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四男一女的幸福生活H大结局

    苏歆和白瑜就这样互相默认了地下情的关系。
    五月秦放苏歆要在巴厘岛举行婚礼,男人非要给她举办,反正苏歆无所谓。
    这场婚礼可谓是盛大,白瑜安子骞罗宾都会参加,不少国外粉丝也纷纷去凑热闹。
    婚礼前一天所有人到了巴厘岛,安子骞祝福她道“新婚快乐~”语调极其嚣张犯贱,苏歆便知道他个臭混蛋肯定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他表示自己也可以像白瑜一样做个情人,床伴。
    让她吃惊的是罗宾也来了,穿的还人模狗样的。
    “哦,我美丽的新娘”
    男人还是那样子没变,苏歆双手环胸,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我结婚谁让你来的,嗯?”
    罗宾依旧扬着笑脸,白瑜笑是溺死人的那种,暖。
    而这狗男人就是很坏,怎么还有些油腻呢。
    “好妹妹,秦放是那个我们上床时你口中的男友吗?”罗宾弯腰,一只手背在身后,一手挑起她的下巴。
    整个房间就他们二人,苏歆坐在白色的沙发上,两人这个姿势活脱脱像公主王子。
    这罗宾说话还真是一针见血,苏歆的表情有一秒微妙的变化转瞬即逝,但还是被罗宾捕捉到了。
    “看来不是了?”
    “这秦放到底抓住了你什么小辫子,让你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罗宾的语气虽是玩笑可已经听出了薄怒。
    当初他放苏歆走是因为他不想爱一个人,更是因为她心里有人了,放她回去,让苏歆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她一定是最美的新娘。
    “罗宾,我和他结婚对互相都好,况且,我爱的人没抛弃我”苏歆站起身抱住了他,轻轻安慰道。
    “所以是利益婚姻”
    苏歆不知该说他什么好了,扎心啊。
    “昂嗯”
    这时,白瑜过来了,轻咳了声。
    罗宾赶忙松开了苏歆,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她是新娘,这样对名声不好。
    女人轻笑了声,转身屁颠颠的跑向了白瑜,圈住了男人的窄腰。
    “瑜哥哥,你去哪了呀”
    “明天你结婚,我帮你看看有什么遗漏的没”
    “奥”
    罗宾看着亲密的二人眸子深了深,他好像知道了。
    次日,盛大的西式婚姻在岛上举行。
    (我们阿歆穿婚纱的样子,你们自行想象奥)
    当晚,婚房,秦放喝的醉醺醺的抱住了苏歆,女人挣开了他的怀抱。
    这个男人毁了自己的幸福,即使她苏歆渣,但现在还没办法接受他,最起码要晾晾秦放,不能如他的愿。
    秦放非常落寞的笑了笑,嘴角尽是苦涩,“走”
    苏歆挑眉,甩门离去,进了白瑜的房间,拉着男人一阵缠绵。
    安子骞在第二天清早就走了,他现在正是上升期,行程有些赶,白瑜在那天下午也走了。
    秦放的副业才是演员,他家里有大公司,平常有些忙。
    于是,秦放作为礼物送给苏歆的巴厘岛海景大别墅除了佣人,只剩下苏歆与罗宾。
    对于苏歆的这些“好友”,秦放当他们是客人,很是大度。
    “好妹妹,我们好像在度蜜月呀”
    金发的歪果仁拿着桌上的瓜子,蹩脚的吃着。
    苏歆躺在椅子上,吹着海风,斜睨了睨仅有一桌之隔的罗宾,忍不住嘲笑他
    “要脸吗你,不会嗑瓜子?”
