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妖艳青蛇X闷骚法海高HHH

    这臭和尚怎么回事,他平常不是自诩清高吗,怎会乱了心神,导致浑身真气紊乱,周围孤灵的寒气趁机入体侵蚀着他。
    不管他的话,臭和尚能否熬过今晚都成问题,可可她没办法呀。
    苏歆甚是着急,取来热水为他擦拭着脸庞,和尚越来越痛苦,她看着也揪心。
    转念一想,这件事,破系统定是知道的。
    给个提示!
    无奈,苏歆在心里大喊一声。
    “宿主,身体可解寒毒”
    苏歆皱皱眉,她有能为人解寒毒的体质,就是与人睡一觉。
    这是间接促成她和和尚睡觉啊,但法海醒后恐怕会杀了她吧。
    犹豫之后,她果断脱了衣服。
    操!苏歆你还是你吗,睡这么帅一男的你还犹豫?要是他死了,你任务失败,还谈什么死不死的。
    苏歆将胸前的衣衫解开,露出浅色的肚兜,伸出手将和尚腰间的一根带子解开,将他的胸膛大敞着,露出了坚实得胸膛。
    她双肩下沉,一件件薄衫滑落到地上,露出圆滑的肩头,此时身上只着一件肚兜,美背裸露在空气中。
    藕般的双臂绕至男人腰侧,圈住了那紧窄的腰腹,整个人贴了上去。
    “嘶”
    好凉,好冷,苏歆索性将脸蛋也贴上了他的胸口给予他温暖。
    “和尚,还冷吗”
    法海正用着意识与体内的寒气做斗争,周围的温暖和女人温柔的声音传至耳边,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他睁开了眸子,看到面前的蛇妖几乎赤裸贴在他身上,心脏漏了一拍,有些愤怒,想推开她,可是她好暖和,竟有些不舍得。
    当然,法海还是推开了女人,忍着寒气入体,喝斥道“走!”
    苏歆并没有什么表情,她就知道。
    “和尚我想救你”
    随即又紧紧贴了上去,双臂死死缠着他。
    胸膛的温暖,法海的痛苦缓和了不少,肉体的痛楚减轻了不少,也就由着女人贴在他身上,待他平息寒气后,再说。
    苏歆见和尚俊俏的脸缓和了下来,闭上了眸子,缓缓用功,她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整个人都缠在了他的身上。
    拉着法海的手臂放在了自己的纤腰上,她能明显的感到男人冰凉的手掌颤了颤,慢慢变的温和。
    “哼~和尚,你知不知道你长的很好看啊”苏歆搂着他的脖颈,将温热的嘴唇凑在他的下巴处摩挲,一点一点的吻着,再游离到他的嘴角轻轻吸允。
    法海知道蛇妖在做甚,可不知道为什么她靠近自己,他体内的寒气就减轻了,她的唇很温,碰到自己的脸上,寒气又轻了不少,从未见过如此的体质。
    “和尚~我美不美~嗯?”
    苏歆扭动着腰肢蹭着他的腰腹,小屁股也不老实,一只手摸着法海坚实的胸膛,好硬啊,这触感真好。
    一只作恶的小手游离到了那颗小红豆,苏歆轻笑了声,开始揉捻着小红豆,扣弄它。
    “你身材好好啊”
    苏歆的身子软弱无骨一般,在他身上撩来撩去,随着和尚的呼吸渐渐变重。
    她的话语越来越轻浮。
    “别乱动,住嘴”
    法海猛的睁眼,握着苏歆腰上的大手也跟着发力,一双眼睛深不可测,直勾勾的盯着她。
    看到和尚脸上有些薄怒,极度隐忍却又不能奈何她的模样,真有意思。
    苏歆双腿缠着他,小脸媚极了,一手勾起瘦削的下巴,轻佻道“和尚~别乱动哪啊~奴家没做什么呀,你看你的手在哪呢~”
    话落,法海这才意识到他的手紧紧握着她的纤腰都有了红痕,随即想要赶紧抽开,被蛇妖按住了,继续放在那。
    “不过,我喜欢啊~”
    最后这一声拉长了音,嗓音妖媚的很。
    体内的寒气不知为什么又冲了上来,比之前更甚,他紧咬着牙根,这蛇妖就是个祸水!他居然犯了最低级的错误,在突破真气层时,心中竟出现了她的身影,导致气息不稳。
    法海,你怎么了,你不是最心无旁骛的吗。
    嘿嘿,法海,你可别说你爱上她了,哈哈!
