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妖艳青蛇X闷骚法海抱着她为她解毒

    深夜,林子深处,偶有小风吹过,若是凡人定会冷的哆嗦一番,然苏歆确觉得很舒服。
    她摇摇晃晃的走在林子里,肩膀和手不停的撞着树。
    苏歆回了回神,魔气。
    应该不是青芜,他的魔气很重,而这个显然轻了很多,但,苏歆也打不过他。
    “哪来的女娃娃”
    一声苍老如枯木的声音随着小风刮来,有些渗人。
    苏歆靠在了树上,怀里揣着酒瓶子,“阁下是”女人的声音清脆,带着些许媚。
    该死,这魔明显是个老头儿,她没兴趣,不能在用平常勾引人的声音与他对话,可小青的声音过于妩媚,盖不住啊。
    一瞬间,一个黄色的身影站到了她的面前,为什么说是黄色呢,因为他没有穿衣服!
    浑身裸着!
    苏歆有些呆了,随即赶紧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下,努力把眼睛聚焦,看清来人。
    身材算的上是结实,那玩意直挺挺的立着,苏歆继续往上撇,果然是个老头儿,白花花的胡子,和皱纹。
    “女娃娃,可看清了?”
    他的嗓音很苍老还有着些奇怪的声音参杂,那眼神毫不掩饰的盯着苏歆。
    “老爷爷,跟家里人生气了?还玩裸奔?”苏歆轻佻的看着他,晃了晃酒壶,随手扔到了地上,不大的声响,酒壶裂了。
    “哼,不过一小小蛇妖,老夫今日且睡了你,涨涨魔力”
    眼前的老头一步步走近,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像蛇的信子一般。
    忽然,双手按着苏歆的肩膀将她按至树上,整个人贴在了她身上,苏歆恶心极了,可她的妖力不足以与他抗衡。
    “放开我,臭老头,操!”苏歆使劲的挣扎,却无济于事。
    “肏?好好,老夫今日就伺候好你”
    这死老头眼见就要把她衣服扒了,一金色的权杖狠狠打在了老头儿背上。
    老头闷哼一声,步步往后退。
    苏歆往不远处看去,一白衣身影缓缓走来,手里挂着串念珠,嘴里不知在念着些什么。
    老头整个人蜷缩在地上,捂着脑袋打滚。
    “死秃驴!你来的可真快,老夫不过刚从你手里逃出来”
    法海斜睨了一眼苏歆,女人就觉得并不难受了,刚刚和尚念咒时她的脑袋也有些发胀。
    “淫魔,你在凡间为祸,吸食血肉,本座今日定收了你,灭其七魄”
    法海语气清冷镇定的对他道,随着和尚念起来佛咒,权杖立于老头头顶发出光芒,老头满脸痛苦,双手抓地。
    跪在地上竟像苏歆求救,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原本跪在地上的身影消失无踪。
    权杖也重回法海手中,“阿弥陀佛”
    待整个林子又静谧了起来,好似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法海转身离去,看也不看苏歆一眼。
    苏歆鼓鼓嘴,上前追了几步,走到法海身旁,“和尚,这魔是你没看住才出来的?”
    法海依旧走着,目视前方,顿了五秒“是”
    “他差点欺负我,你可知?”苏歆连忙问道。
    “嗯”
    男人只嗯了声,并没有参杂任何情感在里面。
    苏歆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和尚”
    法海的眉皱了皱,撇过头看她。
    苏歆继续舔着脸皮,抓的更紧了,“和尚~那老头刚刚压的奴家好痛~”声音特别的媚。
    法海的眉皱的更深了,他能感觉到一团软软的东西贴着他,使劲甩了甩手,才挣开她。
    蛇妖被他甩的往后退了几步,苏歆喝的脑子蒙蒙的,脱离了危险,酒劲一上来,就没站稳,身子往后倒。
    一只炙热的大手贴在了她的后腰处接住了,随机又快速放开了她,苏歆踉跄了几步站稳了身子。
    一双漂亮的眼睛微眯着,饶有兴趣的望着他。
    臭和尚,死闷骚,还摸她,哼
    苏歆没看到的是法海的喉结上下动了动,摸了她纤腰的手藏在身侧握了握拳,继续上前走着,苏歆忙不迭的跟上。
    男人轻启唇解释道。
    “蛇妖,这次确是本座的疏漏,但好在并未酿成大错”
    “再者,你身为妖且不好好修行,深夜来至深林,本就不妥”
    最后一句实为牵强了些。
    “你何意臭和尚,难道只因为我为妖,便限制我的自由?”
