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娱乐圈篇21H

    由于苏歆病已经好了,刘艳在上午就告知了导演,给她排戏。
    杨冰拿着剧本直接刷卡进了房间,一打开门,浓烈的欢爱气息就扑鼻而来,她也不是小姑娘了,自然知道是什么,霎时小脸红扑扑的。
    整个房间的一些痕迹被罗宾清理过了,可是气味很难消散。
    往里走就是卧室,罗宾下半身裹了浴巾就出来了,边用毛巾擦发,看到杨冰后说“她下午不能工作,去跟你的人说”
    杨冰有些愣神,红着脸忙答应着就出了门。
    苏歆一觉睡到了半夜,一天都没吃东西,刘艳已经把饭食给她买回来了。
    果真是浑身酸痛,都下不来床,大腿根处痛的要死。
    刘艳给她端到床边。
    苏歆不等刘艳开口连忙道“以后不会了,艳姐”
    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白恋这部剧已经拍到了尾声。
    这期间罗宾提过不少次要跟苏歆再睡一觉,她都没再同意了。
    唯一的一次,是这个狗男人给她下药,才被他得了逞,可相比第一次温柔多了。
    二人在片场私下,就是一对活冤家,整日相互斗嘴,有一次中场休息他们排排坐在椅子上。
    罗宾“该说你肥呢还是瘦呢”
    苏歆“滚”
    罗宾“你胸肥臀翘,就是,身子骨弱,太瘦,我疼”
    苏歆“你大爷的,你疼个屁”
    罗宾“撞着不舒服,硌,所以我疼”
    苏歆,我他妈“”
    在苏歆回国那一天,机场。
    这个国家前几天下了小雪,从机场大厅的玻璃能看到房屋上有着轻微的积雪,好在不影响起飞。
    罗宾穿着一件大羽绒服,眼睛轻挑依旧那副欠打的模样,勾着唇角
    “好妹妹,临走了,亲一个嗯?”
    自从床上她喊好哥哥好妹妹后,这狗男人就总这样叫她。
    “好哥哥~我这一走,咱们下次再见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呢”苏歆双手插兜,一张小脸未施粉黛,素净白皙。
    一双狐狸眼睛好似能媚人心魄。
    罗宾看的一时失了神,就是这双眸子,他彻底败在了她的手上
    “没关系,想我了,哥哥立马飞过去,满足你”
    此时的苏歆想打他,总是没个正经。
    “妹妹不愿踮脚,哥哥可以弯腰”
    他的嗓音刚划过耳边,自己的下巴就被钳住了,纤腰被他紧紧搂着,他那张薄唇紧贴着自己,并未深入,异常的深情,摩挲着她的唇瓣,似要把她留住。
    男人挺高的鼻梁和那双蓝眼睛,映入眼帘。
    苏歆并未推拒,由着他,两人在角落缠绵时,远处的刘艳喊了声,要登机了。
    女人趁势在他的薄唇上狠咬了口,血腥味瞬间弥漫,苏歆赶紧挣开了他。
    罗宾摸摸自己的嘴唇,笑了笑,抬头看了看远去的背影。
    我生性凉薄,睡过的女人也不在少数。
    我不会爱人,也不肯爱一个人。
    我本以为此生会孤独终老,内心不会对女人有波澜,可直到遇见你。
    你没什么好的,除了,好看点,胸大点,骚点
    于我来说,心底有这么一个心动过的女人即可,我不奢求更多。
    苏歆,你有男友的事我现在信了,怎么说咱俩也算是偷过情
    下次再见,便是你的婚礼
    在空中飞了好几个小时总算落地了,一行人全副武装。
    果不其然,苏歆的粉丝围在机场接机,公司提前派去了保镖,虽有些推搡,但还算顺利。
    苏歆直接回了自己在市中心一小区买的一套小公寓,走到了楼下,她边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穿着大衣。
    女人连忙跑了过去,开心的像个大傻子。
    白瑜听到了动静,撇过头,一张帅脸缓和了下来,笑的好暖啊。
    苏歆直接蹦到了他身上,白瑜托着她的小屁股,暖黄色路灯撒在女人洋溢着欢喜的俏脸上。
