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妖艳青蛇X闷骚法海6

    早晨,一阵米香味馋醒了苏歆,她缓缓睁开双眼,揉了揉脑袋,从草席上伏了起来。
    面前架了一个小锅,正冒着热气,和尚坐在对面,打坐冥想。
    苏歆盘坐了起来,嗯,昨晚,她中了淫魔的毒很热很热,之后的,她就不记得。
    “白粥”
    和尚一如往常的清冷声音叫回了苏歆,法海手里端着一个小碗里面盛着大米熬的粥,递到她面前。
    “谢了”
    她的声音很涩很号,哑哑的。
    放到嘴边小嘬了口,苏歆惊的眼睛都睁大了,“嗯,味道不错”软软糯糯,适中。
    法海轻撇了眼她,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随即立马消失。
    “妖应恪守本分,好好修行,不该对凡尘有留恋之心”
    苏歆喝的正享受之时,法海冷不丁的冒出这一句,她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继续喝着。
    越听越不对劲,这指的是姐姐吗,法海修为高深莫测,她也不知白素贞与许仙的事,现在的和尚知不知道。
    想到这苏歆把碗轻轻放到那,一手按在草席上,扬着下巴,妩媚的看着法海,轻启唇道
    “和尚,一大早就说这些?何意”
    法海轻抿口粥,也放到了地上,直盯着苏歆,她被男人深邃的眼看的有些心虚,就面不改色的将眸子飘向了别处。
    “自是白蛇之事,本座何意,青姑娘自然知晓”
    苏歆死拧,嘴硬道“不知”
    “白蛇贪恋凡尘与凡人结连理,这事本座知,昨晚青姑娘对着我发牢骚,证实了本座所疑”
    法海说完,一双眼睛审视般的看着蛇妖,想看她作何反应,有何借口。
    苏歆咬咬牙,昨晚发牢骚?她...
    “呜呜...和尚,你以后不要凶我好不好~”
    “姐姐嫁人了,一心都给了许仙,我好难受~”
    “心痛...呜呜...你摸摸,真的好痛”
    啊!她不敢想,昨晚的回忆如电影滚动一般,在脑子里播放,好丢人,窝在那臭和尚怀里撒娇。
    苏歆把头撇了过去,皱着眉,闭上了眸子,接着一手托着脸看向他反问。
    “那又如何,我姐姐与许仙两情相悦且我姐妹二人未做过害人之事”
    “臭和尚,你想做甚”
    法海的脸严肃了起来,“妖与人不会有结果,白蛇与许仙一起只会害他...”
    “停停!和尚,我求你好吗,我姐姐只想报恩,她绝不会害任何人,你别找她事行吗,有事冲我小青来”
    苏歆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近法海。
    谁知法海看都不看她,手里捻着一串念珠“本座并非是非不分,你只需告诫白蛇即可,切勿一错再错”
    “再者,若白蛇和你害了人,休怪本座收了你们”
    这意思是不会找姐姐事了?
    “啧啧,哼~和尚,收我?昨晚怎么没把我收了~”说着,苏歆跪坐在他身旁,一手攀上了他的肩膀,轻轻吐息。
    法海猛的回头,瞪着他,吓了苏歆一跳,跌坐到了地上。
    和尚拍拍白袍,站起了身子,一串珠子掉到了草席上,没有声音。
    苏歆皱着眉,吃痛的揉着屁股,看和尚没有发现,一把捞了过去揣进袖里,若无其事的拍拍衣摆。
    冲着他哼了声,扭着屁股就走了。
    嘿嘿,臭和尚,出家人不是挺看重自己的东西吗,我这个妖就是要给你拿走,哼!
    走远后,苏歆将佛珠从袖子里拿出来,看了看四周没人,就把它塞进了胸口,离胸脯很近,她还拍了拍。
    苏歆怕白素贞发现她一晚没回许家,就偷偷摸摸的翻墙进去了,刚准备去自己的屋子,一声温柔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
    “小青”
    “姐姐,你怎么起这么早啊,哈哈”苏歆装作刚出来,伸了个懒腰。
    “我家懒小青今日怎的起这么早”
    苏歆还没解释,就被白素贞给打断了。
    “这是薄饼,你一会帮我送给苏州城的人家,这是新婚夫妇的习俗”
    苏歆吊儿郎当的走了过去,接过了她手里的篮子,这才看清了她今日的模样。
    一头青丝已然盘了起来,显的更为稳重,有了为人妇的模样,对呀,她的姐姐昨夜已成了女人。
    苏歆与她站一起显的更为妖媚了些,一眼看去就是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于是,一上午她挨家挨户的送饼,有不少给她说媒的,自荐自己家的儿子,还有刻薄的妇人,看着苏歆嫌弃极了,领了饼,啪的一声就关门,还骂了声狐狸精。
    我他妈...,忍!
    太累了,她坐到小桥边拿了张饼子吃了起来,有叁四个孩子远远的站着,看她。
    衣衫褴褛,浑身脏脏的。
    她撇到了一白色身影,呦?
    苏歆冲一位看她许久的小姑娘招招手让她过来,小姑娘有些害羞,她便主动上前,拿了张饼给她,又分别给了其他几个孩子。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然后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谢谢姐姐”一声软糯,有些羞涩的声音传到耳边。
    苏歆揉揉小姑娘的脑袋,对她笑笑。
    “姐姐人真好,长的也好漂亮”
    一个小男孩油嘴滑舌的夸着苏歆。
    她微撇过头,再看向那处身影,不见了,苏歆站起身,左右瞧瞧,臭和尚,跑的真快,不过她目的达到了。
    苏歆:佛珠在我...这里...呢,还要嘛
    法海:要,我自己拿。
    苏歆:啊!非礼啊~
    快了快了,臭和尚要把持不住了(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