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外国佬高HHH

    不知道睡了多久,有人喂她喝水,正好她也渴了,张嘴猛喝几口。
    “真乖,看来病已经好了?”
    熟悉的男声,瞬间惊醒了她。
    睁开眸子就看到了那张精致的脸庞,罗宾?
    “你来干什么?”苏歆没好气儿的将头撇到一旁,“你怎么进来的”
    “我来看你病好了没,现在看来有精神的很”罗宾将自己的外套脱下,便上了床,躺在苏歆旁边,他还把裤子也脱了。
    苏歆一脸平淡的看着他,狗男人,趁人之危来了。
    “想睡我啊”
    “你想要,我一定满足你,现在早上六点,睡觉”男人一脸姣黠的望着她。
    罗宾觉得穿着毛衣不舒服,直接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只剩内裤。
    他掀开被子直接躺了进去,伸手就去拉苏歆,让她躺自己怀里,可这一碰可好。
    男人勾着唇角,邪肆的笑“什么也没穿啊”
    苏歆也只穿了叫黑色蕾丝内裤,晚上当然不穿胸罩了,至于为什么没穿睡衣,白天她难受不舒服,索性脱了。
    “爱睡睡,不睡滚蛋”苏歆剜他一眼。
    罗宾不顾女人的反抗,直接拉她入怀里,揽着她的腰肢,大手往下探了探,又在她挺翘的臀捏了一把。
    这才将手老老实实的放到了她的腰上,抚抚她光滑的脊背,让女人的脑袋抵在他胸膛,“睡会吧”
    “喂,你有病吧”
    “我没病,你有病”
    罗宾噎的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苏歆本来觉得自己睡不着,可听着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她竟也有了困意。
    胸前一阵阵瘙痒夹杂着疼痛和些许快感接憧而来,她梦到自己生了个孩子,那小孩正吸着自己的奶子,更奇怪的是自己还有了感觉,轻轻的呻吟了起来,她瞬间不平淡了。
    苏歆猛的睁开了眼,就看到了罪魁祸首,那张熟悉的脸正在自己胸前,那张性感的薄唇吞吐着自己硕大的奶头。
    “你他妈,滚,操!”女人想一脚踢上去的,可男人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
    “刚醒精力就这么好?”罗宾的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她身边,金色的发丝随意的揉着,几缕碎发还遮住了他的蓝眼睛。
    操,太帅了,怎么办。
    当着苏歆的面,罗宾光明正大的将一只大手覆上了她一手都握不住的娇乳,伸出手指在乳晕处划圈挑逗着,然后,揪拽着奶头。
    苏歆本想阻拦他,可他很有技巧,好舒服,女人忍不住的娇哼出声。
    “宝贝,很舒服吧”罗宾低头将薄唇凑到她的耳蜗,撩拨道。
    “嗯...哼”
    “我们把上次没做的事补上吧”
    欲望促使苏歆答应,可她心里又闪过了白瑜的俊脸。
    苏歆一把推开了他,拉着被子给自己盖上,“算了,我不想”态度相当冷漠。
    罗宾的脸也变了变,“招惹完我,就走?”
    “我有男朋友了,我们的事到此为止吧,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你没必要一棵树上吊死”
    苏歆在赌,赌男人听了这句话还动不动她了,也算是给自己个台阶下。
    “没关系,当我是个暖床的呗,炮友”罗宾没脸没皮的离她更近了。
    她赌对了,接下来就好好享受吧...