    两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
    “瑜哥哥,好想你哦”女人搂着他的脖颈,软糯的说。
    “疯丫头,上楼吧,外面冷别冻着了”白瑜摸摸她光滑的脸蛋,无奈却又宠溺道,边替她拉拉衣服。
    “嗯”
    刚进门,苏歆就把外套给脱了,直接把白瑜扑到了沙发上,扒着他的衣服,暖气刚开,屋内多少还是有些凉。
    “我想要~”
    苏歆趴在他身上,像头饿狼一样。
    男人直接翻了身将她压了下去,换成男上女下,他喘着粗气,直接堵上了她的唇,温柔却又霸道的向她汲取。
    “你是我的”白瑜的舌头探进她的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紧接着,女人的裤子就被扒了下来,男人非常急,掰着苏歆的腿,坚硬如铁的肉棒对准穴口就推了进去。
    “嗯”苏歆皱着眉,轻哼了声,前戏不够,甬道没有过多的湿润。
    “痛吗,我轻点”男人用着温柔到极致的声音。
    苏歆搂着他的脖颈,在他耳边轻语“没事,继续吧,用力”
    白瑜得到苏歆的鼓励,也不再有任何担忧,托着她的屁股就疯狂的往里抽送,他已经好久没碰她了,真的要憋死。
    啪啪啪的声音在耳边急促的响起,没几下,穴内就分泌出了蜜液。
    “哈啊啊深点好舒服哼嗯”
    白瑜的家伙真的很大,捅的很爽。
    男人粗重的喘息夹杂着女人的娇吟充斥着这间公寓。
    屋内的温度逐渐升高,两人的衣服也都散落在地上,两幅完美的酮体赤裸相对。
    “啊要到了嗯瑜哥哥我好爱你嗯啊~!”
    肉体不断的纠缠,换了很多个姿势,苏歆让白瑜射进她体内,小腹都鼓了起来,再加上白瑜的肉棒粗长,胀的她并不好受。
    两人最近都没什么行程,就在公寓过了好几天啪啪生活,没日没夜的干,苏歆并没有瘦,因为男人总给她投喂东西吃
    苏歆向公司休了假,原主的家庭那边她得去看看,但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去往机场的路上,秦放给她发了信息,无疑是考虑的怎么样了,苏歆没有回他,继续靠在白瑜的肩上。
    秦放前几天逼迫苏歆与他结婚,陈沉不再纠缠她了,这一切归功于秦放,他的家底深厚,背后的势力连陈沉都不得不忌惮。
    “瑜哥哥,过完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结婚好不好”
    苏歆非常认真的拉着他的衣领,带些命令的口气说。
    “好”
    只一个字,女人的内心非常满足,他不会骗她。
    苏歆上飞机后,把手机关了机,可她却错过了一通电话。
    好困哦
    还没起飞,她倚在座背上,把毛毯披在身上,带上眼罩准备小眯会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吹气轻声道“美女~”
    苏歆吓的一激灵,身上瞬起了一层小颗粒,这声音好撩,清清凉凉的,好熟悉。
    她不耐烦的摘掉了眼罩,揉了揉眼睛,旁边男人的脸渐渐清晰,戴着眼镜,待看清那人的长相,苏歆嘴角抽了抽,忍下想挥拳揍他的想法。
    “你妹的,安子骞,有病?”女人揉了揉松软的发丝,扬着下巴没好气的说。
    真不是她爆粗口,很困很困,有个人阴阳怪气像个死变态一样喊你美女,一睁眼就看到戴眼镜的男人,很猥琐的冲你笑。
    安子骞一手托着下巴,边帮她拉拉身上的毯子,“好巧啊苏歆,同一航班”。
    极轻的嗓音滑过她的耳际,女人抬头看向他,纯素颜的脸,皮肤还不错,头发也没做。
    镜片下是一双过度疲劳无神的双眼,这家伙平日里不总是趾高气扬的吗,怎么虚成这样。
    想到这,苏歆的眼睛不由的弯了弯,随即调侃道“还真有斯文败类那味了”
    话落,侧了侧身子,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五颜六色的小糖果,捏起一颗就放进了嘴里。