    “嗯嗯”
    男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呆呆的点着头,他没吃过这个东西,真的。
    苏歆轻笑了笑,手把手的教他,罗宾望着女人精致的侧颜,海风吹着她鬓边的发丝,如果时间就此停止多好
    人家在海边都是喝喝小酒什么的,苏歆有些腻,叫人买了瓜子给她吃。
    平静而又安详的生活就这样过去了两个月,苏歆觉得海边挺好的,先住着吧,于是也不再接任何工作。
    秦放会经常回来看她,给她稍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
    白瑜已经两个月没回来了,哼,臭男人。
    而这个罗宾没皮没脸的整日缠着她,也不回国,苏歆赶他走,男人说他又不缺钱,不想工作,还要付苏歆房租。
    红绸子和白恋这两部剧马上就要播出了。
    那天晚上秦放,苏歆,白瑜,罗宾,安子骞同时为两部剧宣传。
    秦放为妻子苏歆宣传。
    苏歆为自己。
    白瑜为自己为苏歆,最后还带了句,和阿歆朋友之上,恋人更甚。
    罗宾发的则是,我的好妹妹,还配了张二人在海滩的照片,苏歆的长腿好身材一览无余,露着一张完美的侧脸。
    安子骞为苏歆,发表的时间在凌晨5:21。
    白瑜罗宾安子骞叁人的骚操作再次登顶热搜。
    网友对五人的关系脑补了一场大戏,有人扒出了安子骞苏歆上年录综艺节目时的亲密,再次猜测那次酒店事件确实是白瑜,包括罗宾苏歆二人拍戏时的互动。
    四男争一女,多劲爆啊。
    况且这四个男人可谓是顶峰的,不少小姑娘把苏歆奉为偶像。
    五人谁都没有发文解释,像是默认。
    这一天,海边大别墅,五人齐聚一堂。
    海滩边架着五颜六色的灯光,摆着桌子椅子,烧烤架。
    安子骞站在烧烤架处,顶着熏,在那烤肉,苏歆都有些惊呆了他竟然还会这一手。
    桌子前摆着各式各样价值不菲的酒瓶,秦放和苏歆坐个对面,她的左右手边分别是白瑜,罗宾。
    白瑜和苏歆很是亲密,罗宾权当看不到。
    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恩恩爱爱,秦放怎能不眼红,就算她不爱他,他也要囚她一辈子,外人也只会认为苏歆是她的。
    几个人在一桌吃饭,还算和谐,没闹出点什么。
    有了烧烤自然是要喝酒的,五人举起杯子统统一饮而尽。
    接下来,苏歆也就放开了喝,灌灌秦放,再诱哄着安子骞喝,可罗宾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只说一会都喝醉了,没个清醒人可不行。
    一场聚会闹到了半夜总算是结束了,苏歆喝的不省人事,白瑜也只比她好一点。
    各自回房休息,苏歆自是同白瑜进去了,男人看着脸蛋红扑扑的女人,没进房间,就搂着她亲了起来,当着罗宾的面,他们二人的房间在一个楼,离的还算近。
    白瑜像恶狼一样将苏歆按在门板上扒她的衣服,揉着那团娇乳,张嘴含了进去,不停的挑逗女人,苏歆的身体他再熟悉不过了,没一会儿就把女人弄的娇喘连连。
    苏歆白色长纱裙,整个人像仙女一样,可她的眼睛却打破了整体的美好,让她多了妩媚的感觉。
    撩开女人的裙摆,对准穴口,直接入了进去。
    门口干了一炮,在浴室白瑜忍不住又硬了,按着苏歆又来了一炮,回到床上,女人一动两不动,又把巨龙惊醒了,又是一发。
    被他射的小腹很胀,妹妹也有些痛,还没醒酒的苏歆迷迷糊糊的记得楼下她包里有药,得涂涂,不舒服,睡不着呀。
    女人的小手抓着木质扶手鬼使神差的下了楼,上楼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她的脚拌了一下,整个身子一个踉跄,还好没摔倒。
    可她确走错了方向
    打开了门,直接朝着大床躺了下去,涂药的事也给忘了。
    罗宾看到纠缠的男女,回房后久久睡不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图什么,可是他看到女人的笑,她与自己斗嘴,这仅仅够了。
    房门被打开时他知道,突然床上一沉,一具肉体纠缠了上来,嘴里还喊着哥哥,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
    罗宾侧躺着身体,看着女人觍睡的脸蛋,不禁摸摸她的小脑袋,这蠢女人,怕是上错床了。
    “哥哥,抱抱我~”苏歆超奶超奶的声音刺激着男人的内心,她从来没有这样叫过自己,难道她经常这样喊白瑜?