    秃驴!这女人还不错,够味儿。
    法海的脑中不断出现这种声音,一声声似男似女的声音传来,直到最后一句,他想立马反驳他,她很美很美!
    睡她!睡她!这么好的美人你不碰?
    法海,你应该也已经发现了,她是解药!
    你的欲望压制不住的,睡她,你就能熬过此关了!
    法海几近要被逼疯,睁开了双眼,可人儿就在他怀里,他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话“给我”
    话落,他有些震惊,这是从他嘴里除开的,又赶忙闭紧了嘴巴。
    苏歆刚听到时也有些惊讶,随即魅惑的笑了笑,“和尚,奴家给你~”
    下一刻,蛇妖直接将他压倒在草席上,一张红唇堵住了他的嘴巴,直接长驱而入,伸着小舌抵上了他的上腭。
    法海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睫毛很长。
    小舌不断的挑逗着和尚的大舌,时而纠缠时而让它追寻不得,拼命的搜刮着口腔壁的蜜津,吞咽入自己口中。
    两人中间发出啧啧的水声,苏歆一手撑着身子,一手将和尚扒了个精光,抚摸着他的胸膛,用指尖扣弄着红豆。
    法海没有推拒她,因为这样他很舒服,可是体内的燥气和心魔越来越猖狂,他快要控制不住了。
    苏歆松开了那薄唇,两人的唇连着银丝,蛇妖的双眼迷离,和尚的耳根子也红彤彤的。
    她的指甲滑过胸膛再到小腹,慢慢到裤裆处,那有处凸起,苏歆伸出手摸了摸,好大一团
    卧槽!这是福是祸?
    法海被她一摸,刺激的发出一声欢愉的闷哼。
    苏歆挑了挑眉,露出得意得微笑。
    隔着亵裤,用舌尖舔弄了一番,让和尚欲罢不能,故意折磨他。
    “我都湿了呢和尚,你肏我好不好~”
    一脸渴求的望着法海,他还有一丝倔强,不肯,突然,他双眼有些红,缓缓坐起了身子,那表情有些渗人,是苏歆从未见过的。
    “青儿,你太美了,真美”
    和尚一脸欲望的看着她,苏歆觉得有些不对劲,本能得往后退了退。
    男人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欺身而上,将苏歆压在身下,一张俊脸埋在她的脖颈处,用舌尖轻舔吸允。
    “嗯和尚,你怎么了”
    苏歆扭动着身体,反问他。
    “想上你”
    法海抬起头,扬起嘴角冲她邪肆的笑。
    苏歆有些受不住,这臭和尚何时这样对她,好帅呀,太撩了。
    “不要,奴家不想给你了,哼!”蛇妖傲娇的扬着下巴。
    “这可由不得你”
    撕拉一声,她的亵裤被扯碎了,男人把自己的裤子也褪下,露出那吓人的男根,直挺挺的对着苏歆。
    不对啊,按正常情况,法海不应该是手足无措嘛。
    苏歆的双手被布带缠住了举至头顶,面前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外衣缓缓话落在地,露出结实的上身,俯身下去,轻吻苏歆
    “妖精!本座今日就好好肏你!”