    男人摘下了眼镜,往她身边靠靠,口气命令道“给我一个”。
    苏歆没理他,真是太巧了,巧到一个航班,又刚好在她身边坐,这男人这时来找她做什么。
    安子骞见女人无视他,心里瞬间不爽,直接压向她,箍住她的肩膀,双唇就贴上了上去,舌尖轻轻挑逗那柔软的唇瓣,在女人微张时,趁机溜了进去,搜寻她口腔内的甜块。
    女人不敢大声反抗,虽然这是头等舱没那么多人,可动作幅度太大,怕是会引起注意。
    走神之际,她嘴里的甜腻已被偷走,两人分开时,还黏有银丝。
    再抬眸就对上了那张嚣张可耻的脸,苏歆狠剜他一眼,用手背擦了擦湿润的唇。
    “嗯,挺甜”那死男人此时正闭眸一脸细品享受。
    “不想废话,什么事,说”女人的语气极其平淡,略带些薄怒。
    苏歆又倚了回去,身体渐渐放松。
    她真有些不耐烦了,真像个孩子,泼皮无赖。
    “苏歆,跟我谈恋爱”
    “滚”
    此时,安子骞脸上写满了不解,干净的脸皱成一团,坐直了身子,捏起苏歆脸上的软肉,迫使她直视自己。
    “认真的”
    我他妈
    女人一脸微笑,抬手拧起他的脸,微使了些力,“松手”
    男人依旧面不改色,坚决道“跟我谈恋爱吧”,眸底带些祈求。
    苏歆手上又使了使劲。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让步。
    “你跟白瑜上过床了?”安子骞不轻不重的质问声传到耳边。
    苏歆连忙慌张的左右看看有人听到没,眉头紧拧着,粗鲁的松开了那已经印有指痕的脸蛋。
    安子骞见状挑了挑眉,用拇指轻轻摩挲滑嫩的软肉,放至嘴边伸出舌尖舔了舔。
    “那么多话?!还有,哪有你这样逼迫女孩子跟你谈恋爱的?”苏歆压着嗓子,轻声道。
    话落,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对着男人那一脸轻浮的脸蛋,勾了勾嘴角,半开玩笑的说
    “像我这样的,追求者太多了~你勉强做个小叁小四倒也不是不可以”
    女人用着极其做作的嗓音道,适当性的还撩了撩头发,眸子飘到别处。
    他脸上微微一愣,紧抿着唇,眸底深的让人看不出情绪,就这样默了有十秒钟。
    “好啊”
    就当苏歆以为安子骞生气时,耳边传来男人欢快愉悦的声音。
    “那我就是你的男朋友咯,不管第几位,我也是”随即,张开双臂,一把把女人紧紧拉进了怀里。
    安子骞咧开嘴角冲女人笑了笑,露出那颗小虎牙。
    苏歆敷衍的应了声,什么鬼,她只是说着玩的,这狗男人吃错药了?
    之前不一口一个老子,傲的很嘛。
    在她愣神之际,男人已经握住了她的小手,让他们双手交叉,很乖巧,温柔的说“那就这样说好了”,他微撇过头,靠着椅背闭上了眸子。
    苏歆不解,莫非这男人金盆洗手不玩了,要与她好好的?啧,怎么会。
    那个傲娇的小少爷今天这么乖温顺,真把她搞的一愣一愣的。
    女人不想脑子里装那么多东西,索性放空身体,由着那张大手握着自己,氛围很安静,困
    安子骞和她一起下机,将她送上车后,说还有行程工作便走了,这期间,他又回到了那个嘴“臭”,欠收拾的“少爷”。
    苏歆,我喜欢你性格,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仅此而已。
    我知道你为人并非老老实实,喜欢睡男人,但你和其他女人到底不一样。
    我想没事跟你在一起,上个床,我们也挺合拍。
    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或许不是吧。
    我很自私,看到那些优秀的人在你身边,我会有占有欲,我想让他们知道你跟我也有“情”。
    至于以后,从未想过。
    是的,我就是这么自私,就想缠着你,也不确定会不会对你负责,又或是我们之间有没有未来。
    对你有没有情,我想有吧,又或是新鲜感,又或是犯贱,又或是看不得你好?
