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法海捉奸X小青当着和尚的面自慰微H

    自那日后,她再未见过和尚。
    苏歆想与白素贞说些体己话,亲近亲近,毕竟二人已在一起百年时间。
    她走近凉亭时,便看到许仙白素贞二人坐在一起,两人琴瑟和鸣,恩爱的紧。
    心头一酸,转身就想走,还是不打扰人家了好。
    “青儿,是你在那吗”
    白素贞婉转温柔的声音传到她耳边,苏歆捋捋情欲,咧咧嘴,转过身走了过去,冲她笑“姐姐,是我”
    话落,她一屁股坐到了白素贞旁边,拿起桌上的葡萄往嘴里塞,“姐姐成日不是与许官人一起,便是保安堂,怕是忘了小青吧”
    白素贞俏脸一红娇嗔道“小青,你还贫嘴”
    许仙也有些羞赧的低了低头,为了打破尴尬,他道“青姑娘也不小了,可有心仪的人?”
    听到这青白二蛇皆是愣了愣,脸色一变。
    苏歆收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眸子横到一边,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白素贞试探性的看看苏歆,抚抚她紧握的手。
    许仙一脸茫然自己说错了什么吗。
    苏歆突然站起了身子,转身离去,语气僵硬道“姐姐,小青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青衣女子离去的背影,许仙疑惑的看看白素贞,白素贞安抚他道“小青还小,脾气一直如此”
    许仙点点头,也没再多想。
    酒楼,一角落,桌位处。
    一面容妖艳的青衣女子坐于此,一杯杯的喝着酒。
    呸!你个许仙,庸俗凡人!姐姐嫁与你本就是鲜花插到牛粪上了,你还妄想把我嫁出去,有病吧,操。
    苏歆压抑着愤怒的情绪,听了许仙的话她确有些不爽,可大多是原主的情绪影响她。
    想到这,又猛灌了一口。
    “青姑娘,又来了,少喝点,伤身体,您都连着月把光顾本店了”
    小二弯着腰在她身边忠告,一边上着小菜,肩头搭着白色的毛巾。
    小青轻轻扬扬嘴角,拿了一锭银子放在桌角。
    小二立马收了起来,“得嘞,姑娘您吃好喝好,瞧瞧我这张嘴”话落,还拍拍了自己的嘴,后喜气洋洋的离开了。
    不知喝了多少,外边天都黑了,苏歆的脑子昏昏沉沉的,看东西都不聚焦了。
    眼前突然多了一个人,青色的衣服,一只腿弯着,踩到凳子上,手臂搭在膝盖上“哪的娇娘子”语气尽是轻佻。
    苏歆抬眸,盯着他看了许久,“魔尊~你去哪了,青儿好想你~”
    嗓音娇软,冲青芜道。
    其实,是她想他的...咳咳...那个了。
    青芜必然没想到她竟如此热情,一时之间竟有些不好意思,“我忙完了,便紧赶着来看你了”
    苏歆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坐到了青芜的怀里,勾着他的脖颈,轻声道“好累,你抱我去睡觉好不好~”
    臭和尚短时间内又睡不到,没想到这么难睡啊,可她又偏偏是个欲女,拿青芜开开荤。
    青芜刮刮怀里娇柔的可人的鼻子,抱着她直接上楼,冲小二开了间房。
    一进门,苏歆缠着他索吻,饥渴的伸着小舌勾着男人,青芜搂紧了她的腰。
    苏歆一手便抚上了他的胸膛,好结实,“嗯...哈啊”
    大舌勾着她,拼命汲取她的蜜津,这个吻太深了,苏歆有些喘不过来气。
    青芜把她放到了床上,俯身欺压下去,炙热的嘴唇在她的脖颈出亲吻,轻轻啃咬,留下属于他的专属印记。
    一双大手瞬间拉开了她胸前的衣襟,隔着肚兜,含上了那颗硕大的茱萸,一滩水印显现出来,牙齿使劲咬捻着奶头。
    “哈啊...嗯...青芜...轻点...嗯...奶头疼哼...”
    身下的蛇妖弓着身子,嘴上喊着不要,可身体却诚实的很。
    青芜看着她勾人的面容,和媚人的嗓音“你真美”
    俯身继续抓揉着胸部,啃咬着乳头,一双大手慢慢往下游离,下腹一阵燥热,憋的难受,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肏她。
    青芜的手滑至她的襦裙内,抓住了裤子,正准备扒下时,一阵佛经传来,脑子被炸开一样痛。
    苏歆现在衣冠不整,她是妖自然也难受。
    “谁!哪来的臭和尚,啊!坏本尊的好事”青芜一边强压着痛楚,一边叫嚣。
    臭和尚?此等修为,恐怕是法海...