    罗宾纯属觉得这女人有意思,想睡一觉,床上的她一定更骚。
    至于她有没有男友,他无所谓,也不信,她这样浪荡的女人不可能有。
    罗宾很会看脸色,就知道这女人也想要。
    男人掀开被子直接翻身而上,压在她上,被子披在背上。
    “宝贝,我们来吧”
    罗宾直接侵略了她的唇,比之前任何时候都粗暴,疯狂的吸允唇瓣,不给女人一点呼吸休息的空间,紧接着长驱而入,拼命的汲取她的蜜津。
    “嗯...唔...嗯~”苏歆无声的反抗对他没用。
    两人分开后,苏歆的嘴角还流着涎液,一双眸子迷离,脸蛋微红。
    罗宾看她这样子更加期待她接下来的床上表现,真骚。
    低头他一口含上了那颗硕大的奶头,用自己的蜜津打湿它,在嘴里不停的吸允,用舌头刺激,吞吐着。
    另一只手则在那团浑圆上揉捏把玩,食指拇指揪拽着乳头。
    惹的身下女人娇喘连连,不由弓起身子把乳房往男人嘴里送。
    “啊...嗯别咬...哼嗯”
    嘴里说着不要,双手却按在了他的脑袋上。
    罗宾听着她的娇吟,下身早憋的要死,用牙齿厮磨着乳头,咬捻着它,苏歆被刺激的下体又流了一股液体。
    男人的一双大手在她的小腹处画着圈,一直往下滑走,将她紧夹着的双腿分开,把那蕾丝内裤往下拉,大手直接覆盖上了嫩穴。
    “Oh,boy!真嫩,没毛?”
    他这话太裸漏羞耻了,苏歆不由的娇嗔他一眼。
    罗宾笑笑不说话,用中指按在阴蒂上,摩擦着划圈,猛地用手指捏了一把,身体上的刺激舒服让女人不停的吟哦,弓着身子。
    男人在穴口蘸取蜜液,还不忘调侃她,“流了这么多水啊”
    “哈啊...给我...”
    “给你什么?”罗宾抬眸观察着她的表情,趁机将一根手指猛地插了进去,“嘶,真紧”
    小穴很湿很温暖,穴壁不断的收缩挤压着手指,罗宾很惊喜,又插进去了一根,开始扣弄着穴内的软物。
    “啊...别...嗯”苏歆那样子别提多骚了,但她自己还不自知。
    慢慢的,叁根手指都进去了,在穴内抽插扣弄着,突然他碰到了一颗凸起点,女人的反应剧烈,罗宾知道自己找对地方。
    接下来,疯狂的刮蹭,按压她的敏感,淫水汩汩的流了出来,沾了男人手臂上都是。
    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女人紧抓着床单,随着一声绵长的淫叫,自苏歆下体喷洒出弧形的液体。
    苏歆被他的手指玩到了高潮,她一边拜服于他的金手指,一边剧烈的喘息着,太爽了。
    “宝贝儿,该我爽了吧”罗宾用沾有女人蜜液的手在她的胸上揉捏了一把。
    不等苏歆反应,自己的双腿就被摆成M型,罗宾的膝盖撑开她的腿,握着炙热肉棒抵在她的穴口,直接捣了进去。
    “啊...哈...啊...嗯”
    这男人太猛了,压根就不给你喘息的机会,也不试水,直接插到最里面,龟头第一次进入就亲到了子宫。
    刚进入,就迅速的抽出来,再狠狠的捅进去,肉体碰撞的声音很响,除了女人高亢的叫声,只能听到罗宾粗重的喘息。
    “真紧...,差点以为你是个处女”
    男人托着她的屁股,开始卖力的耸动。
    紫黑色的肉棒在粉嫩的小穴冲刺着,每抽出一次都会带着外翻的穴肉,再插进去连着阴瓣也一同塞了进去。
    罗宾的阴茎也不小啊,卧槽,他会不会怜香惜玉,从来没人对她这么狠啊。
    啪啪啪的声音快速的连贯着,罗宾一脸兴奋的望着她,这女人是个极品,小洞内不仅湿润紧致,还会自己蠕动收缩,似推拒似挽留,绞的男根太舒服了。
    “啊...太深了嗯...轻点...”苏歆被他撞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胸前的两团被插的前后剧烈摇曳。
    “爽不爽,苏歆嗯”罗宾紧握着她的臀,一刻不停的挺动着窄臀,嗓音有些嘶哑。
    “啊嗯...爽死了...你...嗯轻点...这样...不...行啊...”