    “你知本座不是这个意思”
    苏歆双手环胸,行行!不跟你吵。
    “淫魔是甚”身侧的蛇妖扬着下巴,一脸迷惑的看他。
    “字面意思”
    苏歆“”
    她自然知道是什么,就想问他,看他怎么解释。
    不知不觉跟着和尚走近了一处破庙,里面还算干净,扑着草席火堆。
    法海不理会她,自己坐了下去,他让苏歆别跟着他了,可蛇妖非跟。
    苏歆嘴角扬扬,走到了和尚身后,歪坐在那里,从背后抱住了男人。
    怀中的身躯僵了僵,苏歆搂的更紧了,“和尚~你的腰好细~肩好宽~”
    苏歆看到了他耳根子有些红,就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处,对着耳朵哈气,轻轻的娇吟。
    小手也不闲着,慢慢游离到他的胸膛,抚摸着,哇喔,有料。
    苏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可臭和尚一动不动端坐着,嘴里不停的念咒,什么色既空,清心的吧。
    哼,闷骚!
    一双漂亮的小手伸着手指头在法海的小胸肌处划算,扣弄,隔着布料,苏歆也能摸到那颗茱萸,她用手指扣弄了番。
    和尚念咒念的更快了,胸膛剧烈的起伏,锁骨处很烫。
    苏歆轻笑了笑,无骨一般攀着他的脖颈勾着他的腰绕至和尚的面前。
    “和尚,睁眼看看奴家嘛”
    苏歆抚着法海的脸,拥着他,两人紧贴着,胸前的柔软法海能清楚的感受到,好香。
    见这么久法海也没个反应,苏歆看着他因为念咒抖动的嘴唇,好薄的唇,因为苏歆,他往日浅淡的唇色泛了些红,性感极了。
    不知为什么好像亲一亲,苏歆捧着他的脸,对着那微颤的唇贴了上去。
    触感好好
    下一刻
    “啊!”
    苏歆被法海一掌拍了出去,她侧躺在地上,这一掌可真不轻,胸口好疼。
    法海站起了身,怒视着苏歆,“大胆蛇妖,本座对你过于宽容,今日就把你收入钵内,你就在那好好修行吧”
    蛇妖慢慢起身,盯着法海,她松开了自己的腰带,将外衫一层层褪下。
    “臭和尚,你收啊~”
    苏歆一步一步走近他,将衣服脱的只剩肚兜,露出纤腰,锁骨,酥胸呼之欲出。
    男人不知为何迟迟下不去手,在她脱衣那一刻,自来不近女色的他,竟有些失神。
    突然,苏歆皱着眉头,胸口好烫,太热了,好闷啊。
    “嗯”她难受的闷哼一声,缓缓蹲在地上。
    “疼胸口疼嗯”
    蛇妖疼的光洁的额头有了汗珠,她精致的脸庞皱着,嘴唇发白。
    “和尚~”苏歆抬眸,无力的说着。
    法海走到她身旁抱起了女人放到草席,将她的外衫从地上捡起给她搭上。
    运功给她解毒。
    “淫魔,应是他走时留给你的毒”法海一脸严肃。
    苏歆觉得浑身暖暖的,胸口的疼缓解了。
    “我就知和尚不舍得,不舍得害我,不舍得我死唔咳咳”
    喉腔一阵腥甜,苏歆吐了一口血。
    “蛇妖,为你解毒是我的责任,毕竟因我。至于刚才的事待会与你算”
    “和尚~你所说何事啊~”在这个时候苏歆还不忘逗逗他,坐起身子往他怀里躺。
    法海没想到此妖如此不要脸,被她得逞了,苏歆紧拽着他的衣襟不肯松手。
    “好冷冷和尚好冷”
    他妈的,妖不是不会冷吗,可寒到骨髓是怎么回事。
    苏歆被冻的浑身发抖,这冰火两重天被她给遇到了。
    她怕冷,可法海浑身很暖,就止不住的往他怀里钻,整个人都要缩他怀里了。
    男人的身子僵硬,有些无措,伸手便要推她
    “蛇妖,休要无礼,寒气应是解完毒的副作用,无事,你且松开”
    法海的嗓音温柔,有些哄她的意思。
    “唔冷~和尚,都是你害的呜呜”
    苏歆也不知为何鼻子一酸就哭了起来,同时还冷的要死。
    不知道何时,法海把他身上的外衣脱给了她,像抱小孩一样抱着苏歆,她坐在他的腿上,蜷缩进他怀里。
    一双冰凉的小手伸进了男人的衣服里,捂在他炙热的胸膛取暖。
    她很凉,可法海是修行之人,不会有事。
    “姐姐~抱紧点好冷”苏歆用着平日与白素贞撒娇的语气在法海怀里蹭。
    苏歆被折腾的意识模糊。
    直到搂着自己的双臂紧了紧,苏歆这才罢休。
    “姐姐,我好想你,好想你呜呜”
    首-发:po18xsw.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