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影后摔倒住院

    早上,苏歆就被刘艳的电话给吵醒了,穿起衣服便下了床,陈沉早就起来了,给她准备的一些早餐。
    随后便让司机送她回了拍摄场地,成熟的男人办事就是妥当。
    苏歆戴上帽子和口罩,走进了片场。
    突然,心头一阵绞痛,仿佛有人抓你的心脏一般。
    她捂着胸口缓缓蹲了下去,喉咙处发出痛苦的呻吟,额头上冒着细汗。
    眼前发黑,一处处画面滚动在脑海。
    都是原主与陈沉的种种,皆是不好的回忆。
    系统温馨提示:原主非常厌恶陈沉,请宿主不要与陈沉发生任何关系。
    待到系统机械般的声音响起,这种绞痛才算消失。
    操!她做错事了?
    看来她昨夜不应该与陈沉睡的,任何关系...,恐怕原主是想彻底了断。
    接下来十几天的拍摄都很顺利,秦放几乎每天都会与她发信息,安子骞倒是一条也没有。
    白瑜与苏歆这些天来也没再有过多的接触,终于,二人迎来了第一场激烈的吻戏。
    李乐的国家已经破灭,她跟随周末四处躲藏,周末渐渐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便青涩且委婉的告白,于是...亲亲环节来到。
    张导的戏追求真实,所有武打戏份都是演员自己完成,包括吻戏,也不许马虎。
    白瑜心里一直有芥蒂,吻苏歆吻的并不专心,被ng了好几次。
    苏歆倒是全身心投入这个角色,霸道确有些小女孩家害羞的亲白瑜。
    两人坐与屋顶,白瑜搂着苏歆的腰。
    张导“那个...小白,大男人害什么羞啊,阿歆吻的很投入,你得加油啊”
    苏歆听后轻轻扬了扬嘴角,冲白瑜笑笑“你看人家的嘴,都肿了~”
    白瑜果真看了看那殷红的嘴唇,下意识按了上去,用手指轻轻摩挲着,眼里有些心疼。
    张导也在屏幕里看着二人,示意摄影师继续拍,把这段剪进去。
    “好,开”
    白瑜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下去,那激情那狠劲苏歆都惊了惊,随机尽快进入角色,手紧紧拽着他的衣角。
    他竟将舌头伸了进去,拼命搜刮着她的蜜津,暴虐的在她口腔内搅动,苏歆都要喘不过来气了。
    张导却一直没喊停,她便任由他汲取,“阿末~...”
    一声软糯的声音传到白瑜的耳朵里,他这才回了神,该死,都忘了再工作了,都怪这女人太美味,诱人。
    苏歆的眼神尽是戏,小脸微红,害羞的将脑袋抵在他的胸膛,将古代女子的害羞演绎到极致。
    “乐乐竟也知害羞?”白瑜宠溺的揉揉她的脑袋。
    “卡”
    “好好,阿歆小白你们下来吧,今天拍到这”张导拿着大喇叭冲二人喊道。
    苏歆立马又恢复了她那股媚劲,夜凉了,杨冰拿了外套给她披上。
    白瑜不舍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你们几个拿好东西,还有你们过来,保护好阿歆,有人会拍”
    刘艳手机拿着包,一边扭过头冲后面的人交代。
    苏歆一如既往的戴了帽子,出了片场往车上走。
    “苏歆!”
    “老婆,爱你!”