    苏歆爽的脚趾都蜷缩起来了,不得不说他的活真好。
    男人咧了咧嘴角,对准小穴猛的撞了进去,不禁用母语骂了句脏话。
    “啊...好哥哥,轻点...真...啊”
    “受不住...小穴...嗯...啊哼...”
    苏歆开始露出本性,毫无章法的大声浪叫,怎么骚怎么来。
    听了她的话,罗宾故意慢了下来,紫黑色的男根在小穴内轻轻的摩擦,速度非常缓慢
    “好妹妹,这样行吗”
    苏歆真的要被他折磨死了,太慢了,小穴好空虚
    “好哥哥...快一点嘛...狠狠肏我...想要哥哥的肉棒...”
    “肏我!...妹妹叫给你听~”
    苏歆欲求不满,双手揉着自己的娇乳,揉捻着奶头,声音骚的罗宾此刻想肏死她,淫娃,骚货!
    “好,哥哥给你”
    话落,男人就是一番疯狂的抽送,身下女人果然叫的异常好听,他就说了,这女人在床上铁定骚的像g一样。
    苏歆的耻骨已经被他撞的通红,两人的交合处都捣出了白沫,屁股下的床单一片湿漉漉的。
    罗宾忍的够难受了,骚穴太紧了,猛烈的抽送几下,他猛的拔出,捏起女人的下巴,苏歆知道他想干什么,张开嘴巴,一股粘稠量多的精液射进了她嘴里。
    女人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嘴角还留有一滴,她便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
    看到这香艳的一幕,罗宾刚软下去的肉棒瞬间又起来了。
    苏歆今天的经历格外充沛,也可能长时间没睡男人了,特别饥渴。
    她便主动坐起身子,跪趴在床上,撅着屁股,一手扒开小穴
    “好哥哥...快进来嘛...妹妹想要...塞进来”
    罗宾啪的打在了她的翘臀上,力气很大,直接就红了。
    男人握着她的腰,对准穴口噗嗤一声插了进去,他一边挺动着臀,一双手紧紧握着她的腰往自己胯下送。
    整体节奏都由他掌控,苏歆扬起下巴,大声的浪叫,两人用着最原始的姿势,苏歆则像条母狗一样挨着他肏。
    这个姿势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他太持久了,一直没释放,依然孜孜不倦的对着骚穴抽插,肉囊啪啪的打在苏歆的小穴上。
    她腰都要酸死了,腿一直在抖,罗宾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猛男,仗着器大活好不要命的往里推,次次顶的她花穴颤抖,现在小腹都有些胀痛了。
    为了尽快结束,她已经要够了,爽到爆,于是猛的收紧小穴,努力的绞着肉棒,迎合着男人。
    “骚女人,逼这么紧是想夹断我吗”罗宾的嗓音低沉沙哑性感极了,剩下的几十下他都非常的卖力捅她,有一股要撞死她的狠劲。
    苏歆那么弱的身子骨哪受得了他这样造,很快,男人就射了,快到时,他拔了出来,对准她的后腰射了上去。
    女人没了力气直接趴在床上,可罗宾还没爽够,再说他第一次遇见这么极品的女人,肏处女都没她操着舒服,怎么可能轻易放了她。
    罗宾一手把她拉起,将女人放到桌子上,抬起她的一条腿架在肩上,就要玩高难度的,这个姿势虽有些麻烦但有利于男人的深入。
    就是委屈了苏歆,腰部没个支力,双腿也酸的的要死,却被男人按着肏了一遍又一遍,她自己都不知道泄了多少回。
    身上的哪都有白浊的精液,胸上脸上,屁股腰部,整个房间能利用的地方都被罗宾摁着做活塞运动。
    苏歆只觉得自己要死这了,爽死的,累死的,不过她前世死的时候可比这更激烈了,她被肏的...卧槽,她一直忘不掉,几个男人简直弄死她了。
    又是一段难熬的时间,她被插的白眼翻了几回,小穴都合不住了,男人这才放了她,最后还说了句“这是惩罚,骚货!”
    他妈的,狗男人还记着她放鸽子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