    罗宾躺在床上并不动,苏歆有些不愿意了,主动去抱罗宾,她穿着单薄的睡裙,里面是真空的,两颗凸起不断蹭着他裸露的上身。
    他突然有了欲望,可理智不允许他这样做,但转念一想,白瑜为什么可以。
    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照到了女人精致细腻的脸颊,好,亲一口,就亲一口
    男人捏着她的下巴,先在脸蛋上亲了口,最后又转到丰满的唇,不由自主的吸允了起来。
    “唔嗯”
    苏歆就是个荡女,伸着小舌与罗宾就这样纠缠了起来,一边搂向了他的脖颈,法式深吻好久才结束。
    “好哥哥~嗯我想要~”
    柔美的嗓音传到男人的耳边。
    苏歆的小手已经往下探了去,罗宾一把抓住了她的咸猪手,喘着粗气将脑袋埋在她的胸口,释放出那根巨物,分开她的双腿,这才发现,这女人竟然连内裤都没穿。
    “骚货,白瑜没满足你?”
    罗宾将唇凑到她的耳边,请咬着她的耳垂,隐忍道。
    “好哥哥,我要嘛,给我好不好”
    女人现在都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好了伤疤忘了疼,扭动着小屁股就要迎合肉棒。
    随着肉体碰撞的声音,女人的娇喘声,这个房间传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一大早苏歆就醒了,只觉得浑身酸痛,特别是她的腰简直要散架了一样,撇过头看了看旁边熟睡的男人,死白瑜,折腾死她了。
    脚尖刚触碰到毛茸茸的地毯,双腿就想跪下去,操!
    下楼去吃早饭,那叁个男人已经起来了,她一如既往的拿起面包片啃了上去,罗宾一直扬着嘴角看她,苏歆狠剜他一眼,“看毛啊”
    “你好看”
    “我知道”
    白瑜又走了,临走时他说拍完这最后一部电影就退圈了,回来陪她,苏歆轻嗯了声,也好,她也不愿看到白瑜跟别的女演员合作
    这一天,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好消息是暑期档的两部电视剧收视率爆棚,红绸子比白恋高出一些些。
    坏消息是,她怀孕了!姨妈推迟了一个多月,她就买了试纸,苏歆刚开始还不信,自己又去医院偷偷检查,没错,她真中了,快两个月了。
    我不想当妈呀!还没玩够!
