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妖艳青蛇X闷骚法海和尚表白

    早晨的寒气,和熟悉的阵阵米香把苏歆从睡梦中叫醒了。
    她浑身无力,哼哼唧唧一声,侧卧在草席上,一手托着脑袋,伸着手打着哈欠,这才发现手臂也是酸的。
    当苏歆看到白色身影坐在她对面,盛了一碗粥向她走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法海缓步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眉目间温柔了不少,可整张脸还是冷冰冰的。
    “和尚~我浑身无力~身子要散架了一般...”
    她蹙着秀眉,可怜兮兮的说道。
    “我喂你”
    话落,拿起勺子舀着米粥送到苏歆嘴边,一双深邃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好像在说你为何不吃。
    “你帮奴家吹吹吗,烫~”苏歆撅着小嘴,一脚期待的看着他。
    法海非常听话的将勺子放到嘴边,张开薄唇轻轻的吹气,苏歆张着红唇白米粥就进了嘴,吧唧吧唧的嚼着,很满意的看着和尚。
    这一顿饭吃的异常舒心,法海很有耐心的将一碗粥伺候她喝完,又喂她城内小店买的馅饼吃。
    “法海哥哥~奴家...”蛇妖扭着腰肢,趴在草席上,慢慢向旁边闭眸打坐的和尚爬去。
    “好好说话”和尚启唇,只冰冷的吐出四个字。
    哼,又是这样,冷的像冰块一样。
    苏歆歪坐在草席上,连个坐样也没有,手里夹着从草席上揪出来的干草把玩着,一副漫不经心吊儿郎当。
    这臭和尚贞洁都不保了,都与女人...呸,女妖睡了,还是这样一副众生平等的模样。
    真是!讨厌极了!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他心里肯定有自己的位置,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苏歆偷睨一眼和尚,还在认真的打坐,其实法海刚才也在偷看她。
    她挑挑眉,缓缓起身,拍拍衣摆,甩袖离去。
    在心里默念
    一
    二...叁...四...五?
    莫非这臭和尚打坐打的太入迷,没听到她的脚步声。
    六...七
    苏歆走的已经够慢了,快到门口时,还跳了一下去抓上面爬上的野草。
    八
    突然,巨大的力量环着自己的小腰,紧紧锢着她,不管苏歆再怎么使劲都挣脱不了。
    这力量的来源是身后。
    “小青,去做甚”一如往常清冷的声音传来。
    苏歆努力转过身,和尚的眼睛波澜无常的望着她,带着些许审视。
    这可是法海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以往都是蛇妖,青姑娘。
    “臭和尚,我要回家找我姐姐了,莫非你不舍得我?”
    蛇妖撩起自己胸前的发丝,在如葱般白净的手指上缠绕着,一双眸子魅惑着不远处的男人。
    “过来”
    呦呵,这和尚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何事...你若是没什么事,我...啊!”
    苏歆的话还没说完,那股强劲的力量就把她拽了回去,转眼间,蛇妖就坐在了男人旁边。
    “我既要了你...身子,按民间的说法需对你负责,可本座终是出家之人,娶妻之事恕贫僧不可行”
    法海手里还握着念珠,一脸认真却又难为情的缓缓说道。
    苏歆的脸色轻微变了变,望着和尚那张英俊刚毅的脸,和那深不可探的眸子。
    “所以...”
    几乎是苏歆的话语刚落,法海就紧接着说了下去,这答复像是他筹备好的。
    “本座念你未伤及人之性命,可允你在我身边潜心修行”
    “我不愿意”
    苏歆了断的拒绝,冰冷的看着他,法海听了她的话后,蹙了蹙眉,薄唇紧珉着,也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合着我就是个丫鬟?法海,你这如意算盘打的真不错,我小青是心仪你,但没到死皮赖脸的程度”
    她勾勾嘴角,自嘲道“哼,你就当我不知好歹吧,毕竟你周边的佛气不是何人都能沾的”
    什么跟什么嘛,她本以为最坏的打算就是这臭和尚会为了自己的名声直接杀了自己。
    可法海他没有,况且早上对她那么好,也许是我错了,这臭和尚对自己一点好感也没有,他的这番话只是为了负责人罢了。
    算了,这一步终究是自己走错了。
    苏歆看也不看法海,自然也没看到男人脸上的复杂,她化作一缕青烟直接溜到了门外,省得和尚来缠她。
    “喂,系统,这个世界本姑娘放弃好嘛,我都这么努力了,身子也给了他,人家还是对我没感觉”
    “我他妈真的觉得他是不是没有七情六欲”
    门外的小风吹过,苏歆掐着腰在心里对系统抱怨,这时一阵冷意袭来。
    背后忽然贴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自己掐在腰间的手被一双大手抓住放至小腹处,大手覆小手。
    耳边冷不丁的传来一句“我有”
    苏歆扭扭腰,这狗男人怎么追上来了,还抱自己贴的那么紧,还摸我手。
    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
    “法海,你做甚,放开!”
