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综神话]问道太初

第86章 大结局

作者:姒尹      字数:5728

    男女之事,最是难测,容楚也好江宁也罢,俱没有一探究竟的打算。

    只不成想到的是,那宁采臣宁书生倒也是个情深的。聂小倩聪颖,自是知晓那宁采臣一柔弱凡人,为自己来到这九幽天中,想也知道是受到了苦楚的。

    如此这般情深意重,倒也是难得的好男儿。

    而聂小倩心中,却是乍喜乍忧。既是心喜自己选对了良人,那宁采臣果真是个情深意重的;又是心忧此九幽天神秘莫测,宁采臣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落入了什么圈套,可又怎生是好。

    如是种种,不一而足。

    这却不在容楚考虑范围的,便见那白衣黑发眉目缱绻的剑修男子将袖一拂,莫大的拉扯力生出。周遭景色一阵变换,等到江宁再看时河还是那河,花还是那花,月亮,还是那月亮。只容楚不知何时已是跨越过了那幽深黑暗的河流,至得近前。至于聂小倩、席方平二人,却是不见了踪影。

    也不去问这两人究竟是到了何处,江宁沉默的看着容楚,等待着他的解释。

    容楚并不是善于解释什么的人,这点江宁很是清楚。可不知怎么,他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今日的容楚,似乎有什么大不相同的地方。而这看似不明显的不同,则会带来全然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那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的答案。

    虽然,他并非一定要去问个明白。

    容楚时知道他的,就如某些时候他能感觉到容楚的想法一样,虽然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两人并不熟悉。

    是的,不熟悉。

    至少于江宁来说,他并不清楚这白衣黑发的剑修男子来自何方,又究竟有着怎样的目的。来到自己身边,一次次的帮助着自己。

    这世间从没有什么是无缘无故的,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没有无缘无故的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亦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至少在江宁看来,便是如此。

    但容楚又是不同的。

    纵使是身份来历目的不明,却从不曾对江宁产生过任何的不利。甚至多次身犯险境,只为护住江宁周全。

    那人并没有说话,眉目缱绻而又清俊,黝黑的瞳孔中泛着不知名的思绪。江宁心下莫名的生出了紧张的气氛。

    不过那人并没有让他等多久。

    修长美好的指尖印上额间,冰凉的触感似乎触动了全然不同的世界。

    陌生的大门打开,却带着刻入骨髓的熟悉,仿佛正是那久远的时空与岁月里,他所经历的一切。

    ......

    于此世间,不属于此诸天万界的并非江宁一人。而昔日末法世中见到江宁的第一眼,容楚便看出了这人不属于此天地。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亦不属于此诸天万界。

    来自遥远天地的剑修男子,流落于全然不同的世界之中。却并非,是孤身一人的。

    即使剑之一道,本就是一门孤独寂寞的学问。

    只要他手中有剑、心中有剑,那么,即便是再怎样的孤寂,都并非不可以忍受。

    再没有比剑修与其手中之剑更为相通与重要的了,即使那只是旁人眼中一柄冰冷而无有多少感情的兵器。

    容楚来到这陌生的天地已太久太久,那原本世界已经变得遥远而模糊。甚至是那些本以为不会遗忘的记忆,也业已远去。

    但不管如何,在这生命中总有一些东西是刻入骨髓而无法割舍的。比如身为剑修所心心念念不住追求的剑道;又比如......那陪伴他从一个世界进入另一世界从一方天地进入另一方天地的剑。

