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车内playH太深了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苏歆与白瑜已经一个月没见了,他接了新剧本,与另一名女演员搭戏。
    苏歆其实也有很多剧本,很多导演找她拍,可都是一些烂片,能让她满意的剧本暂时没出现。
    再说了,她又不缺钱,慢慢来。
    她听了刘艳的话,开始做慈善,赈灾,给偏远山区的贫困学生资助,样样她都做,这一点至关重要。
    这几天天气都不是很好,苏歆坐在商务车上,赶往市中心一处画展。
    秦放约她,苏歆觉得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到了路边,苏歆戴着一顶帽子,脸上捂着口罩,一头秀发随意的散着,上身是宽松的毛衣,配着紧身小脚裤,黑色的靴子,一双修长笔直的腿暴露出来。
    她自己进了会馆,没让任何人跟着,走进检票口时,看到了同样戴着口罩的男人,那抹修长的身影。
    秦放看到她,挥了挥手,苏歆不紧不慢的迈着步子走了过去,两双眼睛相互对视着,男人比她高了一个头,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帽子,一双深眸子弯了弯。
    卧槽,放放你不要勾引我了好吗,很容易让我遐想动心的啦。
    “放哥,干嘛啦,头发都乱了”苏歆娇嗔的说,适量的瞪了他一眼。
    女人拍了拍他作乱的手,又调整了帽子,捋捋头发。
    “好了,不逗你了,进去吧”秦放的声音很低沉与白瑜的温柔声线完全不同,苏歆仰着头刚好能看到他高领毛衣处,上下滑动的喉结。
    苏歆不动声色的任他揽着肩膀进了画展。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逛完了画展,临走时,苏歆先发制人,抬眸异常平静的问他“你今天约我出来,不会是只为画展吧”
    秦放挑挑眉,“聪明”
    “我觉得......,你觉得我怎么样”男人欲言又止,开玩笑似的问。
    苏歆双手背在身后,手指交缠着“挺好的,放哥对我很好,像长辈,似哥哥”
    “嗯,既然这样,我们在一起试试”
    他用的是陈述句不是反问,苏歆就知道会是这样,她对秦放没感觉的。
    “放哥,实话实说了吧,我有男朋友了”苏歆闷声道。
    秦放冷笑声,双手突然掐在了她的双肩,很是用力,苏歆吃痛的皱起了秀眉,却闷不吭声。
    “我知道,白瑜对吗,他是比我年轻,可没有我有阅历,没我能带给你好处多”
    他近乎咬牙的对她闷声怒吼,苏歆不知道情绪为什么这样激动。
    “我知道”
    听了女人很是轻松的叁个字后,秦放的念头想到了别处,弯腰凑到她的耳蜗处,伸出微凉的手指替她将头发挂至耳后,轻声说,带着些讥诮
    “他是年轻气盛,可我自认为能满足的了你啊”
    耳边温热的气息让苏歆脖子起了一层小颗粒,再带着这轻薄的语气,苏歆有些不爽,略带气愤的一把推开他。
    “秦放,秦前辈,我对你没感情,不爱你,你值得更好的人,若是因为我们的一夜情,导致你有了这个想法...,我道歉”
    “对不起,我不该招惹你”
    她疏离冷漠的语气更让他恼火,这女人真不识抬举。
    他对她确实也没感情,只是因为她长的漂亮,睡起来感觉很好,二人在一起互相都有利,影帝影后在外人看来,不就是一段佳话?
