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线仙机

第八章 十年之约(下)

作者:月下箜篌      字数:3914

    “谈完了吗?”姚文玉一直用神识锁定两人,见两人谈的差不多了,再次落在两人面前。

    不怪姚文玉把齐昊看的紧,这次就出了齐昊一个好苗子,其他宗门弟子各个都虎视眈眈,由不得她半点放松。要是齐昊不肯自愿跟她去青云门,其他宗门便有理由招揽,她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止。

    “谈好了,你带他走吧,以后拜托姚师姐关照齐昊。他性子单纯,很多事情要请姚师姐多加提点。”安云转头朝她说道。

    “你放心吧,他是我的师弟,我自然会护着他。”姚文玉总算放下心来,见齐昊眼神担忧的看着安云,思索片刻后,从手腕上褪下一个碧绿名贵的玉镯递给安云:“安云妹妹,我看你倒是个伶俐人,只是年纪太小,难免让师弟担心。这样吧,你拿了我玉镯去文风国国都大梁,我的父亲是文风国的首相,只要看到你带着我的玉镯,必然会尽心照料你。”

    说着,她转过头,朝齐昊说道:“师弟,有我姚氏一族护着安云,你可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们十年之约也不必在这通天城了,十年后你去文风国首相府寻安云便可。”

    她一点也不担心十年后齐昊真的会和安云成亲,修道之人,一旦踏上这条路,心境日益变化,会逐渐与俗世便一刀两断,不管他愿不愿意。

    安云皱了皱眉,知道这是姚文玉借机施恩于齐昊,让齐昊欠她一个人情。安云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齐昊莫名的欠姚文玉人情,但见齐昊一脸欣喜的对姚文玉道谢,又想到自己的确没有俗世生活的能力,也只能接受了这个安排。

    十年后,让齐昊从自己前世留下的法宝中,取一件给姚文玉,还了今日的人情便是。

    “也好。”安云接过玉镯,转头对齐昊说:“十年后,到文风国首相府找我。”

    “嗯。”齐昊用力的点头,眼神坚定。

    姚文玉祭出彩云绫罗,站上去后有伸手将齐昊也拉了上去,两人驾着绫罗飞上了天空。几人都没有注意到,安云接过那只品相不凡的玉镯时,落在不远处几个目露凶光的男人眼里。

    其余修士和这次挑选出来的合格者早已等在空中,齐昊还见到了先前拿着乌金小令嘲笑过他的年轻公子,正朝他鄙夷的笑。

    见两人飞了上来,白乐池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流云真人,随手一挥,告示墙上贴着的众仙家告示飞回他手中,说道:“众位师弟师妹,此事已了,回山复命吧。”

    一行人驾着五彩霞光奔向天际,空中只隐约传来齐昊的声音:“安云,你要等我……”

    流云真人看着众修士离开的方向,眉头蹙了蹙,捋须的手第一次停了下来,暗想:上汤宫果然不愧是青冥十三宗之首,门下弟子各个都不同凡响。白乐池已经起了怀疑,要是不跟他们一起回山,他很可能将今日的事报告给上汤宫,引起他师父的怀疑倒是一件麻烦事。

    想到这里,流云真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城楼下的安云,猛的揪了揪白须,暗叹:罢了,反正也等了这么多年,不急在一时。

    他伸手向下一弹指,一道隐蔽的神魂印记鬼神不知的落在安云身上,接着脚下的飞剑赤光大放,追着先前的修士队伍而去。

    安云只觉一阵微风吹过,额头一凉,抬头看时,天空只剩几朵白云悠悠。

    她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周围的人群渐渐散开,刚才还热闹非凡的通天城,突然安静下来。

    既无仙缘,众人也没了留在通天城的理由,开始采办回家路上所需的干粮等物。

    通天城治安甚好,安云便在城里随意找了个墙角坐了一夜,第二日跟着一队人向着城门走去。这些人看穿着打扮应是各地赶来撞仙缘的穷苦百姓,没有马匹车辆代步,此刻神情沮丧的走在路上。

    安云也没有钱,姚文玉虽给了她随身玉镯,却没有给她银子。金银俗物,在修道界没有任何用处,姚文玉当然不可能随身携带。这只玉镯应该是她从小带到大的,才一直未取下。

    玉镯关系到安云以后的生活,她也不可能当真拿去换钱,索性跟随这批穷苦百姓,走去文风国。

    出了城门后,官道上挤满了人马车辆,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呼喝声。安云小心避开了官道上横冲竖撞的马屁和车辆,如今她只是*凡胎,又没钱没势,只好继续低头做人。

    求仙的人群来自五湖四海各个国家,一路上人群不断的分流,各自朝着自己的故乡方向返回。安云一直的是一个十几人组成的队伍,带队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姓赵,其余人大多和他是一个村的人。

    队伍里还有一个人披头散发的老乞丐,身着破烂的衣衫。一路从不说话,似乎是个哑巴,只低头和安云一般跟在赵姓老人一行人身后默默地走着。

    赵老伯心善,休息时总叫人分些干粮给安云和老乞丐果腹,一路上两人才没饿死。

    “丫头,再往前就是诸国了,我们是诸国人,和你不同路了。你要去的文风国在诸国以南,还要穿过晋国、唐国和吕国,有很长的路啊,你一个小姑娘上路怕是有些危险。”赵老伯对安云说道。

    安云低头看了看分叉的两条大道,恐怕自己只能独自前往文风国了。她朝赵老伯真诚道谢:“赵伯,多谢你这半个多月来的照顾,赵伯不必为我担心,我会小心的。”

    赵老伯摇摇头,不在意道:“小事一桩,不值一提。可惜这路上没有碰到其他到文风国的人,不然你与人结伴同行,我也放心不小。”犹豫了一下,他看向身后,语气担忧:“看到我们身后三四里处那几个人没?我发现从出城起,他们似乎就一直在我们身后,又不靠近,却不知什么原因。”

    安云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远处果真有几个人影,淡淡一笑道:“可能是过路人吧,赵伯不必多虑,我一无所有,没什么好让人惦记的。”

    “但愿如此。”赵老伯一想也是,不再多想,叹了口气吩咐一个后生侄儿取下一个包袱,递给安云:“丫头,这里有一些干粮,你带在路上吃,好歹能充充饥。”

    安云谢过,俯身接过包袱,看着一行人渐渐消失在眼前。她转过身,正打算朝另一条路走时,却莫名的发现老乞丐并没有跟着赵伯走,反而一直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安云。

    “……”老乞丐。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安云见老乞丐没有开口的意思,搞不懂他什么意思,索性不理他,迈步向前走去。

    她一走,老乞丐也跟着挪步,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安云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皱眉停了下来。她停步,老乞丐也随之停步,离她的距离始终不远不近。

    两人再次对视了一会儿,安云犹豫了一下,试探道:“你想跟我一起上路?你也要去文风国?”

    老乞丐看着她,不点头也不摇头。

    安云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回答,想到他多半是个哑巴,十哑九聋,估计也听不见自己的话。可能是见她也是一副小乞丐打扮,这老乞丐便把她看做自己人,自动跟了上来。

    见老乞丐面黄肌瘦,竹竿般的身体像是一阵风都能吹倒。她考虑片刻后,估摸着他威胁不了自己安全,摇摇头:“好吧,那就一起吧,一个人走路也挺无聊的。”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