    ——————————
    原主的老家在小县城,而她需要回乡下姥姥家,亲戚都聚集在那里。
    妈妈舅舅都在,他们无疑是说大明星回来了。
    舅舅一直都看不起苏歆,觉得她长大肯定没自己女儿有出息,他女儿是大学生,长的稍稍比苏歆次点,但也能跟美女挂上钩。
    “一个初中学历走到现在不容易,你妹妹长的也不差,还是大学生,你帮衬帮衬她,她肯定能出息,我闺女可聪明了”
    这是舅舅亲口说的,还是在饭桌上,家里的大人肯定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有这样“光鲜亮丽”的生活。
    一句一句的嘲讽,原主的母亲觉得他们说的也对,你帮你妹妹,看能不能让她也去当演员,你这样都能,她肯定也行。
    苏歆想说这条路有多难走,他们是真不知道,原主从小就不被认可,就算长大了,也一样被不看好。
    妈妈对她的好仅仅是她自己觉得好。
    苏歆答应了,她会给表妹安排角色,但仅限于此,她可以是那个指路的人,却不会做那个带她的人
    他们小时对原主造成的心理压抑,她没有资格原谅。
    假装公司有事,拿起准备长住的行李箱就走了。
    “妈,弟弟的孩子,你想帮忙带着就带,但你该适当享受下生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那天晚上,苏歆一个人落寞的提着箱子走在路上,她给白瑜打电话说自己出来了,准备找个酒店住一晚。
    于是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敲门,苏歆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去开门。
    男人直接抱住了她,“怎么这么快就开了,是图谋不轨的人怎么办”
    “瑜哥哥,我知道是你嘛”苏歆将脑袋埋在他怀里。
    白瑜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把女人紧紧抱到怀里“有我在”
    “嗯,我知道”
    一个男人连夜开几个小时的车只为来找你,给你安全感,给你温暖能依靠的怀抱。
    那他一定是爱你的
    另一边,一位退休的知名导演看中了苏歆,她的眉眼像极了他剧本中的那个女主。
    这是他压箱底的剧本,本以为在他闭眼前都找不到合适的人拍了。
    杜导认定了秦放和苏歆,立马联系他们,此时已经是十一月了,苏歆给公司请了假早休。
    这边苏歆刚上了飞机,杜导亲自给艺人打电话,苏歆没接到,秦放接了。
    秦放设计与苏歆见面,还是说两人结婚的事情,白瑜背后没有金主是靠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秦放以白瑜逼她,还有背后的父母家人。
    要按平常,苏歆是不会受任何人要挟的,可这破系统一年没出来了,这时突然来了一句
    “与秦放结婚,开启新的副本”
    你大爷的,破系统。
    苏歆跟白瑜挑明,自己跟他没有未来,秦放才是她最好的选择,男人的眼眶气的当时就红了。
    “苏歆,你敢说你对我没感情是玩我的?”
    “我爱你,白瑜”
    “那,为什么”
    “不合适”
    话落,苏歆转身就要走,男人直接从背后抱住了她,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像只被人遗弃的小动物“别丢下我,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苏歆,苏歆,他能给你的,我也能”
    苏歆的心仿佛有无数双手在揪拽,痛的她想现在就扑进他怀里。可还是狠下心来,掰开了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松开!我不爱你了!”
    “我不!你刚刚还说爱我的!”男人沉闷带些怒气的声音传至耳边。
    “我骗你的行吗!”
    女人用力挣开他,转过身啪的一声打在了他的脸上,“我已经结婚了,你放过我吧”
    苏歆用着她有史以来最冷淡,最狠的声音,拿着包转身离去。
    她的话犹如一盆凉水浇在了他的头上,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枚钻戒,又重新塞了回去。
    没关系,我爱你就行了。
    首-发:po18shu.com (woo1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