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妖艳青蛇X闷骚法海11

    啊,这臭和尚,苏歆盘坐在草席上,身子一动不能动。
    一炷香前
    “和尚...我们再做一次好不好~”
    苏歆轻舔舐着他的脖颈,感觉到他身子僵了僵,又没事人一样抱着美人儿走进去。
    和尚将她放至草席,俯身压了下去,苏歆一脸欲望的卖弄着身姿,法海将脑袋凑到她的颈窝处,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肌肤上。
    “嗯...好痒...嗯!嗯!”
    对,就是这样,臭和尚不知对她施了什么咒,她就被迫一直这个姿势,强行修行打坐。
    “小青,勿动此念了,我且先助你修行,你在外碰到别的妖精,怕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法海低沉的说道,言语间尽是压抑,随后贴上了她的唇,好一阵缠绵,这才恋恋不舍的坐了回去。
    呸,他一定也想要,算了,来日方长。
    不得不说跟着臭和尚修行也是有好处的,他周边佛气很正,苏歆又是没吸食过人血害过人的好妖,在他身边妖气纯正了不少,功力大涨。
    让她平心静气的坐这,跟要命似的,前世她在学校上学时,上课总是睡觉,不行,我要睡会儿。
    法海感受到旁边的妖气紊乱了些,最后消失不见,轻叹了口气,一双眸子缓缓睁开,撇过头去,看到了苏歆不知何时解开了咒躺在草席上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然变成了一条小蛇盘在他的衣袖里。
    此时的法海身处于一座繁华的都城内,热闹的街市中,小贩们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叽叽喳喳的话语声。
    “和尚,糖葫芦~”
    苏歆在他的袖子里绕来绕去的,很是兴奋,还不停用信子舔舐着他的肌肤。
    “想吃?”
    法海在人群中停了下来,四处观望着,他们用意念交流,旁人听不到。
    “嗯嗯”
    不远处一个戴着帽子的小贩手里抱着糖葫芦棍上面扎满了一颗一颗的红色糖葫芦。
    法海穿过拥挤的人群,一只手护在胸前,生怕别人挤到了这修为甚浅的小蛇。
    和尚为她买了一串,就这样拿在手里,绕过了热闹的集市,拐进一条小胡同把蛇妖放了出来。
    小青蛇瞬间化成了一亭亭玉立的姑娘,苏歆迫不及待的从他手里拿了过来,咬下了一颗。
    刚入口,她就皱起了秀眉,酸,甜味较少。
    “不好吃?”一声温和平淡的声音传到耳边。
    苏歆寻声抬眸,对上了和尚那双漆黑的眸子,笑笑,“我给你尝尝”
    她的笑容妩媚,姣黠的眸子饶有兴趣的盯着他,法海就知道她又没安什么好心思。
    下一刻,蛇妖柔软的身子就贴了上来,揪着他的衣领,踮起脚尖费力的堵上了他的唇,想将红色的山楂送到他的嘴里,奈何男人一张薄唇紧闭着,就不给她机会。
    即使他们二人身在狭小的胡同里,并没有人,可出了这条胡同就是热闹的集市,被人看到不好。
    苏歆自然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她就是要把他所谓的贞操顾虑打掉,蛇妖睁开了眸子,二人对视着,和尚紧皱着眉头。
    一双小手抚上了他的腹部,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滑,苏歆用手指不停的隔着衣服挑逗,眼见就要到那处了,她用舌尖顶了顶那块山楂,示意男人张嘴吃下去,否则她可不管什么羞耻,直接在这伺候他。
    法海抿抿了唇,眉眼温和了下来,一双大手钳住了她柔软的小手,揽过她的腰肢,微启唇一口咬了过去,故意咬到了苏歆的嘴唇。
    随后缓缓推开了她,将那糖葫芦含在嘴里咀嚼,酸酸的,外壳带些甜,像她一样...
    苏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是有些疼。
    “这才对嘛,好了和尚,你来这是有事要做的吧,我们快走吧”
    女人拉着他衣袖的一角,转眼间,就换了一身装扮,同样是青色,只是朴素简单了许多,发鬓也梳成小姑娘般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小家碧玉。
    “和尚,好看吗?”