    “阿弥陀度,魔尊,本座看在魔王的面子放你一马,速速离去,否则别怪本座不留情面”
    一席白色的身影缓缓走来,和尚那姣好的面容露了出来,依旧板着个脸。
    青芜嘴角留了些许血,苏歆拉拉衣服,赶紧起来挽住青芜的胳膊,在他身边呵斥“你快走,这臭和尚修为高深你不是他的对手,他不会伤我的,放心,你快走!”
    他虽然不愿,可苏歆说的确有理,青芜死顶着法海那毫无波澜的臭脸,一转眼离开了。
    苏歆送了口气,随后坐回了床上,身段妖娆的看着和尚“臭和尚,你管闲事竟管到床上来了?”
    这个法海,抽了哪门子风,竟然直接来了这,她与青芜上床,又没害人,不会吧...他吃醋了?
    法海冷冷的看她一眼,“蛇妖我奉劝过你,好好修行,切勿寻歪路”
    “哼!我与那魔尊一拍即合,做些男女之事,怎就歪路了!”
    苏歆也有些生气,好好的情趣被打乱了。
    “魔与妖双修,虽会增进修为,可魔族的功力及其霸道,稍有不慎坠入魔道,你不知?”
    法海脸上已有了一层薄怒,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苏歆心里咯噔一下,她还真不知,上次跟青芜睡也没什么事啊。
    “那又怎样,和尚,你不会喜欢我吧,不乐意我很别人行...苟且之事?”
    蛇妖缓缓起身,手指绕着一捋青丝,摇着纤细的腰肢一步步走近他。
    和尚不紧不慢的念了一串咒,金钵飞至苏歆头顶,发出金色的光芒照射着她。
    “啊!...好热...好难受...臭和尚!”
    苏歆猛的伏在地上,被金光照的浑身不舒服,太难受了,渐渐的开始浑身发痛。
    骤然间,她进入了他的钵内,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唯有一块镜面可以连接和尚,看到他。
    “喂!臭和尚...你做甚,放我出去!”蛇妖拼命的叫喊,和尚理也不理她。
    只留了一句话“蛇妖,本座念你资质尚可,就许你留在身边潜心修行”
    苏歆紧抿着唇,有病!操!气死了,忍住...忍...忍...
    胸脯一阵发热,那串念珠自己跑了出来,漂至镜面,穿了过去,落入了和尚的手中。
    他早知道我拿了他东西?
    “下次别乱拿别人的东西,位置小心暴露,你的一举一动本座...皆知”
    和尚的声音落入苏歆的耳中。
    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臭和尚,啊!气死了!
    自然,接下来的十来天时间,苏歆都在法海的身边,跟着他每日打坐修行。
    无趣的很,偶尔逗逗撩拨撩拨和尚,把他搞的红了耳根子。
    中午,小溪边,一白衣和尚盘坐于此,旁边放着一金钵。
    “哈啊...嗯...啊哼...再深点...”
    “嗯...好舒服...法海~...你真大...”
    “不要啦...别吃人家奶子...嗯...啊好麻”
    “法海~你的肉棒好大...深点...啊...快”
    “要死啦...哈啊...恩...恩哼”
    淫秽的叫声不断从金钵内传出,和尚额头上冒着细细密汗,咬着牙根。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妖。
    苏歆躺在那,露着粉嫩的小穴,手指摩挲着阴蒂,它早已被刺激的胀胀的,手指在穴内抽插,一根两根最后放进去了叁根。
    蛇妖的领口大开,一手揉着自己的酥胸,碾压着奶头,随着一声绵长的淫叫声,她高潮了,泄了身子。
    苏歆躺在那胸脯上下起伏着,她喘着气,臭和尚,老娘要饥渴死了,竟沦落到在这自慰。
    她故意叫给和尚听,从镜面看他额头上的汗珠和渐渐紊乱的气息,就知道自己成功了。
    “和尚~你刚才把我肏的好舒服啊~”
    “人家小穴非常卖力的吃着你肉棒呢”
    法海猛的睁眼,双眼赤红,怒斥道“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