    我要什么女人没有,她们都想爬到他的床上,这女人为了一个近年来崛起的新秀一而再再而叁的下他面子。
    秦放的双手都不知道放哪了,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情绪,一个箭步上前把面前的女人拥入怀里,死死的抱着她,有力得手臂紧紧揽着她的纤腰。
    果然,宽大的毛衣把她的好身材挡住了,男人一双手紧扣着她的后脑勺。
    这是在一条小路口,路边,偶有车辆行驶的声音,路人话语声各种杂乱的声音传到耳边。
    苏歆的脑袋抵在男人温热的胸口,上好的毛衣布料蹭着她的脸,有些痒,还带着男人急促得心跳声。
    女人本想推开她可挣扎几次就发现路边的人偶尔会看他们,也就不敢乱动了,两人乔装成再普通不过的情侣。
    “苏歆,没有感情可以培养,没爱可以慢慢往,我是真心跟你提议”
    秦放现在的语气熟悉而又陌生,这话像是不容置喙,他的大手在她后脑勺处用了用力,将她更加贴紧自己的心口。
    “你听,我的心跳因你而加快,或许我们两个可以试试,这中间的利益不可估量,我会试着去爱你,任何感情都可以培养,你考虑一下”
    苏歆的双臂自然的垂落,袖子里女人紧握着拳头,随后放松,就着这个姿势,平淡的说“算了,放哥,感情在你眼里就是利益的附赠品吗,强扭的瓜不甜”
    他疯了吧,有病!虽然也很帅,不过她不喜欢自己掌控不了的男人,况且,这男人不爱她,甚至不懂爱。
    有一点,苏歆必须谨记,原主的愿望,也就是她的任务,真心相爱的二人共度一生,美好的家庭。
    这怎么看都很这个姓秦的没关系吧,真的是。
    谁知下一刻,苏歆双腿一轻就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秦放抱着他向前走去。
    “你放开我!秦放,你干嘛”
    苏歆蹙着眉,漂亮的眸子带着些不耐烦,口罩下的脸已经有了层薄怒。
    秦放不理会她,自顾自的走。
    男人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车子停了下来,司机为二人拉开了车门,秦放直接把她丢了进去,随即上了车压在她身上。
    司机与秦放交汇了眼色,司机将车门的前车窗用黑帘挡住了,整个车子有些暗。
    突然,自己的口罩被猛的摘下,在她被摔进车座时,帽子就已经滑了下去。
    秦放用手背摩挲着她的脸蛋,一手摘下了自己的口罩,松着衣服。
    “秦放,你干什么!”
    苏歆扭着脑袋,内心有些不安。
    下一秒男人直接俯身下去含住了那另他朝思夜想的红唇,拼了命的吸允汲取它。
    苏歆被他的粗暴搞的有些不适,可这该死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秦放在她的挣扎下,松开了她,嗓音嘶哑道“反正都做过了,再来一次吧,保证喂饱你,嗯?”
    不等女人反驳,他直接将她的双臂按至头顶,大手擒住她的一双手腕,另一只手伸向女人的毛衣边缘往上拉,露出白皙平滑的小腹,和不堪一握的纤腰。
    秦放低下头去在她的小腹处用舌尖舔了舔,苏歆被激的身子抖了抖,怎么办,怎么办。
    男人的大手滑向她的后腰处,一点点往她的美背处探,直到碰到了一处带子,手指一用力,内衣扣子便开了。
    苏歆的酥胸被白色蕾丝的胸罩束缚着,随着扣子开了,胸部没了束缚,雪白的双乳都随着跳了跳。
    漆黑的车内,女人白花花的双乳,他却看的一清二楚,那形状简直不要太完美。
    “不要...秦放,我不要...你放开我”苏歆的求饶如同受了伤的小鹿般无力,男人听的热血沸腾,他可是憋了几个月了,自从睡了这女人,看谁都不起兴趣。
    “嗯...”
    随着苏歆的一声娇哼,男人的手也抓向了那团浑圆,一双大手肆意的揉捏着乳房,将它揉成各种形状,乳肉都要从指缝间漏出来了。
    这胸部的滑嫩简直让他爱不释手,可秦放忍不住了,松开了被他揉的布满红痕的酥胸,一只手仍固定着她的手腕。
    苏歆听到了拉裤链的声音,只感叹道完了,栽这了,大意了,怎样都会被上了,不如换种情绪?
