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仙侠】闻人欢(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仙侠】闻人欢(np): 88.不是认不出我么?(ωoо1⒏ υip)

    贺兰亭原想直接回玄清宗,将祝南风身上与阿欢的因缘之事解决。
    可路过云下镇时,被迫满头珠钗的女孩却扯扯他衣袖,很认真地说:“要接猫猫。”
    贺兰师尊脑内顿时警铃大作。
    他还认为这位猫猫是出卖色相的戏子,立刻摆出一副教育弟子的严肃样子,批评道:“欢,你若是真为那人好,不如给他一笔钱,让他自己在凡界谋生。”
    阿欢摇摇头,拉着他衣袖的力度大了几分。她固执地答:“猫猫是我的。”
    贺兰见小徒弟如此叛逆,顿时打翻了醋坛子,气得差点儿过呼吸。
    祝南风听了半天,问:“是说那只黑色的小猫么?”
    他凭记忆比划了几下,那只小黑猫还处在幼年期,体型不过两手并拢那般大。
    贺兰看完,把翻了的醋坛子抬起来,心气儿顺了。
    唯有把自己当背景板的修宴晃了晃尾巴,悄悄在心里嘀咕:听闻猫类惯会撒娇的……得找个机会,把那只素未蒙面的小猫干掉-
    到了云下镇,祝南风先是回客栈打听了一番,又给楚子平写了张传音符。
    再回来时,他手中多了支栩栩如生的糖人,笑着递给阿欢:“恰好见到小摊子,便买了两支。”
    祝小师兄还记着自己上回把修宴给打了,也买了一支给他权当赔罪,这才继续去找人。
    贺兰看阿欢小口小口吃着别人买的东西,心里那个惯爱作天作地的小人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忽然握住女孩儿的手,低头咬住糖人的脑袋,一口咬掉大半。
    糖浆甜腻的味道在口中化开,冷艳的女子皱着眉,勉强咽了下去。
    他还故意捏捏阿欢的手,这才松开,看着呆住的少女,哼了一声:“不好吃。”
    阿欢咬了下唇,看看只剩一半的腾龙,又看看难掩得意的贺兰师尊,眉毛往下一压,就要拿剑鞘敲他。
    贺兰讶然挑眉,发觉自己果真不会养孩子——阿欢越养脾气越坏,都敢学着祭祀揍修宴的模样,跟他动手了。
    修长的五指轻轻松松握住剑鞘,他另一只手还有空闲将糖人从阿欢左手抢过来,甚至故意在她面前晃了晃:“火气这般大,还是别吃糖为好。”
    阿欢手中的剑柄表面开始一点点凝结冰霜。
    女孩望着自家师尊,伸长手臂要去抢:“还给我。”
    “唔,那小欢儿说声好听的?”
    贺兰脸上故意不表露,然而眉梢已经挂了些笑意?,显然是在逗她玩儿。
    阿欢就不讲,踮着脚也够不着,于是背过身自己生闷气,只留给贺兰一个高贵冷艳的后脑勺。
    修宴吃着糖人站在一旁看戏,在心里鼓掌喝彩:打起来、打起来!
    贺兰逗了阿欢几句,见她果真不理自己了,又觉得没意思得很。
    他将自己好看的薄唇抿成一条平直的线,和阿欢僵持了会儿,沉着脸转身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贺兰推了辆糖人小摊子回来,凶巴巴朝少女纤细的背影一抬下巴:“想吃什么,不会管师尊要么?”
    女子一身华服,气质与走街串巷的小贩极不搭。
    过路人好奇地投来视线,讶异之外,更多的是对容貌的赞叹。
    唯独阿欢抱着剑,还是不理他。
    出门前特地替女孩梳好的发髻在刚才乱了些许,贺兰看了会儿,就有点儿心疼了。
    好像自己真欺负了她。
    他的心对谁都硬,唯独面对阿欢时,比面团还软。
    艳丽的女子走过去,弯腰凑到她耳边,声音放得很轻:“欢,师尊跟你讲好听的,换你快些原谅我,好不好?”
    温热的呼吸洒在耳畔,阿欢一抖,忽然抬手捂住耳朵,侧过眸凶巴巴地看了他一眼。
    “呵……”贺兰轻笑了声,霎时笑得潋滟。他音色压得更低,柔声哄她,“下一回,你想听师尊怎么喘都行……这样如何?”-
    时过正午,下界历练时分配好的五人小队终于成功汇合。
    无故少了两名成员,楚子平作为队长,索性放弃难度较高的任务,带着小队到邻近的镇上除妖做善事。
    这些时日来,也算是小有收获。
    牧野原本想挟猫猫以令阿欢,看见贺兰仙尊在场立刻改变了主意。
    生着双桃花眼的少年展开折扇,不怎么自在地摇了摇。
    其他人不自在,贺兰亭混在一群小朋友里面,当然也不觉得自在。
    但他死也不可能放任阿欢和祝南风以及修宴这两个危险分子待一块儿的,只好硬着头皮混在一群小辈中,木着脸当吉祥物。
    为了掩饰尴尬,他举杯饮了口酒。
    辛辣感霎时直冲喉管,女子眉头皱得更紧,没什么意思地放下了酒盏。
    抬头时,恰好看见自家小徒弟学着他,也面无表情地饮了一杯酒。
    然后阿欢就倒了。
    贺兰:“……”
    “阿欢,你没事吧?”祝南风坐在两个位置之外,立刻站起身,想走过来扶她。
    在他之前,贺兰已经弯下腰,将女孩稳稳当当地打横抱了起来。
    “哪间?”他问。
    牧野立刻将阿欢的房号报了出来。
    柳依依呆呆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良久,咂了咂舌:“传言竟是真的。”
    “什么传言?”楚子平好奇道。
    柳依依看了眼祝南风,犹豫了下,还是道:“是说贺兰仙尊独宠阿欢一人,待她与常人不同……”
    ……
    贺兰一路将女孩抱回房间内。
    阿欢迷迷糊糊躺靠在他腿上,眼睛半阖着,呆呆问:“你是谁?”
    模样既傻又乖。
    “自然是你……师尊。”贺兰顿了顿,把那个盘旋在心里的词咽下去,捏了捏她泛红的脸颊。
    他又说,“酒味都尝不出来,我家小欢儿果真是个傻的。”
    “贺兰才傻。”
    贺兰笑了:“不是认不出我么?”
    女孩儿不讲话了,嘟嘟囔囔,只发出些无意义的音节。
    贺兰替少女除去珠钗鞋袜,换了套舒服的衣服。想了想,又忍不住俯身亲了她额头一下。
    虚掩的门外,来送蜂蜜水的绿衣女子满目震惊。
    锐利凤目警告般瞥了她一眼,柳依依一惊,慌忙以手掩唇,头也不回地跑走。
    她端着杯子一路跑回自己房间,坐在榻上缓了许久,心脏还在扑通乱跳。
    柳依依只觉得自己双颊发烫,可那情绪并非惊慌或厌恶,反倒是——
    女子之间……也能?
    首-发:po18xsw.com (ωoо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