    片场来的粉丝不是很多,苏歆一行人很快进了商务车。
    一会要去赶飞机,去拍综艺,住上两天一夜,直接拍两期。
    早上就会到,就又要立马化妆准备拍摄。
    好累,做明星真不容易。
    靠在车背上,苏歆的眼皮就不是自己的了,困的要死,每天晚上背剧本,还要花时间琢磨角色,还有一大堆通告。
    次日早晨便到了综艺拍摄现场,上午下着蒙蒙细雨,一人一把透明雨伞。
    一上午的拍摄很快结束了,中午她与乔寒,夏莹一起在酒店房间吃饭。
    下午便是户外,雨已经停了,城市的空气有着潮湿,苏歆的眼皮一直在跳,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陈述与她一组,拥挤的观众太多,行走都成问题,更别提拍摄做任务了,二人商议后拐进了一条小胡同,绕路走。
    出了胡同,便是长长的阶梯直通一条小路,再拐一下就到大路了。
    陈述挠挠头,半开玩笑的说“没办法,谁让你人气高呢”
    害,也是。
    苏歆随便应了声,就下阶梯了,有些滑,她也一直小心翼翼着,可天不饶人,该来的你永远躲不过。
    突然,脚底一滑,苏歆瞬间心脏漏了一拍,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她摔的有些难堪,但并不难看。
    陈述赶紧大跨步上去扶她,果然,为什么人家都不摔,该你了,躲不过呀。
    “小歆,没事吧,来慢点,能起来吗,摔到哪了,这路太滑了”
    苏歆痛的呲牙咧嘴,一些摄影师,把摄影机放到了地上,连忙围了过来。
    当天苏歆录综艺节目摔伤的事就占据了热搜。
    对她的评价,褒贬不一。
    她的粉丝皆是心疼,大骂那些围观的群众,但是,自家粉丝围在那的也不少。
    一些路人则说该,谁让她偷偷摸摸的走小道,录节目有些事故,正常,就你们明星娇气是吗。
    其实苏歆摔的真不轻,小腿处一大块擦伤,阶梯上都有她的血迹,大腿韧带拉伤,再加上脚踝也给崴到了。
    没办法,陈述把她送上了车,就继续录节目去了。
    她坐在病床上,小腿处包着纱布,刘艳一脸严肃的坐在她身旁,杨冰给她递水果。
    苏歆边往嘴里送着水果,偷偷斜睨着刘艳的脸色,在她撇过头看她时,苏歆赶忙将眸子撇向了别处。
    “你就在这好好休养吧,剧组那边和最近的通告我尽量去妥协”
    刘艳无奈的看她一眼,拿起沙发上的包就甩门而去了。
    “歆姐,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些东西吃吧”
    面前的小姑娘,试探性的问她,苏歆嗯了声。
    刘艳给她包的vip房间,毕竟她是公众人物许多事难免不方便。
    墙上的液晶电视机正放着一部电影,苏歆目光呆滞的看着屏幕,没多长时间就播完了,结尾放着伤感的歌曲。
    对呀,她一直这样浑浑噩噩,做任务从来没个计划,与陈沉的关系不伦不类,原主的委托便是彻底摆脱陈沉这个变态。
    找到一个心仪的人,过完此生,拥有美好的家庭。
    家庭...,话说,原主还有一个母亲,远在老家的一个县城。
    据记忆苏母对原主也不错,为她付出了不少,可是一个女人照顾两个孩子很难,有时会冲她发发脾气,再加上原主的性子像爸爸,与苏母自来都不和。
    想到这,苏歆叹了口气,下一秒,手边冰凉的机器就震动了起来,拿起手机备注的妈妈。
    “喂,妈”
    一声温柔的声音传来,“苏歆,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知道给你妈联系是吗”
    ...............
    ..................
    二人聊了有十分钟就挂断了,无非她上热搜摔着的事,苏母关心她。
    语气虽然说不上好,但言语中透漏着对女儿的关心。
    看来有必要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了。
    秦放,安子骞,与她发生关系的二位。
    秦放成熟一些,事事都很周到,刚刚还抽空给她发了信息问候,这些天也一直有联系,对他,苏歆有着好感。
    可在这个圈子里,谁是演谁真谁又说的清楚。
    安子骞这个小混蛋没再理过她了,苏歆也不想拉下面子主动找他,好难。
    此时,她心里已经有了个想法,赚些钱,努力把原主的事业搞到巅峰,在最顶端时彻底退圈失踪,过平凡人的生活,想必原主也很累了,当年不过为了挣钱才屈从陈沉,娱乐圈来钱快,她的脸也适合这个圈子。
    虽说她现在已是家喻户晓,年纪轻轻国之影后的位置已获得,可苏歆想要的远远不只这些,她要站至最顶端,最后让所有人都遗憾她的退圈,让所有人都记住她,不枉她替原主过完一生。
    想到这,苏歆的眸子深了深,接下来,她必须要认真了......
    啪嗒一声,门开了,杨冰拿着晚饭回来了。
    有鸡汤,很清淡,但绝不失营养。
    苏歆拿着小碗,把鸡汤送至嘴边轻抿了口“杨冰,我要你把我们公司的事都给我说清楚,包括现在娱乐圈的势力”
    女孩顿了顿,抬头对上了女人一张绝美的脸,很坚定认真。
    “好...”
