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一线仙机

第十二章 剑意门人

作者:月下箜篌      字数:3252

    老乞丐挥挥衣袖,神情凝重的向青冥山看去,半晌后轻哼一声,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安云。

    安云扯了扯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老伯伯,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老乞丐似笑非笑的眯着眼看她,并不说话,只把她看的毛骨悚然时,才冷冷的开口:“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连老夫都看不透你的来路?”

    安云心里咯噔一下,强笑道:“老伯伯说的是什么话,安云听不懂。我不是说过吗,村子里遭了灾祸,爹娘去世后,我一路流浪至此。”

    老乞丐神色一冷,厉声道:“满嘴胡言乱语,一个十岁大小的流浪女孩儿,如何会使太玄门初级剑诀?又如何拥有筑基期神识,且能神识御剑?你真当老夫好骗不成?”

    安云沉默不语,的确,自己一路上的行为都落在老乞丐眼里,没法抵赖。这倒也怨不得她,她一直很小心,从不在修士面前暴露神识,却没料到老乞丐扮猪吃虎的本事登峰造极,让她根本没有产生任何疑心。

    想来也是,修真界几乎人人都十分重视在乎的身份。即使下界修行或是游历人间,往往伪装成普通人,或游方道士或悬壶名医,甚少有人自毁身份伪装成乞丐遭受凡人白眼侮辱。

    可这老乞丐偏偏如此行事,要么是他性子怪异,要么就是他有不得已的理由。

    若是性子怪异还好,但若是其他原因……无论是什么原因,他今日既然在她面前暴露了身份,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她。

    老乞丐见安云不吭声,又道:“若说你是同道中人,可身上毫无灵气。在通天城八极测灵阵内,也没有测出灵根潜质,这倒是怪了。我原本以为你是某个同道元神夺舍了这小女孩儿身体,然则元神夺舍需要身具灵根的身体,才能容纳修士的元神。你既然没有灵根,那便不可能夺舍。而且,你保有神识,但这具身体明显不是修士的身体,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他仅盯着她,眼神锋利如刀:“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安云知道他的修为不比她前世低,见识过人,瞒不过他,只好叹道:“我告诉你怎么做到的,又能如何?莫非你愿意放弃自己的苦修得来的修为,反而去寻一个没有灵根资质的普通凡人夺舍?”

    老乞丐一愣,好半晌没有反应。他原本的确想从安云这里知道方法,伪装成普通人难免会不小心露出破绽,如果变成了真正的普通人,执法堂就再难寻到他的踪迹。

    但这异想天开的想法被安云一句话便轻轻戳破,让他顿时满心沮丧。

    是啊,谁愿意自己经历无数次艰险机遇才修来的修为一朝散尽?并且还是主动散去修为成为一个凡人?那此生修道又是为何?那不就是违背自己的本心吗?违背本心,心魔既成,注定将走火入魔坠入万劫不复之境。

    老乞丐越想越觉得可怕,额上竟浮出一层冷汗。

    他看了安云一眼,安云一直淡淡的注视他,像是静静等待他抉择似的。

    “走吧。”老乞丐摇摇头,从安云身边走过,背对着她说道。

    安云并不挪步,轻声问道:“去哪里?”

    “随便哪里都好,再不走我们就走不了了。”老乞丐停下脚步,不回头的说道。

    “我只是一个平凡人,和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若要走,尽可自行离开,不必带上我,我的目的地是文风国大梁城。”安云说道。

    “哈哈哈哈……”老乞丐发出一阵不知是讥是讽的笑声:“就算你真的是平凡人,但从流云那奸贼在你身上留下神识印记那一刻起,你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什么意思?”安云皱眉。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跟在你身后?”老乞丐说道:“在通天城时,流云暗中在你身上留下一道神识印记。我不知道原因,但流云此人阴险狡诈,无利不起早,做每一件事都有他的目的。所以你在我身边,也能宁他投鼠忌器。”

    安云闻言大惊,脑海里浮现出通天城那位凌空而立,身着朝云宗道袍的中年修士,她身上他人下了神识印记,她却一直毫无所觉,这还了得?

    暗运神识,安云将自己从头到脚仔细查看了一番,却没有发现分毫异状。她并不怀疑老乞丐会对她撒谎,因为他根本没有必要骗她。

    “你不用枉费力气了,天道盟的神识印记十分隐蔽,要想祛除流云的神识印记,除非你的修为高过他。”老乞丐瞟了她一眼,冷笑着说道。

    安云闻言放弃了无用的查探,若是前世,金丹境界的修士休想在她身上留下神识印记还不被她发现。然而此生,她只是一个平常女孩儿,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保留了几分神识。

    实在想不通流云为什么在她身上留下神识印记,她索性不再去想,轻叹道:“那就走吧,”

    实力为尊的修道界,金丹修士伸伸手指就能灭她千百次,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安云想的通透,对老乞丐威胁拿她当人质的话语没什么太大的抵触,形势不如人,也没办法。

    老乞丐脸上闪过一丝惊奇,对安云如此配合反倒有些吃惊。他嘿嘿笑了笑,当先在前面走着,一边走一边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安云低着头,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听到他的问话,皱眉道:“你根本就不信我,又何必问?反正说了你也不信,我也不用浪费口舌。老伯只需晓得我叫安云,又的确是一个平凡女孩儿就是了。反倒是老伯你,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老乞丐离奇的沉默下来,久久没有开口说话,崎岖的山路上,只有两人或轻或重的脚步声此起彼伏。

    安云本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却突然开口,语气萧索:“已经很久没有人问过我的名字了,我很很长时间不敢告诉别人我的名字。”顿了一下,他怅然叹道:“我叫华天霄,剑意门第三十五代门人。”

    剑意门?

    安云抬起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前面那个萧然的背影。剑意门,这个奇怪的宗门居然延续至今?那么华天霄,便是这一代剑意门唯一的门人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