    苏歆又顺势转了一圈,开朗的冲男人咧嘴一笑。
    很美,很美,他在心里轻声道。
    “嗯”法海轻睨了她一眼,嘴角掩不住的上扬,脸上尽是宠溺。
    男人抬脚就往前走,苏歆赶紧跟上,只拉着他的衣角,保持距离,就如她所说,外人面前,她就是个跟着修行的小妖。
    “城里有一经商的大户人家,府邸的男主人已经卧床了半个月,身体日渐虚弱,有气无力”
    “他的几房太太寻了不少名医于事无补,便认定是邪祟,请本座过去除妖”
    法海边走边对她讲来这的缘由,嘱咐道。
    “妖?”苏歆不解,一脸疑惑的撇过头看她。
    和尚轻嗯了声,两人已经走到了这家府邸大门口。
    门前空无一人,整间府邸寂静的很,阴森森的甚不正常。
    “怕是个道行不浅吸人阳气的妖怪,多留点心保护好自己”
    法海一脸认真的对她说,随后敲门。
    一个小厮满脸愁容的拉开了门栓,看到了法海如看到救星一般连忙开门,弯腰迎着他进门。
    法海双手合在胸前微微点头。
    “法海大师哟,可把您给盼来了喽,我们夫人在正厅直等着您呢,小的这就带您去”
    那小厮在前面带着路,嘴里不停的叨叨。
    苏歆进了这府里,就蹙着眉掩着鼻子,一股狐骚味儿。
    这府邸可真大,病了的老爷挺有钱,她左瞧瞧右看看,还是法海咳了声,苏歆这才屁颠颠的跑到他身边,听着小厮发牢骚。
    “我们府里现在是冷清了,老爷病了,都是说有妖怪,走的走散的散”
    “府里一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在老爷病倒后,一个个跟过了病气一样,相继头昏眼花浑身无力,瘫在床上,但女家丁都没事,可真是邪了”
    “来,大师,这边请”小厮伸着手领着二人绕过一间间房。
    “大师,您可一定要揪住这妖怪啊”
    “贫僧定尽其所能”
    一行叁人总算来到了正厅,一面容憔悴,穿着大气的中年女人坐再椅子上,手指按着太阳穴。
    “大师来了...”
    她的声音如同枯木,想是过度劳累,没休息好导致。
    法海一同往常微微颔首,语气清冷“张夫人,可否与贫僧讲讲前后发生了何事”
    这位举止优雅,长相却一般的张老爷正房夫人张大夫人,刚欲开口,就被后方传来的一声尖薄,埋怨的年轻女子给打断了。
    女人身穿艳丽的衣裳,头顶不知戴了多少首饰,花孔雀一只。
    “哟,大师来了”
    苏歆定睛看了看,啧啧,长的不错,是她心中妖娆小妾的模样,只是比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再加上脸上的脂粉过于厚重,整个人显的俗了不少。
    小妾一进门就注意到了苏歆,那时还没看到脸,她觉得自己的身段够好了,没想到这小姑娘比她更甚,女人的嫉妒心一下就上来了,但心里想着,说不定长的丑。
    苏歆算是看清了府中的地位,怕是张夫人年老色衰,张老爷子是个色批,就找了这小妾,他病了后,小妾怕是更加专横跋扈。
    这张夫人也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柳妹妹,这是法海大师”张大夫人掩掩嘴,皱着秀眉,轻咳嗽了声,还算客气的轻说道。
    小妾才不管什么大师不大师的,苏歆的容貌着实让她嫉妒了一把,即刻无视在场的所有人,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直盯着苏歆。
    法海对于她赤裸裸的眼神显然不高兴了,伸出手臂挡了挡苏歆,把她往身后揽。
    “这位施主是...”
    小妾回了会神,立马装作忧愁,伤心道“奥,奴家是老爷心尖上的人~大师可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爷啊,老爷如果走了,我也就不活了...”
    张大夫人在一旁叹了口气,想必是无奈她这失礼的举动。
    这戏还没装足,她就立马娇怯的指着苏歆轻声道“大师,不知这位小妹是?”
