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跟着夫君去渡鬼(1v1 剧情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跟着夫君去渡鬼(1v1 剧情H): 久旱逢甘霖 (woo18.vip)

    正想着,小二领着他们上楼来了,净姝赶紧退回了房里,没有挡道。
    胡人商队人多,两两一间房,都把客栈剩下的上房都住满了,若不是净姝和司南早来一步,怕是住不到房间了。
    司南提水还没回来,净姝继续铺床。
    房间左右都住着胡人,他们嗓门大,仗着旁人听不懂他们的话,便叽里咕噜,肆无忌惮说着,听得净姝十分好奇,很想知道他们这是在说什么。
    听着听着,只听那边响起开门的声音,又来了好几个胡人,他们一阵说辞,似要离开,刚开门,有一女人声音插了进来,想来就是刚刚那个胡人女子了。
    女子声音一插进来,话语声突地就变得激烈了,好似那女子与人吵了起来。
    等司南回来,他们也还没停下,司南一点儿没有在意,只忙着倒洗澡水,张罗着赶紧将两人洗干净好办事。
    净姝被他这一打断,也顾不得再关心隔壁胡人在吵什么,就被他叁下两除二扒光了,抱进了浴桶里。
    不同于家里的大浴池,这浴桶小,两人坐下去,挨着挤着,可是亲昵。
    司南打着给她洗澡的名头,手掌不停在她身上摸着,揉着,捧着她胸前的两团爱不释手的揉搓。
    “媳妇儿,你这两团软肉沾上香胰子的沫儿,滑溜溜的,可是好摸极了。”
    某人一边摸着一边还不忘夸赞。
    他的话,混着隔壁房间传来的吵闹声,让净姝不由得脸热,只隔着一面墙,他们俩个偷偷干着荒唐事情,怪羞人的。
    司南猴急把玩着媳妇儿的身子,没有察觉净姝面上的羞意,手一滑溜就摸到了她腿间去,覆上了那光溜溜的小肉丘,手指从那细缝当中,勾出了比香胰子还滑溜的水儿来。
    小半月没做,净姝身子格外敏感,被他撩拨着,没一会儿便直冒汁水,顾不得一旁房间的声音,情不自禁就配合着司南的动作,动将了起来。
    动情的两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加大了呻吟声音,好在周围人的说话声响亮,倒也不怕被人听到,只是两人动作稍大,浴桶里的水就控制不住激荡开来,不少溢出桶外,水声稍有些大,听得净姝害怕,赶紧唤停。
    “咱们床上去吧。”
    司南知道她在怕什么,倒也没做为难,顺着她的意思,将她抱出了浴桶,去了床上。
    隔壁说话声渐渐小了下来,似乎是他们吵完了,有部分人离开了,随之有一瞬安静。
    没有他们的高声做掩护,净姝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难耐的呻吟传去了隔壁。
    司南见此,忍不住笑,将她压在身下,捉着两个软绵绵又亲又嘬,弄得净姝又是咬唇,又是捂嘴,才勉强压下呻吟声。
    净姝很是紧张,可越是紧张越是刺激,身子反应就越是大,也不知是不是小半月没做的缘故,只不过亲亲摸摸一会儿,就让她腿心子都湿透了。
    “媳妇儿,我进来了。”司南说着,话音未落,就扶着肉棒子顶了进去。
    突地猛进,虽和净姝打了声招呼,但还是让净姝惊了一下,舒服得直颤颤,闷哼声不断。
    这一下,声音似有些大,隔壁胡人似听见了什么动静,叽里咕噜又说了起来。
    净姝慌忙想叫司南停下来,可他这样激烈,一说话呻吟声准得溢出口来,到时没发现也被发现了。
    无奈之下,净姝只能极力忍耐着呻吟声,忍着身下他弄出来的爽快,憋的脸蛋儿通红,眼泪直冒。
    这样舒服,又这样折磨,净姝只觉得自己快被他弄得癫狂了,唇儿咬破了,眼泪也憋出来了,闷哼哼着来了一波高潮,夹紧了他的大东西。
    司南被她夹得动作不得,只得强忍着被她绞缠的舒服劲儿,等她高潮过去,等她缓过来了再继续动作。
    等净姝从高潮上回过神来,小心轻喘,再听隔壁的交谈声,净姝才明白是自己误会了,他们又说话的声音,根本不是听见了他们的呻吟声,而是在商量点什么菜。
    商量好了,就用蹩脚的汉话,叫来了小二,点了一通饭菜。
    听着他们结巴的汉话,净姝不由掩脸,这误会也忒大了些。
    看她的反应,司南大致明白过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再被司南笑话,净姝又羞又恼,可恼狠打了他一下,“都怪你,你还笑!”
    司南挨了一下打,却是不恼,伸手给她摸了摸嘴上的血渍。
    “瞧这忍得,真这么舒服?”
    净姝点点头,许是太久没做了,就像,就像银娘子说的久旱逢甘霖,着实快活死了,她这不过小半月,又何况银娘子那样十年如一日的守寡,也难怪后面会从了那蔡老头。
    “男人有欲,女人也有欲,这没什么羞耻的,在有些胡人地方,以女子为尊,女子可以同时拥有几个丈夫,男子却只能从一而终,其实说到底,世上本没有对错,对错都是人定的,我们的认知,全都是受周遭环境影响。”
    净姝若有所思点点头,正顺着他的话在想,司南却是又动了起来,肉棒子磨蹭顶弄带来的爽快让她思考不得,只得先行放下思索,随他疯狂了再说。
    话虽如此,但净姝还是不敢猖狂,还是老实的捂着嘴,咬着唇,免得叫唤出呻吟来。
    司南伸手松开她的嘴,不让她再咬嘴唇,怕她那破皮处伤上加伤,手指头伸进她嘴里,戏弄起她软乎乎,湿淋淋的小舌头,“忍不住就咬我手吧,我就给你慢点。”
    净姝点点头,舌尖下意识扫过,舔了舔他的手指头,却不料这下舔,让某人突然一下失控了,又猛地进出了起来。
    净姝刚刚高潮一回,腰麻穴软,受不得他这样激烈,眼看着呻吟忍耐不住,忙忙咬他的手,想让他依着承诺停下来,然,某人早把刚刚的承诺抛到了九霄云外去,底下操着还不算,手指头还不停在她嘴里搅和着,逗着她的舌头去舔他。
    经他这下突然,净姝嘴里的呻吟声不但一点儿都没被堵住,反而响了满屋,若不是隔壁胡人嗓门声大,交谈声音吵闹,怕是已经被人听去了。追-更:po18vip.in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