    这臭和尚别是真入了心魔,走火入魔。
    不等她细想,一条腿就被男人放至他的肩头,法海的膝盖顶着她另一条退,一手托起娇臀。
    对着粉嫩的穴口,一挺而进,整根没入,直捣最深处。
    和尚嘶了声,太紧了,里面很温暖湿润,包的他很爽。
    “啊!哼嗯嗯痛唔”
    苏歆紧皱着眉头,下体被粗大的异物刺入,而且他太粗暴了,有些痛。
    可和尚跟没听到一样,扶着她的腿,就开始猛烈的冲刺,粗长的肉棒飞快的拔出,又狠狠的顶入,龟头撑开穴口,刺入痉挛的内壁,直捣子宫那处软肉。
    “哈啊轻点受不住嗯”
    男人疯狂的抽送肉棒,挺动着劲臀,撞的苏歆花心乱颤,这小穴简直是极品,没达到最深处,便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吸允龟头。
    “骚货,纠缠本座这么长时间,爽不爽,嗯?”
    啪啪啪的声音响彻整个破旧寺庙,太猛了,苏歆不知是爽还是痛的眼角泛起了泪。
    “啊嗯爽小穴要坏了和尚”
    身下的蛇妖张着红唇,放肆的浪叫着,带着些哭腔,甚是怜人,可这只会让法海更加兴奋。
    加快抽送的频率,次次捣入子宫口,她的小腹随着男人剧烈的抽插,有着凸起,那是肉棒的形状,痛是自然的。
    没捅几下,铺天盖地的爽感紧接而来。
    “啊哈好爽子宫被撞开了嗯”
    “和尚啊哼嗯你好棒”
    法海听了淫言荡语越发起劲,想给她点教训,俯身下去,一把扯掉那碍事的肚兜,硕大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好白好嫩。
    男人一手握住了一个,用力的揉捏着,将她揉成各种形状,太软了,触感真好,他从来没碰过如此尤物。
    上下双重刺激,身为第一次的法海猛烈的狠捣几下就泄了进去。
    苏歆也跟着软了身子,双手被捆着,身下还受如此剧烈的撞击,她真受不住。
    可下一刻,和尚张嘴直接含住了她的奶头,尽情的品尝,吸允,力度同样的大,揪的苏歆又爽又痛的。
    “啊嗯轻点唔”
    体内的肉棒迅速的硬了起来,比之前更大了,小穴被它充分的胀着。
    果不其然,法海一边啃着奶头,一边开始挺动着肉棒在小穴里抽插,他体内暴乱的真气缓和了不少。
    肉棒抽出来的瞬间,部分蜜液和精液也随着流了出来,然后又被肉棒狠狠的捣回去,送至子宫,他的耻毛挂着苏歆光洁的阴唇。
    她淫水流的很多,草席上有,屁股沟流的也是,法海撞的她耻骨都红彤彤的,下体要散架了一样。
    卵蛋跟随着抽动拍打在她的屁股上,苏歆高亢的淫叫一声浪过一声。
    “好哥哥,用力点,恩太深了”
    “快肏死啊小青”
    “啊嗯爽死了好哥哥~奴家给你生个娃娃啊嗯好不好”
    法海听她在胡言乱语下体更加用力了,听到她说要生孩子,内心竟有些刺激。
    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处,都被他的肉棒捣出了白沫,她的那里真粉,好嫩,狰狞的肉棒每次抽出都会带出外翻的穴肉,狠狠顶进去后,粉嫩的穴肉又被肉棒重新塞了回去。
    他又要忍不住了,这小穴太紧,太舒服了,猛烈抽动,他俯身堵住身下蛇妖那张浪叫的小嘴,下体狠捣几下就又射了进去。
    法海直接将大舌探了进去,拼命搜刮她的蜜津,与她尽情缠绵,肉棒软了也一直在里面堵着。
    苏歆嗯嗯啊啊的哼着,男人松开她后,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双眼迷离,涎液挂在嘴角,一侧的娇乳也被揉戾的不成样子。
    爽死了,这和尚当真是个处?小穴麻麻的完全没了知觉,那肉棒太粗长了,顶的她花穴深处颤个不停,穴壁被它蹭的爽到极点。
    “和尚你好厉害,奴家要死了”
    苏歆费力的吐出一句话,嗓音媚到了极致。
    话音刚落,法海就把那巨大的物什抽了出来,解开了绑着她双臂的衣带,就当苏歆以为完事了的时候,下体被突然入侵的巨物刺激的猛烈收缩。
    苏歆倒抽一口凉气,舒爽的闷哼一声。
    “放松,蛇妖”
    她抬眸看着法海,他红红的眼睛已经淡了下去,一双眸子也恢复正常,平淡的看着她,耳根子有些粉。