    车内空间有些小,秦放要把苏歆的牛仔裤脱下多少有些费劲。
    苏歆觉得还是得有抗拒的意思,得让男人知道她的不从。
    女人的牛仔裤被男人一举拉下扔到前座上,方向盘上挂着白色的蕾丝内裤。
    秦放无视女人的反抗,将她的双腿掰开,一只腿放到肩上,握着那炙热如铁的男根对准小穴,蘸取些蜜液。
    “口是心非的小妖精,你都湿了,到现在了,别反抗了,好好享受吧”
    不瞒你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男人戏谑的话音刚落,苏歆的体内就侵入了一根巨大的异物,冲破迭迭屏障直入花穴深处。
    “啊!...嗯...太深了...”
    苏歆略带不适的嗓音中夹带着娇媚,太大了,好舒服,只是一下子太深受不了。
    秦放冷哼一声,迅速拔出肉棒,一只大手托着她的娇臀,女人的双腿自然而然缠上了他的紧窄的腰腹。
    整根拔出,苏歆觉得体内一阵空虚,接着,肉棒又狠狠挺了进去,然后,迅速的抽插,卖力的操干着女人。
    啪啪啪的声音在这个车子内响起,动作太大了,车子都是晃的,一些路过的人,都知道里面在干什么了。
    其实你将耳朵贴在车窗上,还能听到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和男人急促的喘息。
    “啊...放嗯哥...轻点...哈啊”
    男人已经松开了固定苏歆手腕的手,开始握着她的纤腰,抬高屁股,更加努力的耕耘。
    秦放对她的求饶不闻不问。
    女人的嘴里咬着一截手指,即使这样也堵不住声声娇吟。
    噗呲噗呲的水声不绝于耳。
    狗男人知道她的敏感点,肉棒便次次刮向那里,肏的苏歆欲仙欲死,活太好也受罪啊,操.....
    两人保持这个姿势做了也不知道不久,车内空间有限,动都不能动,苏歆被他操干的泄了不少次,男人在她体内射了又射,女人的小腹都鼓鼓的。
    随着女人一声高亢绵长的淫叫,就知道她又到了,男人低吼一声,也射了进去。
    苏歆浑身酸软,胸脯上下起伏着,这腰部往下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秦放悉悉索索的穿好了衣服。
    啪嗒一声,整个车内充斥着暗黄的灯光,配着这香艳的场景暧昧极了。
    苏歆将手背覆在漂亮的眸子上,一下子有些刺眼,她得适应适应。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杰作,女人的一条腿还在椅背上搭着,另一条无力的弯曲着,粉嫩的小穴大张着,淫水精液流过女人的屁股沟最后滴落在车座上,两人鼻息间充斥着欢爱后的气息。
    仔细看看她的耻骨被他撞的通红,娇乳的红痕现在也没下去,女人的发丝凌乱,有股妖艳的美。
    秦放抽出纸巾给她细心的擦拭着,给她穿裤子,戴胸罩。
    苏歆真的浑身无力,大腿根痛的要死,腰都直不起来了。
    待男人给她收拾完后,苏歆就势歪到他的怀里,适当的埋怨一句“嘶,好痛,好酸,嗯哼”
    “怎样?”
    到这时,秦放还记着,不忘下下她面子。
    “哼,放哥~你太猛了,咱俩不合适,我还想多活几年”
    苏歆直接从他怀里起来,募的靠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动作有些不自然。
    男人将车窗降下来,露出一条细缝,点了跟烟缓缓抽起来,猛抽一口压了下去“苏歆,不急,我们走着瞧,你无名指的戒指一定是我给你带”
    他这一脸自信的样子,真让苏歆不爽,她戴好口罩,拿着帽子,拉开车门,下去了,一句话也不给他。
    苏歆:嘶~太酸了,秦放为什么总喜欢在车里做
    大大:额...
    苏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