    苏歆所属的公司在圈内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全靠苏歆这个摇钱树撑着,陈沉没让她进自己手下的公司,一为避嫌,二,若她猜的不错,那个男人心里是不愿苏歆进入他的世界。
    真是个矛盾的臭男人。
    若明星的等级分为五级
    五级:十八线小演员。
    四级:崛起的流量明星
    叁级:获奖的顶流演员,苏歆所处的位置
    二级:走出国际被很多人认可的,为国家有贡献的演员。
    一级:老戏骨
    张导近年投资最大的电视剧,红绸子,她与白瑜合作的这部。
    她必须要抓紧这次机会,这是她重要的阶梯。
    深夜,
    苏歆侧躺在床上,小腿痛,她有些睡不着,抬头看了看蜷缩在沙发上睡觉的杨冰。
    她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门啪嗒一声又开了,一个全副武装的黑色身影缓缓走来。
    苏歆的眸子瞟到了他,闭着眼装睡觉,被子里的手紧紧握着。
    另之手往桌子上探,想拿个东西自保。
    依她的经验,别是她的黑粉来报复她了,这种变态的人有的是。
    黑衣人坐到了她的床边,摘下了口罩和墨镜,伸手去摸她的脸。
    在男人冰凉的指尖触及苏歆光滑的脸蛋时,女人猛的坐了起来,手里拿了个水果...
    “安子骞?”苏歆挣大了双眼,非常诧异的看着她。
    安子骞那张年轻帅气的脸眉眼温柔,扯了扯嘴角,“嘘,小声点,我可是赶着飞机专门来看你的”
    苏歆将红彤彤的苹果握在手里,考验演技的时候又来到了。
    眼前的女人小脸太白了,不健康的白,嘴唇有着淡淡的粉色,特别惹人怜爱。
    苏歆紧珉着薄唇,眸子低了下去,手里紧握着苹果。
    安子骞的笑渐渐收了回去,他专门来看她的,她怎么没一点高兴的样子。
    “你走吧...”
    男人皱着眉头,反问她“什么...?”
    苏歆微微抬起头,“我说你走吧,被人拍到了,对你我都不好”
    “呵,苏歆,老子下午看到你受伤的消息就恨不赶快冲到你面前,可我抽不开身,就把工作以最快的效率完成了”
    安子骞漂亮的眸子有着红血丝,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话落,男人身子前倾,伸出双臂环住了身子薄弱的女人。
    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
    想我?将近一个月连个信息也没,这安子骞怕是有病吧,现在来装深情吗。
    “演够了吗,别是蹭我热度的吧,劝你别了,我还有新戏要拍,这时候不合适”
    苏歆上身僵硬,语气嘲讽的说。
    突然,锢着自己身子的双臂猛烈发力,身子骨被勒的生疼,这狗男人要干什么。
    怀中的女人漂亮的眉紧皱着,安子骞松开了她,抓着她纤弱的肩头。
    不顾怀中女人什么脸色,捏着她精巧的一巴吻了下去,一张薄凉的唇拼命的吸允她的红唇。
    时而用牙尖轻咬,苏歆嗯嗯唔唔的反抗,一双手在他坚实的胸膛抵触着,对安子骞来讲如调情一般。
    耳边传来毛毯滑落的声音和女孩翻身的声响,苏歆的眼睛撇向了杨冰。
    安子骞发现了她想出声的念头,滑腻的软物硬是撬开了她的牙关,将舌尖探至她的上腭,搜刮着口腔内壁的蜜津,惹的苏歆浑身都软了下去。
    这幅淫荡的身子,在此时碍事啊。
    没多久,女人就被他勾的主动缠绵了起来,两条小舌互相挑逗缠绵。
    房间传出啧啧水声,和女人娇柔的轻吟,苏歆的开衫式睡衣被安子骞一只手解开了,男人的手很凉。
    晚上她并没有穿胸罩,便被男人直接给抓住了,苏歆忍不住的轻哼一声。
    安子骞更加深入的汲取她,捏着她下巴的手放至女人的后脑勺摁着脑袋吻她。
    感受到女人的反应,不由扬了扬嘴角,苏歆睁开眼看到了他一脸嘲笑的样子,有些羞愧,一双眸子怒视着他,便想推拒。
    安子骞握着她酥胸的手猛然发力,狠狠的揉捏那团浑圆,像是在把玩玩具,将它揉成各种形状。
    太刺激了,胸部的舒适感和些许疼痛传入脑中,突然,她浑身紧绷。
    那颗硕大的茱萸被男人的食指拇指揉捏按压着,上下揪拽,将奶头捏成饼状。
    苏歆不由的闷哼一声太痛了。
    安子骞一心把玩她的酥胸,太软了,手感真好,这女人真极品。
    就在这时,传来了一声迷迷糊糊略显惊讶的声音。
    “歆...姐?”
    两人的身子都僵了僵。
    从杨冰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二人忘我的深吻和苏歆大敞的胸部,上边覆着一双大手,白花花的胸被揉戾的红彤彤的。
    破百收咯,加更~
    亲亲我的baby们~
    大大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但我在努力加油哦。
    秦放,安子骞,白瑜你们比较喜欢哪一个。
    偷偷告诉你们,还有一位没出场,是外国佬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