫一样。
    “我在影视路口,过来”熟悉的低沉又沙哑的声音传到耳边。
    自从上次二人不欢两散后也没再联系了,陈沉也不知想做什么,还是去吧,这男人阴晴不定,况且,他有权有势也斗不过他。
    “嗯”
    嘟一声,陈沉直接挂断了电话。
    刘艳正在看资料,直接摔到了桌子上“苏歆,该断就断”
    杨冰看看二人的脸色,闭上了嘴。
    “艳姐,我俩的事你知道,哪有那么容易,我呀,怕到了那一天他能玩死我”
    苏歆带了墨镜,穿件外套,顶了帽子冲她们拜拜手,“走了”
    刘艳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她曾经也算是陈沉的人,虽然早就一心给了苏歆,当她是亲妹妹,可陈沉这人,阿歆你必须逃啊
    苏歆顶着落日余晖往偏僻路口一豪华的加长版黑色车子走去。
    直接下来了一个人给苏歆开了门,恭敬道“苏小姐请”
    苏歆一屁股坐了下去,摘下帽子,揉揉头发,蓬松起来,一张精致的小脸露了出来。
    陈沉面无表情的坐在她旁边,自她上车,双眸就一直盯着她,苏歆撇过头对上了那平静的目光。
    男人的心思,她一直没看懂。
    “沉哥,想我了?我可想死你了呢”苏歆往他旁边坐坐,攀上他的肩膀冲他笑笑。
    “不野了?”陈沉斜昵她一眼,轻声道,他双手交叉着放在膝盖上。
    “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
    先抱大腿要紧啊,否则陈沉弄她跟捏死蚂蚁一般。
    苏歆伸着一只小手盖上了男人有些粗糙的大手,轻撮着,她近距离的看着陈沉,微有些胡茬,眼角有些轻微的细纹,整个人很成熟稳重,像是叁十多岁的男人,不像四十岁。
    突然,陈沉对上了她的眸子,女人今日竟有些格外的好看,没忍住,及其霸道的钳住她的下巴,堵上了那张红润的小嘴。
    轻微的胡茬有些扎她细腻的皮肤,可却有中异样的感觉。
    “阿丁,开车”
    在陈沉的命令下,车子缓缓开动。
    她的小嘴被男人粗鲁又霸道的撬开,大舌抵上了她的上腭,舌尖骚乱着,滑向她的口腔壁,拼命的汲取她的蜜津,一双大手在她的背上扣弄着,抚摸着,苏歆的身子很快就软了。
    “沉嗯哥”
    “闭嘴”男人狠咬了口她的嘴唇,血腥味慢慢散布开来,大舌在她的口腔胡乱的翻搅。
    又与小舌缠绵悱恻,勾的苏歆不上不下,一手勾上了他的脖颈,一手抚摸着男人的胸膛。
    “嗯唔”
    苏歆的嘴唇红肿,脸蛋红扑扑的望着陈沉,太妖了这个女人。
    她的脸蛋贴在他的胸膛,胸口起伏着,缓缓的喘息,男人的大手覆在她纤细的腰肢。
    司机戴着墨镜不敢偷看,副驾驶的助理看着窗外,已经适应了这种事。
    “宝贝儿,给我含含”陈沉胸腔轻微的震动,低沉的嗓音传到她的耳边。
    苏歆怎么会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可前面还有两个人呢。
    女人抬起头有些可怜不愿的看着他,陈沉直接将她拽了下去,跪在他的胯间“我不想说第二遍”
    苏歆低着头,咬咬牙,这有什么,她熟练的松开皮质腰带,拉开拉链,那个巨物已经硬了起来,她伸出小手把他拿出来。
    好大
    那丑陋的巨物昂着头,紫黑色的柱身上盘着青筋,这颜色,苏歆一想到这物什被插进了无数女人的穴里,她有些犯恶心。
    苏歆强忍着,用小手上下撸动,经女人的刺激,肉棒又挺了挺,她将头发挂至耳后,含住了龟头,用手头转圈,轻轻的吸允。
    陈沉被刺激的倒抽一口凉气。
    女人伸着舌头舔舐着柱身将自己的蜜津沾上去,还好没什么味道。
    她用嘴唇含着龟头,再慢慢的吞咽,尽自己所能的吃,龟头都抵到喉咙了,也吞进了叁分之一,苏歆有些难受,将肉棒吞吐出去,再没入到嘴里,小手不忘抚摸着没被吞入嘴里的肉棒,上下撸动,时不时去揉着肉囊。
    整个车厢很静,只有渍渍水声,和女人轻微的吞咽声,男人粗重的喘息。
    陈沉定力还蛮好,也不急,坐在那让苏歆伺候他。
    可下一秒苏歆后脑勺被男人往前送,龟头将喉咙撑破,直捣喉咙深处,叁分之二的肉棒都被苏歆上面那张小嘴吃了下去。
    白皙的脖子被憋的通红,还有巨物出现。
    陈沉按着她的后脑勺模仿活塞运动抽插的肉棒,苏歆的小脸憋的通红,他也不管。
    没几下,陈沉僵住了身子,肉棒塞到她嘴里,一股暖流喷射而出,苏歆想躲开,男人按着她的头,将浓稠的白浊送进小嘴里,嘴角溢出了不少。
    陈沉长长舒了口气。
    苏歆只好把那腥膻的液体吃了下去,还舔了舔嘴角,刚好这一幕被陈沉看到了,又一把提起了她,抱到怀里。
    “勾引我?”
