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线仙机

第一章 涅火重生

作者:月下箜篌      字数:5816

    暴雨如注,条条银色的雨线从乌压压的天际砸落下来,无情的冲撞着地面上艰难行走的小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约莫十岁左右,背上还背着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小女孩儿,尽管在泥泞中走的异常艰辛,好几次摔倒在地上,他都立刻爬起来重新背上女孩儿再次前行。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小男孩儿侧头担忧的看了一眼枕在他肩膀上那张乌青色的小脸,眉头重重的蹙了一下。

    倾盆的雨水将小女孩儿的脸冲刷的没有一丝血色,她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鼻息若有似无。

    “安云,安云,快看,前面有屋子,我们可以进去避雨。”小男孩儿突然欢喜的叫了起来,抖了抖肩膀,似乎想叫醒背上的小女孩儿。

    他喘着气看着前方,模糊的视野里,漫天银色水线里出现了一小片灰影,看形状像是一座寺庙。

    女孩儿一声未吭,他再次侧头,脸颊和她的额头一碰,心里突然惊慌起来。女孩儿的额头没有一丝温度,竟比天上的雨水还冷,冷的像是寒冬的雪。

    男孩儿只觉得心头堵得慌,有一种让他感到无比害怕的预感不住在心头浮现。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他讨厌这种让人绝望的感受。

    他突然奔跑起来,在漫天大雨中,在湿软滑腻的泥泞路上,背着无知无觉的女孩儿,奔向前方那片朦胧的灰影。

    只有用尽全力的奔跑,他才不会去胡思乱想,才能暂时甩掉脑海里让他无比害怕的想法。

    “安云,安云,你说我们要一起活下去的,我也答应了你爹娘照护你的,你不要睡了啊,我们快到了。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他一边跑一边碎碎念叨。

    终于,男孩儿看清了那片灰影,果然是一座庙,只是破旧不堪。庙门早已不知所踪,门匾斜落,依稀能看清上面写着山神庙三个字。

    推开门,腐闷的气息传来,地面上灰尘积压,屋中蛛网密布。屋顶显然已经许久没有翻修,到处都在漏雨。供桌前的山神像缺了个头,神像旁边的青铜长明灯居然还亮着,发出青幽幽的亮光,照在供桌上端正摆放的山神头颅上。

    山神头颅脸上带着笑,两只眼珠子盯着踏进庙内的男孩儿,背后是无头的神像,此情此景,让人毛骨悚然。

    男孩儿打了个寒颤,飞快的移开视线,不去看供桌上的石刻头颅,找了个没有漏雨的角落,把背上的女孩儿放了下来。

    女孩儿木偶般躺在地上,男孩儿用手拍了拍她的脸,见她没有反应便抓着她的肩膀用力摇晃起来。

    半晌后,他颓然坐倒在她身边,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渐渐失去了光彩……

    突然,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着一边用力的去摇晃女孩儿的身体,嘴里大声的叫着女孩儿的名字:“安云,安云,安云……”

    叫声里满是惶恐,满是绝望。

    女孩儿乌青的脸随着他的摇晃左右摇摆,青铜长明灯幽绿的光线落在她脸上,光影斑驳。

    痛……

    好难受……

    安云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混沌之中,看不到一丝光亮,找不到半点出路,整个人完全迷失在寂静无声之处,如同被世界放逐到了被遗忘的废墟。

    浑浑噩噩中,她只觉全身无一处不痛,撕心裂肺钻肠刻骨般的剧痛。她痛的想要大叫,却怎么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能在这一方遗失的黑暗空间里载浮载沉。

    “安云,安云,安云……”

    谁?谁在叫她?

    那个声音很遥远,却在这寂静的空间内无比清晰。她茫然的寻找声音的来源,然而怎么也找不到。

    “安云,安云,安云……”

    那个声音还在执着的继续,她开始急切起来,四处寻找。

    忽然,前方有一点亮光闪现,小小的如黑夜里的萤火虫,时隐时现。

    呼喊她名字的声音似乎就在亮光那边。

    在绝对的黑暗中,这点光亮已然够了,对于**在黑暗废墟中早已忘记了时间的安云来说,再没有比这更大的惊喜。

    她努力的向着这点幽绿的光点前行,速度缓慢如蚁,但却一刻不停。

    不知在黑暗中爬行了多久,她终于到了。

    那一点莹莹的亮光带给她一丝久违的温暖,她满足的发出一道无声的喟叹,张开双手,像一只扑火的飞蛾一般扑向了光点。

    ******

    “嗯……”低低的闷哼声从女孩儿鼻端传出,轻的几不可闻。

    正在嚎啕大哭的男孩儿像被雷劈中般顿时僵住,片刻后,他呆呆的低下头,眼神茫然的看向女孩儿的脸。

    安云幽幽的睁开双眼,入眼便瞧见一双小鹿般漆黑湿润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那双眼睛中盛满了惊喜、茫然、怀疑、难过、不知所措等等复杂的情绪。

    她愣了愣,头稍微后仰,将视线拉开一些后,才发现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长的虎头虎脑,圆圆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泪水,像是刚大哭过了一场,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两颗泪珠。

    “小……”她刚想说话,却发现嗓子又痛又干,不由咳嗽起来。

    男孩儿眨巴眨巴眼,挂在睫毛上的两颗泪珠儿随即掉落,忽然“哇”的一声再次哭了起来。

    安云吓了一跳,连咳嗽都忘了,见他哭的厉害,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饶是她活了五百多年,却是第一次遇到小孩儿哭闹的情况,竟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皱着眉忍受了一会儿他的魔音灌耳,见他没有半点要消停的意思,安云只好哑着嗓子艰难道:“你哭什么?”

