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043:天道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作者:绯月天歌      字数:2662

    也不知道胡十七是不是因为先前在大佬面前丢了脸,所以这会儿十分想要挽回大佬对自己的印象分,所以干起善后工作来很是积极。

    胡十七将酒店外面蹲守的几个下属全都叫了进来,其中一人的手中还拎着一个银色的工具箱,里面装了满满一箱子的神仙水,然后在轩辕天歌注视的目光中,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人直奔三楼去了。

    看着胡十七一行人快速上了三楼,轩辕天歌三人这才转身离开了酒店。

    黑色霸气的越野车前,白夜主动担任了司机的角色,他一边打导航,一边启动了车,嘴上还在道:“咱们从这里到影视城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这半个多小时里要不咱们再来探讨一下案情?”

    可惜,后座上两人都不太想跟他探讨案情,毕竟他们对这位白队长的智商已经产生了怀疑。

    大概是没有得到响应,白队长只能一边开车一边自娱自乐,趁着抢道卡位的功夫,他还换了好几首的音乐,最后成功选择了一首动感十足的摇滚乐。

    祁渊抬眼看了开车的人一眼,然后忍受着车内咚咚哐哐的音乐声,不动声色地伸爪想要去握轩辕天歌放在二人之间的手。

    别看轩辕天歌这会儿闭着眼睛像是在眯瞌睡,但她就跟开了天眼似的,在祁渊的爪子即将摸到她的手的一瞬间,她眼睛都没睁开就反手用力一拍。

    啪的一声巴掌声在车内响起,混合进了咚咚哐哐的音乐里,若是寻常人的话,一定是听不见这点小动静的,但奈何前面开车的白队长并不是寻常人,下一刻便见他耳朵一动,然后抬眼看向后车镜,敏感又多疑地问道:“你们俩在干嘛?”

    轩辕天歌依然闭着眼假装睡着了,而刚刚被打了手的祁渊也十分稳得住,他端着一张莫名其妙的脸,目光疑惑又不解地跟后视镜中的白夜对视。

    无声的对视只有几秒,白夜大概没能瞧出什么来,只能又转回视线专心开车。

    而当白夜刚转回视线,祁渊那被拍红的爪子又动了。

    轩辕天歌忍无可忍地睁开了眼睛,偏头怒视他,但这回祁渊却学聪明了,他先是快很准地握住了轩辕天歌的手,而后端着一张正人君子的脸,目不斜视地看着正前方,假装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

    装得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但爪子却不是很规矩,握住了人家的手后,还非得强行十指相扣,估摸是知道轩辕天歌不会让前面的白夜察觉什么,所以耍起流氓来简直是有恃无恐。

    “有病?”

    就在轩辕天歌尝试抽出自己的手好几次却未果后,她阴测测地传音给了祁渊。

    祁渊一脸正经,目不斜视,但嘴角却泛起了点点笑意。

    他也不回答轩辕天歌,扣着她的手就慢慢地摇,像是在自娱自乐,也像是在哄人。

    而轩辕天歌在他晃动二人扣在一起的手时,脸上阴测测的神色慢慢变了,她缓缓垂眸看向他俩握在一起的手,眼神中却出现了一些复杂的神色。

    就在这时,祁渊慢吞吞地传音在她脑海中响起,他的声音带着点点笑意,慢条斯理地道:“你说的,十指相扣才是正确的牵手方式。”

    轩辕天歌闻言眸光动了动,但却并没有说什么,像是默认了让他握着自己的手,然后面色淡淡的又闭上了眼睛。

    她像是放弃了挣扎,认命般地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忽略那握着自己手的手和人,可脑海里却不自觉地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佛光漫天的灵山之巅上,菩提祖树巨大的树身和庞大的根系支撑起了整座灵山,原本该是清净无情之地,却偏偏生出了一对有情的人......

    她是这片天地间唯一的凤凰,从鸿蒙初始,天地还未出现时,她便已经存在了混沌中。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但从她在凤凰蛋里醒来的那一瞬,她便拥有着清晰的神识。

    那时天地还存在一片混沌之中,没有天地更没有日月星辰,到处都是一片混沌黑暗,但即便如此,在她的感知中,她也知道自己并不是这片混沌中的唯一一个生灵,在那遥远的大海里,还有着一个跟她一样窝在蛋里的家伙。

    其实她早在很久之前便拥有了破壳而出的力量,可她天生懒散,觉得窝在蛋里也不错,所以就一直没有破壳出去,直到这死寂的混沌里突然来了一个家伙,她窝在蛋里亲眼看见那个家伙破开了混沌,分开了天地,当第一缕光透光蛋壳落在她的眼睛里后,她这才看清了自己究竟身在什么样的世界里。

    然后她一一见证了那个分开天地的家伙创造出了日月星辰和山川河海,也见证了那个从不死海中破壳而出的大家伙。

    那大家伙长得遮天蔽日,一出海就闹出了极大的动静,叫喊声即便是她还在蛋里都听得一清二楚,她更听见了那大家伙同分开天地的那家伙的对话,也瞧见了那根巨大的苍天柱出现,柱子顶端还出现了大家伙的新名字。

    大家伙被取名叫苍迟,龙神苍迟,而分开天地的那个家伙则叫天道。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天道离开不死海之后,居然找到了她这里,并站在她的凤凰蛋前面,轻轻扣响了蛋壳。

    她听到天道语带笑意地问道:“苍迟都破壳了,你怎么还不出来?龙族需要龙神至尊,而凤凰一族自然也需要你呀。”

    讲道理,她并不觉得以后的凤凰一族会需要自己,而她自己也根本不想成为凤凰一族的至尊,特别是在瞧见苍迟的名字出现在苍天柱的那一刻,她觉得太招摇了。

    所以任凭天道在外面怎么敲她的蛋壳,她就是窝在里面不想出去,甚至想将这个烦人的天道给赶走。

    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拒绝,天道站在外面无奈地一叹,又道:“怎么样你才愿意出来?咱们可以谈谈条件的。”

    “出来可以,但我不承担凤凰一族的未来。”她如是说,“而且我的名字也不许出现在苍天柱上面。”

    天道大概没有想到这只凤凰的灵智居然如此高,甚至比苍迟都还要高上不少,他一双苍老而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讶异,而后道:“为什么?”

    “麻烦。”她说:“我懒,也不想那么招摇。”

    天道有片刻的无语,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窝在凤凰蛋里的混天凤凰终于破壳而出,但却出现得无声无息,除了天道以外,就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存在。

    天道看着从凤凰蛋里出来的小小雏鸟,他笑着道:“这里是难得的宝地,我准备将这里划分给未来将诞生的梵境之主,你是想要离开这里呢,还是想要继续待在这里?”

    凤凰惊呆了,这片地儿可是她的,凭什么要让她离开?

    大概是瞧出了她眼中的拒绝,天道又道:“那你就留在这里跟未来的梵境之主做邻居如何?”

    凤凰偏头想了想,点头同意了这个要求,“可以,但是除了那个梵境之主外,再不许旁的什么家伙来打扰我。”

    “这个我可以保证。”天道笑眯眯地同意,但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天道那个糟老头子坏得很,他连鸟都骗。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