    法海又把她往后揽了揽,一脸护崽的模样“这是跟着我修行的小徒儿,名唤小青,怕生,让张夫人见笑了”
    和尚直接略过小妾,看向张大夫人介绍道。
    小妾的脸刷一下就变了,难堪极了。
    苏歆忍不住偷笑,作势拉拉和尚的衣角,一脸害羞“张夫人好...”
    嗓音娇软,像没出过门的小姑娘。
    男人的眉头皱了皱,这蛇妖,何时在他面前如此听话像个姑娘样。
    张大夫人“小青姑娘啊,今晚二人先在这住下吧,吩咐人再给小青姑娘另收拾一间厢房”
    苏歆听后拽了拽法海的衣角,连摇头,“夫人不用了,不用麻烦,我和师父一间就行,我们晚上修行打坐,我...我怕”
    张大夫人听后显然有些为难,她听说过修行之人是无需睡眠的,可毕竟男女有别,这...
    “麻烦了张夫人,我这徒儿修为不够,得我在旁边看着”
    苏歆一直在偷偷掐着男人的胳膊,法海紧珉着的唇蠕动了几下,开了口。
    天色已晚,一行人先回了厢房,法海告知张大夫人今晚所有人不可出门无论任何声响,因为...,这妖寻着他的气息会自己出现。
    到了屋子后,苏歆直接躺到了床上,今晚的饭菜还蛮好吃的。
    “和尚~来”
    女人侧躺着,手掌托着下巴,隔着床铺的帷幔,她完美的腰线一览无余。
    法海坐在对面的垫子上,一动不动。
    苏歆一骨碌坐了起来,抱怨道“臭和尚,我们说什么了,只你我二人时...”
    “本座记得”
    “那你过来躺嘛~想你抱着我睡~”
    话音刚落,那抹白色的身影就站在了她面前,苏歆坐在了床沿,需要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可下一刻,男人就压了上来,将苏歆压倒在床上
    “和尚...,嗯...唔哼”
    法海搂着她的腰肢托着她的脑袋,直接堵住了她的嘴,滑腻的大舌溜了进去,拼命汲取她的蜜津,房间内传出渍渍水声,谁能想到一个和尚在强吻女人。
    和尚似是在品尝她,轻轻吸允她的唇瓣,一边将女人的外衫脱下,仅剩晚上穿着睡觉的内衣,随后松开了那娇艳欲滴的红唇,苏歆勾着他的脖颈,一脸欲求不满。
    男人替她拉了拉被子,又将自己的外套褪下,两人一同进了被窝,苏歆的唇在他的下巴处不停亲吻,啃咬,用那丰满的双乳挤压他的胸膛,一条腿也不闲着直用膝盖蹭着他想要抬头的巨龙。
    怀中这样一个美人儿,还这么主动,法海要是没反应不想要,那他还真就不是个男人了。
    法海的喘息越来越粗重,他已经尝过女人的味道了,说没那欲望是不可能的,他极力压抑着自己,在禁忌的边缘来回徘徊。
    “和尚~你硬了”
    女人那如银铃般的笑声传到他耳边,让他解开了束缚,法海一个翻身而上压住了她,喘着粗气,俯身在苏歆的颈窝处用薄唇摩挲,牙齿轻轻咬她。
    凑到她的耳蜗处,声音低哑道“妖精,本座这就给你”
    苏歆被他这么一撩,心里扑通扑通的,哇塞,好性感,好帅啊,女人不争气的耳根红了红。
    法海把她痴迷的眼神都看在眼里,难得露出了一抹笑容,还是坏坏的那种。
    “前戏免了吧和尚...快进来”
    女人的一双眸子尽是欲望,急得马上要哭出来似的,一张娇俏的脸蛋别提多媚人了。
    法海现在就想肏她,什么也不管了,这女人真是要他的命。
    苏歆大敞着腿,待巨龙就要释放出来时。
    一声妖媚绵长,带着些回音的瘆人女声传来。
    “法海...你竟也会动凡心...女人的滋味如何...你还守你的清规吗”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