    女人搂着他紧窄的腰腹,伏到他的胸膛,大口的喘着气,“沉哥~”苏歆媚着嗓音娇嗔他一声。
    前面的二人听的一个个顶起了帐篷。
    陈沉难得笑了笑,抚抚女人的后脑勺。
    果然,车子停在了一五星级酒店门口,现在天已经落黑了。
    苏歆戴上墨镜和帽子,陈沉给她披了件大衣,二人都是公众人物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去。
    进了房间,苏歆直接把男子墨镜扔到了一旁,跳到了陈沉身上,搂着他的脖颈。
    陈沉愣了愣,赶紧托托女人的娇臀,女人好久没这么主动热情了,这感觉就像回到了二人初次相识。
    “阿歆”
    苏歆堵上了他的嘴,热情的给他回应,男人也激烈的回应她,绕过客厅走到大床边将她轻轻放下去。
    一手隔着布料揉着女人丰满的胸脯,很软触感很好,男人的大手在一团浑圆上揉捏着,将它揉成各种形状,乳肉都要从指缝中溢出来。
    “嗯哼唔轻点嗯”
    陈沉轻轻的咬着她的嘴唇,“你不是最喜欢被我虐待”
    话落,又狠狠掐了上去,苏歆吃痛的惊呼一声。
    原主什么癖好,她不喜欢太痛啊。
    这次的陈沉很孩子性的急,直接扯掉苏歆的裤子和蕾丝内裤,又将自己的裤链拉来,释放出巨物,它正昂着头对苏歆示威。
    苏歆眼神迷离的勾着陈沉,男人握着肉棒在她穴口处摩擦,蘸取蜜液。
    “宝贝儿,你流太多水了”陈沉一手拉着她的腿放到自己的肩膀,膝盖顶着她的另一天腿,让小穴大敞着,调戏般的说。
    苏歆紧抿着唇,害羞的将头撇向一旁,陈沉饶有兴趣的看着粉嫩的小穴,它正蠕动着,透明的液体沾在股沟。
    “沉哥,啊!嗯”
    苏歆刚开口,男人挺着肉棒直直捅了进去,整根没入,龟头像是要撞开子宫。
    下体被异物猛的侵犯,有些痛,酸胀的很。
    “嗯痛沉哥哼嗯痛”
    苏歆死死揪着床单,身子紧绷着,穴内一阵收缩。
    “嘶—”陈沉艰难的抽动着,摸了摸苏歆的胸“乖,放松点,太紧了”
    陈沉的肉棒被穴肉死死绞着,太爽了,他猛烈的抽动,将肉棒从那紧窄的小道抽出,又猛的插进去,身下的女人娇吟出声,几个回合,小穴放松了些,穴内湿润不少。
    “哈啊恩啊”苏歆被下体的快感冲破头脑,吟哦着。
    小穴渐渐适应了粗长的肉棒,铺天盖地的舒爽感就来了。
    陈沉一次次狠狠的撞着她把女孩的耻骨撞的通红,这小穴太诱人了,肉棒被它吸允着,龟头亲到子宫那块软肉时,更加的刺激。
    “轻点啊哼嗯哈太重嗯”
    女人皱着眉头,张着小嘴扬着下巴呻吟着。
    “宝贝儿,你这穴儿怎么这么紧,我也肏了你几年了,不见松弛,嗯?”
