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综神话]问道太初

第12章 龙女

作者:姒尹      字数:5407

    银白色的剑光自指尖透出,向着供桌上的神像席卷而去。

    薄弱的神光亮起,代表着对这龙女的信仰尚还留存,未完全散去。但也不过强弩之末,只是抵挡了一瞬,便在那剑光的侵袭下层层的破碎开来,化作烟粉。

    泥塑木雕的神像层层剥落,有金灿灿的光芒自那内中露出。却又很好的被敛尽在这方寸天地内,不曾透出这破烂的庙宇分毫。

    心思转动之下,江宁对此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一则,此间之事,并非他的力量可以阻挡,便是他想要做出些什么也得先行问过这叫容楚的男子,看他手中之剑、究竟是应还是不应;二则,他倒也想看看,那女郎青离口中所说的、可以让他们离开这末法之世的,又究竟是什么。

    这金灿灿的光芒并没有持续很久,也许是因着那主人已经离开得太久;也许是这剑修男子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指的威力太过强大;又也许,是这末法之世的缘故。

    看不清面目的龙女雕像渐渐褪去了那泥塑木雕的皮相。莹莹的宝光流转间,有一着了宫装,长发高挽的玉雕龙女相自内中展现开来。

    并不见多少的神圣华美,反而周身,为那轻愁哀怨所笼罩。黑曜石做的瞳孔中的情感,分外难明。

    栩栩如生几类生人,仿佛不经意间,便会活过来一般。

    双手持着一玉案,而在那玉案上,有似绢非绢、似帛非帛的明黄色卷轴。宝光隐隐,散发着某种玄奥的气息。

    修长如玉的指尖探出,好似混不阻碍般自那流转的光晕间穿过,触摸到那卷轴。

    可江宁分明是看到,有什么极细小的利芒在那指尖接触到的卷轴时,刺入那人的手掌。

    “此物乃是一卷道书,也是在此方世界、这末法之世,你唯一所能修习而不会为这末法所影响的东西。”

    神色不变,面无表情的将那卷轴取出,随手抛掷于江宁胸前。眼见着白玉龙女像化作烟粉,随风逝去,容楚方才继续道:

    “学还是不学,全凭你个人意见。只不过这位龙女身份非凡,身上有大因果,你若是学了,日后便需得承担这因果。若不然,终生难有寸进!”

    缱绻的眉目间,呈现出丝丝缕缕讥嘲的神色,顿了顿,容楚方才以一种极为讽刺的语气继续道:

    “你也莫要存什么侥幸,若没了天机遮掩,只怕你一出此方世界便会为人擒住,抽魂夺魄,自然,也就无需了了这因果。”

    因不生,果不起。

    世间之事,有因有果本就是寻常。便是那昔日封神榜上,又有几人,是真心乐意上去的,不过,是一段段因果算计罢了。这剑修容楚说得倒也是不曾有半句虚言。

    只江宁这人,轻易不应承别人什么,更多的时候,都是沉默着或者将话题扯了过去。可一旦从本心里应承了,却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要继续撞的。

    老道士陈抟一生求道,临死,却落得个与草木同枯朽的下场。江宁受其恩惠,得其眷顾,自然,是不愿轻易拂了他的心意的。

    更何况,在亲眼见识了容楚这乘风御剑的手段后,再想去过那平静的日子,也是唬人。江宁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像前世那般,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最后,便是连怎么死亡怎么到得这世界的,也不清楚。

    更何况,他从容楚的话中,敏锐的察觉了丝丝不同的信息:

    若没了天机遮掩,只怕是他江宁一出此方世界便会为人擒住,抽魂夺魄。自然,也就无需了了这因果。

    可要是有了这天机遮掩呢?

    又或者,有可以躲避天机探查的物什。

    这样的东西,虽说尚未正式接触过修行的世界,可江宁知道,一定是有的。

    手忙脚乱的接了容楚抛过来的卷轴,江宁并没有心急火燎的去看、修行这其中的东西。而是郑重其事的对着容楚施了一礼,谢过他将此物相赠,方才继续道:

    “虽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可江宁终不过一区区凡人。纵使身处宝山,得了无上功法,却也由于见识所限,无法融会贯通。更何况,修行之道艰难,江宁幼时,也曾看了不少的道家典籍,可要说知晓,却也不竟然。”

    言毕,恭恭敬敬的俯首为礼,言带恳求道:

    “江宁愚笨,容公子若是不弃,不妨收下我这蠢笨徒儿可好?”