    那是一柄古朴而不甚华丽的剑,叩于腰间,极少有出鞘之时。甚至在绝大多数的大神通者看来,并没有什么出彩与不寻常之处。

    但就是那么一柄剑,陪着他一路走来,征战杀伐、走过无数的时空,不离不弃。

    名剑有灵。

    世俗人的传说之中那所谓的兵器,跟在主人身边久了,自然而然的便会产生灵性。

    修真界中不乏以兵器法宝之身修炼有成之辈。

    总有那么几个特例。

    如上清教主手中那威压此诸天万界的诛仙四剑,又如玉鼎真人手中那柄名之为斩仙剑的杀伐至宝。虽凶名极甚,却也由于天道规则限制无法化身人形。

    很多事本不该发生,便如生长于另一方天地全然不同于此诸天万界的剑修容楚,本不该出现;便如那日琅嬛界中所见之剑灵青微,本无法化形。

    但这一切偏偏就这么发生了,却是最初的最初,谁也不曾想到的。

    来自另一方天地的剑修男子,在这陌生的世界,所引发的变动并不巨大。

    直到大劫的来临。

    天地有大劫,纵使是那生而为神神而自明神而自灵的上古诸神,也无法避免。无数的神灵死亡陨落,亦有那气运深厚心性坚定神通强横者,开辟出新的道路。

    是大劫,亦是绝大的机缘。

    却都是与容楚无关的。

    这来自另一方天地的剑修男子,所求所为的,从来都只是飘渺而虚无的剑道。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又何况是那修行有成的穿越了无数时空来自另一方天地的剑修男子。时光,却是如此的停滞而厚爱。

    只这世间总没有什么是永不变动,便是这诸天万界的仙妖神魔,亦不过如此。

    便在那剑修男子来到此诸天万界的某一日,陪伴了他无数岁月的那柄剑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无法说清那样的变化究竟是好还是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白衣黑发眉目缱绻的剑修男子在来到这陌生天地的无数岁月,是头一次的产生那样不一般的情绪。

    说不清也道不明这不一般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只容楚所知道的是,这样的情绪从不曾出现。至少孤身坠入此诸天万界全然陌生的天地时不曾出现,举世皆敌独自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敌人时不曾出现,功行精进剑道大成时亦不曾出现。

    陌生而不容忽视。

    剑修者,明本心,执已道,却是再坚定而一往无前不过。更遑论是容楚这等明悟了剑心剑道的剑修。

    自然,不会因此而将其忽视。

    ......

    这之后的日子里所经历的一切并不简单,却也并不复杂。来自另一方天地的剑修男子,终是摆脱了孤寂的局面。

    于剑修而言,这世间再也不会有比剑修与手中之剑更为亲密更为相知相守的了。

    纵然,是习惯了孤寂的异世剑修。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无边杀伐血色。

    这样的日子并不曾持续很久,个中过程,也太过久远。却并非不可追寻。

    可以清楚知道的是,剑灵青微那样的存在,并不只是唯一。

    世事变化白衣苍狗,最终的最终,留存下来的,不过斑驳的剪影。

    而后,便是那末法之世那神秘的剑修男子,白衣墨发、眉目缱绻。以及,来自未来两世为人的少年郎,江宁。

    ......

    心下不断震动,却又最终归于平静。江宁目光复杂地划过那悬挂于容楚腰间、古朴而无甚特别之处的长剑,而后落于那人看似没有什么变化的面容之上。

    那柄剑、那个人,那所有埋藏的记忆,皆已回复。

    他是江宁,却也不仅仅是江宁。

    而眼前那白衣黑发的剑修男子,于他而言,本当再熟悉不过。

    此诸天万界,这世间,再没有比彼此之间,更为熟悉而不可分割的了。

    只因为,他,是他的剑。

    仅此而已。

    大红的花朵妍丽而妖娆,黝黑的河水流淌,亘远而恒久,却是这九幽天冥河两岸再常见普通不过的情形。

    一如江宁此刻心绪,诸多心念浮动,最终化作在常见与普通不过的安宁。

    他是江宁也好,那人手中之剑也罢,又有什么区别呢?

    只要他与他不曾分离,便是再怎样的身份玄机变动,又能将他们如何?

    而这此后诸事,命数也好巧合也罢,都将无损于己身修行,与诸般道路抉择。

    他是江宁,也只是江宁。

    不用往昔的是,这今后的路他将同过去无数载岁月那样,与眼前这白衣黑发的剑修男子一同走过。不再以冷冰冰的剑器身份。

    而他,亦不再迷茫,亦或者是费心揣度,身边这眉目缱绻寡言少语身份来历神秘的剑修男子,又将存在着怎样的目的,来到自己身边。

    再没有比彼此更为亲密的了。

    往事不可追寻,本不该化身人形的长剑为何有了人身,破碎的灵性又何得以补全,如是种种。不管是于江宁还是容楚而言,又有什么呢。

    只要彼此明白,就够了。

    而未来的路,却也不再是某一个人单独走过。

    至于这道路所经历的种种,却也不过是一场寂寞与修行罢了。

    食云气、御烟霞,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升仙。仙道高远,飘渺难寻,江宁也好容楚也罢,所求所为,都不敢虚无缥缈的道之一字,如是而已。

    此路艰险,孤寂难测,所幸运的是,他们都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