    自从白瑜走了,她没做过了呀,肯定是白瑜的没错,这中间她是有点按耐不住。
    罗宾有事没事的撩拨她,比如搞壁咚,把她亲的不上不下的,再揉揉她的胸,她都忍住了,没和他发生关系。
    白瑜知道后很是高兴,秦放安子骞也都给她祝福,倒是罗宾看她的神情有些不一样,算了,不管他。
    于是她过起了众星捧月的生活。
    又是一年春节到来,国内高级电视剧协会给红绸子了最佳拍摄角度唯美奖项,剧情奖,等等等,这仅是颁发给电视剧的。
    苏歆白瑜分别获年度最佳男女主角,年度最受观众喜爱男女演员,影视协会给二人了金龙奖,再次破获影后影帝。
    白恋更是获得两国共同审批授予莫大的成就。
    苏歆更是国内慈善家的榜样,她前前后后捐了很多,上至赈灾,下至扶贫,贫困儿童都亲切称她干娘。
    苏歆更是一举做上了国内影视电影协会副会长。
    刘艳也成了知名的经纪人
    国内知名医院,手术室。
    苏歆今天分娩,四个男人其其在手术室外等着,秦放坐在那双手交叉,紧紧的搓着。
    安子骞来回走动,很是焦躁,罗宾倒是一脸轻松,医生他找的,最好的,苏歆不会有事。
    白瑜靠在墙边,薄唇紧珉着。
    手术室门开了,医生推着苏歆出来了,四个男人都围了上去,留两个护士抱着两个孩子站那。
    “混蛋,我不要生孩子了”苏歆的脸色有些苍白,一张小脸皱成一团,埋怨他们。
    生了个双胞胎,两个男孩。
    一个黑发,琥珀眼。
    一个金发,蓝眼睛。
    苏歆看到后,有些吃惊什么玩意儿,金发,她
    后来,罗宾跟所有人解释了,就是吃烧烤那晚,他们睡在了一起,你情我愿。
    秦放和安子骞明显脸色不好,他俩都没碰呢。
    白瑜倒是释然的很,只顾着专心照顾苏歆,问东问西的。
    年后,苏歆秦放主演的杜导的电影,破罐子,又斩获了国内电影界许多奖项,成为经典,更是提名了奥斯卡。
    安子骞的事业也达到了巅峰,他主打唱跳,火出了国外,不少小迷妹。
    破罐子的颁奖典礼上,苏歆明确表明了自己将会就此退出娱乐圈,只一句话,累了。
    苏歆以公众人物的身份最后公布了一件事,留给粉丝的。
    前段时间记者偷拍曝光她怀孕一事,她表示这是真的
    “我生了一对很可爱的双胞胎男孩,老大叫钰,老二单字琦”
    许多年后呀,每个人谈起五人的事都如同神话般,不禁感慨。
    五年后
    国外一海边,别墅的露天小阳台上。
    四人围在一张方桌上打麻将,缺了安子骞,他近段时间较忙。
    一阵急促的跑步声音传来,金发小男孩屁颠颠的跑到苏歆旁边,奶声奶气的说“妈咪~”
    苏歆的眼睛不离麻将桌,随便揉揉他的小脑袋,“嗯?怎么了?”
    “妈咪~”一声细小,却略显老成沉稳的声音传来。
    苏歆就知道,又是苏琦捣蛋了。
    “胡了,哈哈”女人将桌上的自拍麻将推到,高兴的像个孩子。
    苏歆这才缓缓的撇过头,捋捋自己的秀发,时间在这女人身上每起一点作用,她如五年前一般,眉眼没变,只是举手投足间更有了女人味,更媚人了
    她伸手将旁边短黑发小男孩抱起来放到腿上,苏歆刮刮他的鼻尖,揉揉他的小脑袋,“阿钰,怎么了,给妈咪说”
    叁个男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好戏的看着她。
    白苏钰这孩子性子跟白瑜是一模一样,温和,淡淡的,不吵不闹,苏歆来生理期肚子痛的时候,小暖男就给她熬红糖水喝,揉肚子,这一点跟他爸太像了。
    其实啊,最值得她骄傲的事,两个孩子的眼睛都像她,苏钰是黑发独独长了一双琥珀色眸子,他的鼻子嘴巴哪哪都像白瑜,独独那双狭长勾人的眸子随了苏歆,整个人看起来像小狼狗一样。