    竟然是有心,拜这剑修男子容楚为师。

    只不过,相较于那位已是颇具名臣之姿的张咏张知州,这白衣仗剑的青年男子容楚,委实太过年轻。那口中的先生前辈二字,却是怎么也叫不出口。

    只江宁却也知道的是,修道中人,容颜调整,驻颜有术,却也并不稀奇。比若那老道士陈抟,虽然看着是那么一副随时都要断气的模样,可实际上比谁都更为康健。虽然那人现在已是真正的,离开了这世界。

    低迷的情绪只是一瞬间,那叫容楚的男子却并未及时的给予任何答复,只是以指尖摩动着腰间剑柄,良久,方才淡淡的道:

    “我之道,并不适合于你,亦不适合这诸天万界中的任何人。所以,终此一世,我不会收下任何人。”

    淡淡的话语,好似风过无痕,江宁却敏锐的从中听出了丝丝不同的意向。更抓住了,点点不同的信息:

    诸天万界吗?

    这是江宁第一次,由别人的口中探得关于这世界、或者说这宇宙的只鳞片爪。

    不是古老传说中的九州大地;不是佛家教义故事里的四大部洲;也不是后世人所探得的各个星系。而是,诸天万界吗?

    便若那大三千、中三千、小三千,三千世界的诸天万界吗?

    还是说,这其中,又有什么其他的不同与变数?

    一切都在等待着他的揭晓与探知,而这一切的前提是,离开这末法之世。

    主意既定,却又听得那厢,容楚抿了唇,继续道:

    “至于这修行中所遇诸多阻碍,及些许常识,你可去寻青离,她自会为你解惑。”

    却也是半点也不曾提及,他自个在其中的作用与的打算。

    江宁也不是追根究底之人,知道这男子秘密众多,却也不愿与人分享、使人打扰。因而也只是告了罪,收起了那卷轴,道:

    “既然如此,却是江宁孟浪,只是不知,接下来又当如何?”

    在江宁的猜测里,此处既然是女郎青离口中,龙女离开此方世界之前最后遗迹所在。也是朱提女王梁利醒来之后,必将瞻仰的地方。那么在容楚将其损坏之后,所面临的选择,便只有两种:

    要么,避开梁利,在其尚不及到来之前,远远离开;要么,守株待兔,等待着梁利的到来。

    “你自行参悟,此卷道书,我为你护法便是。”

    随手打出一道剑气,容楚答非所问的道。却也是对江宁所提问题的最好回答。果然,是要守株待兔吗?

    也不避讳,大大方方的寻了一处尚显干净宽敞明亮的地界,以袖扫了扫其间的灰尘,坐于其上,将那道书摊开来,饶有兴趣的开读起来。

    只江宁所不曾料到的是,这卷轴外表看着玄妙,更隐隐有尊荣华贵之气流转。拿之在手,亦无丝毫的重量。可甫一摊开,便有陌生而玄奥的字迹,化作流光,在思维尚未及反应过来之时猝不及防的钻入了脑海。

    惊涛骇浪,好似被注入了过多的东西,有好似陷入了彻彻底底的迷茫。额上青筋暴动,却分不清,究竟是发生了何等的事情。只目光呆滞,竟是一派陷入了洪流之像。

    “铮--”然的剑鸣声响,好似溺水的人在混混沌沌中终于抓住了最后一丝救命的稻草。隐隐约约间,江宁好似听到了一男子清泠泠的声音,自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某种安定人心的力量,脑海中的一切,也不由自主的随之平静了下来。

    “秉承本心,灵台清静,何时不可为空灵?何物不可为虚妄?!”

    一言毕,隐隐有无形而莫名的力量随之吐出,江宁那呆滞的双眼,亦随之阖上。

    修长如玉的指尖自江宁的额头上收回,容楚拂了袖,似是要御剑而去,却又停顿下来。眸中神色变换,垂了眼,掩去其间的风云。却只是静静的看着那晕倒于地面的少年郎,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而此时江宁的识海里,却远不如外表的这般平静。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

    彼者苍天,曷其有极。

    寂寂鸿蒙,渺渺混沌。

    混乱的思维仿佛回溯时空,随着人族圣贤探寻天地的脚步,掀开了那天地间最为久远的秘密:

    三千神魔并起、盘古开天、女娲抟土造人。一切的一切,仿佛摊开了的画卷般,在眼前展示开来。

    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有听说过的、有没听说过的故事在眼前一一的演绎。片息即逝。

    甚至,他还在其间看到了百丈高的白狐,吞吐月华。身后有九尾,行走跳跃间,化身为寻常女子大小。眉目间,一派的风流媚色。那面目模样像极了有过一面之会的女郎青离。

    时光一一流转,一切的一切,仿佛按下了快进键的无声电影般,飞快地放映着。

    而他那两世为人的心性,也在不断成长着。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