    她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小男孩儿哭的更加大声,不仅哭,还一把将她从地上捞起,抱在怀里边哭边叫道:“安云,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死了,呜呜呜……”

    “咳咳咳……”

    小男孩儿也不知是太过激动还是天生力气极大,抱着她都快喘不过气来,可怜她一个堂堂的金丹后期修士,居然挣脱不开一个小孩儿的拥抱。

    好不容易手忙脚乱的从他怀里挣脱开,安云赶紧离他远了几分,双手支起挡在身前,疑惑的看着他问道:“小孩儿,你认识我?”

    他知道她的名字,又对她这般亲近,必然认识她的,但她明明对这孩子没有丝毫印象。安云苦思不解,她记忆中似乎没有和哪个小孩儿关系如此亲近。

    男孩儿脸色一变,惊疑的看了她一眼,伸出手向她额头探去。

    “你干什么?”安云躲开他的手,生怕再被他来个熊抱,这条老命可就交待在这儿了。堂堂金丹后期修士被个孩子抱死,这名声传出去足以让整个修真界震动。

    “安云,你、你不要吓我……”男孩儿表情都快委屈的哭了:“我是齐昊,你忘了吗?我们是一个村的,一起长大的。”说着,又要用手去探她额头。

    齐昊?一起长大的?

    安云打开他的手:“胡说,我都五百多岁了,你最多不过十岁,怎么可能一起长大?”

    齐昊一急,眼眶顿时又盈满了泪,带着哭腔道:“安云,你、你真的生病了,可能脑子被雨淋坏了。你也十岁呀,我们同一年生的。你哪有五百多岁,你又不是老妖怪。”

    想到自己一路辛苦把她背进庙里,还哭那么久,她竟然把自己给忘了,忍不住再次哭道:“你没良心,居然把我给忘了,枉我对你那么好,呜呜呜……”

    忽又想到她只是淋雨生病了才不记得自己,齐昊连忙又控制住哭泣,抬头看着她安慰道:“安云,你别怕,我不会不管你的,你只是生病了,我会找大夫治好你。”

    安云哭笑不得,看着齐昊脸上神色一派认真,当真搞不懂是他病了还是自己糊涂了,只好敷衍的说:“好好好,谢谢你,我记得你了,你叫齐昊。”

    她感到有些冷,低头看了看身上湿透后看不出颜色的破旧衣衫,又看了看齐昊的,问道:“怎么我们全身都湿了?”说着站起身,边走边环顾四周。

    这个地方透着古怪,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奇怪的小孩儿,破旧的衣衫,废弃的山神庙……

    难道是无意中闯进了什么幻阵?

    好厉害的阵法,简直毫无破绽,和真实环境一般无二,自己修道以来便一直精研阵法,竟然也看不出这是什么幻阵。

    齐昊也随她站起来,指了指庙门外密密麻麻的雨线:“路上突然下起大雨,路滑,你摔晕过去了,我把你背到庙里来的。”

    “哦,谢谢你了齐昊。”安云转头朝他笑了笑,笑意却突然僵在脸上,脑海里如有重重闪电劈过般一片空白。

    原来齐昊跟着她的脚步走在她身后,她转头,却发现自己竟然需要仰头看他。她抬起手,看着自己瘦弱的手臂,小小的手掌……这分明是小女孩儿的身体。

    安云深吸了一口长气,抑制住心头的震惊,闭目双手掐诀,暗自运转灵力。片刻后她睁开眼,眼神惊骇——她的丹田中没有丝毫灵力。

    “安云,你没事吧?”齐昊神色关切的问道。

    这恐怕不是幻阵,幻阵不可能让她知道是谁的情况下,还能改变她的身体,禁锢她的修为。这与天道法则不合,是绝不可能的事。

    那么……

    安云愣愣的看着齐昊担忧的脸,脑海里闪过他刚才说过的话。

    “我们同一个村的,一起长大的。”

    “你也才十岁,我们同一年生的,你哪有五百多岁?”

    “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死了……”

    ……

    这么说,自己真的是齐昊认识的那个安云,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同伴。

    那么,那个修道五百余年,历经艰辛才得成金丹大道的自己又是谁?

    *******

    新书上传,希望新老朋友们能多多支持,顺手投个推荐票,点一下收藏,万分感激中……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