    苏琦一头金发随他爹那个混蛋,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舒服薄唇,蓝色的眼睛,一双眼睛上挑,给他加了几分异域的特色。
    这俩孩子将来得祸害多少小姑娘。
    “臭小子,是不是你,阿钰是你哥哥,他让着你,你别总是恶人先告状”
    苏琦·伦这臭小子那真是焉儿坏,跟罗宾那狗男人一毛一样,有其父必有其子,总是欺负阿钰,还第一个跑来哭诉。
    那件事她一直忘不掉,父子二人狼狈为奸,苏琦听罗宾的话把催情药骗她喝了,苏歆那时浑身燥热,小脸红扑扑的。
    苏琦还死死抱着她,将脑袋埋到她胸口,可怜兮兮的说“我最爱妈咪了,妈咪很香很漂亮,爸爸让我做的,妈咪不要怪我”
    “爸爸说他好久没跟妈咪深入了,想跟你亲近亲近”
    苏歆当时要气炸了,他都教孩子了些什么,最后苏琦在她脸上吧唧了一口,分开时还有晶莹的口水。
    于是,没过多久,罗宾那头狼就过来了,把她吃的一干二净。
    “我错了嘛,妈咪,哥哥很好,我只是逗他玩而已”
    苏琦手指相互交缠着,撅着小嘴,低着脑袋。
    苏歆一把把他捞起也放在腿上,有点吃力哈,他俩胖了
    “妈咪知道,可是你对哥哥好的方法错了,知道吗”
    “嗯~”
    阿钰直接从她腿上跳了下来,“妈咪,我跟苏琦是好兄弟”
    苏琦赶忙点点头,腻在苏歆怀里,搂着她的脖子,小身子挤压着女人胸前的柔软,旁边叁个大老爷们看的眼都直了。
    苏钰拉拉苏琦的衣角,一脸大人的模样,对他叮嘱“苏琦,你快下来,爸爸说了,妈咪太瘦了,抱我们会累”
    “好吧”苏琦性子随了西方,整日对着苏歆亲,这不,从腿上下来,也要亲苏歆的脸蛋一口。
    “对,爸爸说了,妈咪太瘦了,嗯说什么撞着疼?”
    苏歆赶紧捂住苏琦的嘴巴,撇过头狠剜了一眼罗宾,男人依旧没皮没脸的扬着笑脸。
    “妈咪给你们买了玩具在楼下,走快去看看”
    两个小家伙手牵手跑着下了楼,苏歆穿着白色长袖纱式上衣,着小短裤,完美的臀型被包裹着,扭着腰肢跟两个孩子一起下去了。
    罗宾那赤裸裸的眼神一点都不收敛,直盯着她的背影。
    秦放冷哼了声,“罗宾,纵欲过度小心以后硬不起来,”
    “昨晚我看到某人偷偷摸摸去了阿歆的房间,你个色狗当老子不知道?装!”罗宾拿起桌子上的瓜子非常熟练的嗑了起来,一脸不屑。
    白瑜暗叹声,他俩又来了,整日吵。
    “我下去看看阿歆”白瑜起身就走。
    秦放罗宾对视一眼,也站了起来,叁人一前一后都下去了。
    罗宾曾经偷听过苏歆白瑜的床事,对
    “瑜哥哥,轻点你每次啊太深了”
    “阿歆我肏你舒服,还是他们”
    苏歆不懂,白瑜为什么变了,之前明明很温柔。
    现在在床上特别猛,力气很大,肏的她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一样。
    “哥哥~啊哈你住嘴我不说嗯我讨厌你了~”
    “哼”
    于是,白瑜到底把她肏服了,直喊他厉害。
    在床上这事,女人真不能跟男人比,小心下不了床。
    罗宾学到了,所以,他之前怜惜苏歆没使出全力,原来她喜欢粗暴一点的呀。
    今晚,又到了阿歆的选妃陪睡环节,她都有些怕做爱这件事了,但又很爽,四个男人在床上都把她肏的欲仙欲死。
    可他们又不会及时停止,有时候苏歆不要了已经够了,但他们却把她肏的直喊爸爸,哭着求饶。
    害,不说了。
    系统:你个淫女,明明就喜欢被强暴粗鲁对待,其实你还是喜欢这样的!
    追-更:rousewo.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