    “本座说,有,我有七情六欲,我有情感”
    两人的姿势暧昧极了,苏歆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扬起了贱嗖嗖的笑容。
    好吧,她觉得是系统搞的鬼,最后一句话她莫名其妙的说了出来,被和尚听到了。
    我就说我怎么可能失败,得,我的法海老公上勾了。
    “好,那我问你,你对我什么感情”
    苏歆也不动了,静静的让他抱着,轻启唇,冷媚道。
    话音刚落,法海的圈着她身子手臂紧了紧,握着她小手的大掌轻轻摩挲了起来。
    “小青,我从小就是孤儿父母被强盗所杀害,我那时已经记事了,我会哭很是伤心,我想这是对父母不舍之情,是亲情”
    “而后金山寺的师父收养了我,他走时,我没哭,但心里很堵不舒服,我想这是师徒情”
    “再后来,我遇到了你,蛇妖”
    法海念最后两个字时咬着牙根,说不出来的暧昧。
    苏歆没出声,静静的听着,她觉得这会是法海对她的表白,因为这男人说不出花言巧语。
    “或许是天命注定,我一次次遇到你,本座当时在想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妖,但小青的模样是贫僧见过最标志最勾人的”
    “我第一次想见一个人,想把她留在身边,哪怕明知不可为,可就是想见你,想让你缠着我”
    和尚将薄唇凑到她的耳边,语气有些委屈无奈
    “本座上有师父在天上看,有金山寺要承,下有师兄弟要照顾”
    “小青,我那番话并非是对你负责,把你当仆人,本座异常自私的想留你在身边”
    “小青,我听民间道情感需得维持”
    “本座想让你跟着修行,我们慢慢相处,其余的日后再说。
    法海渐渐没了自信,他知道自己有些自私,自私到以后的事不愿想,只知今日无论如何她都得答应,留于身边...
    “和尚,我只要你一句话,心里可有我,对我可有那男女之情”
    苏歆只想知道这一个答案,即使法海讲了很多。
    许久,男人并未说话,她扭了扭脑袋,耳垂碰到了他温热的脸庞。
    “有,本座心里有你,且有...男女之情”
    苏歆内心欢喜,挣脱他的怀抱,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那从今日起在外人面前我就是跟着你修行的小妖,可只有你我时,我们就是男女那种关系好不好”
    法海刚毅的俊脸没有任何波动。
    这时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低沉道“好”
    “那好哥哥~你亲亲奴家吗,适才不还对青儿互诉情爱嘛”
    苏歆伸出指头扣了扣他的胸膛,随即抱住了他,用胸前的柔软蹭着男人。
    法海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我擦,生疼呀。
    一张薄唇随即贴了上来,轻轻的摩挲着蛇妖丰满的唇瓣,轻轻的吸允略带些青涩。
    法海像是有些压抑自己,亲完后直勾勾的盯着她。
    “这不算吻,和尚,我教你”
    话落,苏歆直接勾住了他的脖颈,踮起脚尖,太高了,亲着好吃力呀。
    薄唇凉凉的,苏歆的小舌撬开他的牙关直接溜了进去,拼命汲取着他的蜜津,或许男人先天就不愿被掌控。
    法海搂住她的腰,反被动为主动,学着苏歆的技巧,反而撩拨着她,把她亲的嗯嗯直哼,身子都软了下去。
    破寺庙前,小风偶尔吹过,大树的枝叶轻轻摇摆,寺庙的破布摆着各种形态。
    有一对璧人站在那,白衣和尚青衣姑娘,两人的衣摆都被风吹的轻轻扬了起来,有些潇洒恣意。
    “没力气了,我要抱~”
    苏歆二人都有些红肿的唇分开后,法海的喘息粗重了不少,面前的美人儿,眼波荡漾,小脸红扑扑的。
    男人很有力气,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往庙里走。
    这几步路,苏歆也不老实,听着他的心跳,看着男人坚实的胸膛,她想要了...
    索性直接搂住他,在他下巴处轻轻的吻着,微吐息,魅声道“和尚,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