    苏歆被撞的意识模糊,完全被情欲冲昏了头脑
    “啊哈那沉嗯哥肏的爽吗”
    陈沉故意用力顶了顶她,龟头捅到花穴深处,肉棒摩擦着穴壁,将苏歆送到了情欲的巅峰。
    太爽了,这狗男人,虽人品不好,可终归是个老油条,活真好。
    插了没几下,陈沉就找到了女人穴内的凸起,引的苏歆叫的更大声,身子弓了起来。
    肉棒太大了,磨的小穴好爽。
    “沉哥啊啊啊哈嗯那里哼不能碰”
    男人不听她的,每每抽出就往那里去刮,苏歆的爽的胡言乱语,骚叫声不绝于耳。
    陈沉的紧臀疯狂的抽插,噗呲噗呲的水声响在整个房间。
    “沉哥啊到了嗯要到了”
    一股液体自苏歆下体喷出,小穴一阵收缩,陈沉顶着高潮的小穴插了几下,射了进去。
    苏歆还没从刚才的欢愉中出来,眼见男人要射出来了,连忙说“沉哥别没套子”
    听了这话,陈沉脸色阴了阴,将精液全部给了她,待女人吸收完
    “骚货,老子肏你还用套子?”
    苏歆大口的喘息,浑身无力,太爽了。
    下一秒,身子被一张大手给翻了过去,整个人跪趴在那里,撅着屁股。
    苏歆有些害怕,陈沉最喜欢这个姿势要她了,可这个姿势太深了,她受不住。
    “沉哥,不要不不要”
    女人的小脸尽是恐惧,陈沉阅女无数,这方面很好,原主当时年纪小直接被陈沉肏昏到了床上,躺了一周。
    近几年陈沉二人关系不好,要做也只是一方逼迫,为了折磨女人,往往一炮了事。
    苏歆的求饶没用,那紫黑的大肉棒已经昂着头在苏歆的股沟处摩擦。
    “啊”
    “呼浪货真紧”
    啪啪啪的声音响起,比上一次更加激烈,肉棒冲破穴口,直捣花心,苏歆的浑身颤抖,无力,偏偏他永往她敏感处去撞。
    没一会屁股被撞的通红。
    “啊哼嗯太重唔”
    陈沉抬了抬她的屁股,握着纤腰又撞了进去,速度更快,如同小马达,两人交合处都捣出了白沫。
    “苏歆,沉哥肏的你爽不爽嗯?”
    啪的一声打在了她的娇臀上。
    “爽啊哈啊!”
    陈沉撞的苏歆身子乱颤,两团浑圆前后摇曳,肉囊啪啪的打在苏歆的阴户。
    男人一手抓过她硕大的奶头,往后揪拽,刺激的苏歆嗷嗷浪叫。
    不知过了多时间,陈沉插了几百下,终于射了进去。
    苏歆累的直接瘫软在床上,男人毫无怜惜,伸出手指在她小穴里捣弄了一番,扣着内壁,苏歆被这突然的刺激睁开了浑浊的眼睛。
    陈沉的手指上沾着透明的液体和白浊他直接抹到了女人的乳头上,张嘴含了进去,用力的吸允,另一只手盖上另一颗乳头,发狠的揉捏碾压。
    两颗乳头都被他玩到红肿发紫才算完。
    苏歆的嗓子都叫哑了。
    男人的肉棒不知不觉又挺了起来,可苏歆已经没有力气了,他胯在女人身上,将阴茎放到乳沟处,自己握着乳房往中间推,挤压着肉棒。
    苏歆的肉棒被这样摸也舒服的很,轻轻的娇吟着。
    “你这大胸我可是眼馋很久了,以前你都不让我碰的”
    苏歆享受着胸部的舒爽,怕是原主拉不下面子不给他用胸。
    随着陈沉手上的速度加快,肉棒坚硬如铁,喷射出了白浊的液体,喷在了苏歆的天鹅颈和精致的脸蛋。
    色情淫靡极了。
    整个房间散布着做爱的味道,男人帮她擦拭了身体,这才躺了下去。
    苏歆主动往他身旁靠,双手抵在他的胸膛,轻声的说“抱我”
    陈沉看看女人,她闭着眸子乖巧的躺到他的怀里,他伸手揽了揽女人的腰肢,抚抚她光滑的背。
    他还记得,他31岁时第一次与16岁的小女孩发生了关系,她太稚嫩了,胸部也没现在的大。
    那晚,女孩吵着疼,指甲都扣进了他的背,很快,他当时正血气方刚,熟练的技巧,让女孩欲仙欲死。
    床单上有着红色的血迹透明的蜜液白浊的精液。
    女孩也像今晚一样缩进他的怀里,她太小了,陈沉心里竟变态的有些满足感,小小的一团他紧紧搂着女孩。
    苏歆的下体已经没了感觉,好麻,她抱着这个大她十五岁的男人,他有家。
    女人一动两不动,磨的陈沉又有些硬了,苏歆直接装睡缩到他怀里再不敢动了。
    陈沉掰开她的双腿,又插了进去,苏歆下意识的哼了声,但是肉棒没动,就这样塞了进去。
    “别动”
    苏歆轻嗯了声,被发现了。
    可是塞着好难受,好胀。
    追-更:po18gv.com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