    法海将她的双腿架起来能够更好的深入,同样的肉棒插着苏歆。
    可这次狗男人温柔了不少,动作缓慢,磨的她有股别样的舒服,可她还是喜欢他能够粗暴点。
    “嗯和尚你没事了?哈”苏歆断断续续的说着,一双眸子勾引着他。
    “嗯”
    只一个字,还是从喉咙处发出来的。
    这臭和尚像是在做爱的人吗,这么平静。
    “喂嗯,和尚你离近点我与你说个事,啊嗯”
    蛇妖冲他勾勾手,法海皱皱眉,似是不想让她说话,但还是俯身下去。
    苏歆一把搂过他的脖颈,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处,轻声道“哼臭和尚,你怕是不行了吧,还是心乱的你更有激情~”
    她的话音刚落,法海不语,依旧平淡的抽插着肉棒,听着身下蛇妖轻轻的娇吟。
    他本想着怕女人受不住,于是慢了起来,也是为了能够享受在她体内的每一寸,这是最后一次了
    “哦?”
    苏歆不解他什么意思,可下一刻,身体被重重的撞了一下。
    她忍不住的惊叫一声,撞的她小腹好痛,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子宫都穿了吧。
    苏歆搂着他的双臂猛烈的紧了紧,不等她缓和,肉棒迅速抽出,以刚才更甚的力度刺了进去。
    “啊嗯疼”
    法海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轻扬了扬嘴角,有些坏坏的模样,接下来挺着肉棒开始了剧烈的抽送。
    “哼嗯啊哈啊轻嗯点”
    身下的蛇妖一次次娇呼他全当没听见,依旧高频率的抽送,猛烈的撞她,折磨她。
    “蛇妖,本座在失神时努力压制怕伤了你,你竟不领情?”法海在她耳边轻声道,语气有些颤抖,掩饰不住的欢愉。
    苏歆这才明白,臭和尚在双眼发红时的力度还是他隐忍了以后的。
    “唔好哥哥奴家受嗯不啊要坏了!”
    她索性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肩膀,臭男人,好痛,体内很酸胀,她要死了真的。
    说不出什么感觉,就是好胀,穴瓣被磨的也有些微痛。
    和尚微微撇头看了她一眼,就得好好收拾她,让她以后听点话。
    法海直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胯间的运动不曾停下,撞的一对白兔上下摇曳。
    “啊好哥哥呜呜不行了要死了嗯啊”
    苏歆的眼眶里泛着泪,皱着漂亮的眉头,惹人心怜。
    可法海丝毫不理会她,俯下身去,将脑袋埋至她的胸前,一手发狠的使劲揉搓,乳肉都要从指缝中溢出来,手指就拽着乳头。
    他张口含进去了一颗奶头用力的吸允,像要把它吸出奶一样。
    真的痛!和尚疯了吗。
    不知过了多久,蛇妖的浪叫声改为了低低抽泣,咬着自己的手,痛苦的隐忍。
    她被肏的完全没了意识,大肉棒把她送上巅峰一次又一次,只剩身体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回应。
    法海清醒后,也更持久了,也不知保持这个姿势狠捣了多少下,他终于释放在了她的小穴内,量很多,直到苏歆把她吸收干净,才抽了出来。
    他伸手抚抚她的脸蛋,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着。
    法海穿戴好,打了些水烧好为她擦拭干净身体,蛇妖的身上尽是欢爱后的痕迹,青青紫紫的一块块,惨不忍睹,小穴也被磨的红肿。
    男人坐到她旁边,想打一会坐,便听见一声沙哑娇柔的女声传来“嗯,和尚和尚”
    法海叹了口气,走到她身边,揉了揉了她纤弱的手,苏歆便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
    海海和青青终于圆房啦。
    首-发:rousewu.cc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