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乱花渐欲迷人眼(高h禁忌合集): 2爱犬(人兽)-忠犬护主

    今年的夏天格外炎热,到了七月底,白日的屋外已经如同蒸炉一般,即便是晚上也没有凉快多少。
    阿松热得整夜都不安生,总是躁动地在季窈云身边蹭过来窜过去,累得她也睡不好。
    于是季窈云终于决定,让县城的师傅来给家里装空调。
    台式风扇呼呼吹着,在蒸腾的空气里勉强输送着一阵阵流动的风,季窈云摇着扇子坐在一楼店铺里,百无聊赖地听着电视剧的背景音昏昏欲睡,阿松趴在她脚边,也是一副热蔫了的样子。
    “请问是季小姐定的……哎?弟妹?”
    季窈云被一阵男声惊醒,睁眼一看,一位身着藏蓝短袖、肤色黝黑的男人正面露惊喜地站在柜台前。
    “您是……”
    “我是刘盛啊,不记得了?你和方延结婚的时候我还来喝过喜酒呢。”男人咧着嘴笑。
    “哦,原来是刘大哥,今天是您来给我家装空调?”季窈云尴尬一笑,看着他身后的纸箱问道。
    “嘿,可不是嘛。哥刚做完前头黄福镇的单,所以来晚了些,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这大热天的您先进来歇会儿,喝杯水吧。”季窈云指了指里屋的客厅。
    进去打开冰箱倒了杯柠檬水,季窈云转身,刘盛已经跟着进来了,而阿松依然在外头守着店。把水杯递给刘盛,季窈云一边招呼人坐一边切西瓜。
    刘盛没客气,喝着水跟季窈云寒暄:“这鬼天气确实是热,不过咱农村比起城里还算好的,你们能装空调的都是大户人家啊。”
    季窈云扯扯嘴角,含糊应了声,把一瓣红瓤西瓜递过去:“刘大哥,吃西瓜。”
    刘盛浑然不觉地接过,大口咬下:“哎,这瓜够甜!”
    “还是方延好命啊,修了这么好的房子,又讨了个漂亮媳妇儿。哎,弟妹,他啥时候回来啊?咱哥俩好久没聚了,可得好好喝一杯!”刘盛擦着嘴边的汁水把西瓜皮丢进垃圾桶里。
    季窈云一怔,她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听人提起过方延了。
    安静了好一会儿,刘盛才听见季窈云的声音:“回不来了。”
    “啥?”
    “……方延出车祸,走了叁个月多了。”
    “这……不好意思啊弟妹,哥前几个月去伏县上工,不知道这事儿。唉……我还是赶紧给你把空调装上吧。”刘盛讪讪道。
    “嗯,麻烦了。”
    上楼跟刘盛交流了空调安装位置,两台悬挂式空调,一台装卧室,一台装二楼客厅,季窈云又道了声谢便回来和阿松一起守店。
    反正二楼装了监控,倒也不怕什么。
    刘盛在客厅里乒乒乓乓忙活了好一阵,终于搞定了一半,于是进卧室开干第二台。
    走进去下意识打量了一圈,才发现床对面的柜子上摆着一幅方延和季窈云的婚纱照,盯着照片看了会儿,刘盛低声嘟囔:“方延这小子可不是命好么,不然怎么娶到这么个漂亮老婆。”顿了顿,又哼道,“可惜,有命娶,没命享。”
    踱着步到窗边,刘盛拉开落地窗走到阳台,阳台上晾着几件衣服,角落里垂吊着的衣盘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走过去,手托起一片轻飘飘的浅绿色蕾丝布料揉了揉,很明显,那是一条女式内裤。又扯起挂在旁边的同色文胸,想到这里头曾经包裹着的是两团白软奶子,想到季窈云那挺翘的胸部和窈窕的腰身,刘盛的眼睛眯了起来。
    等到两台空调都装好,已经是傍晚了。
    季窈云准备拉下杂货铺的大门然后进去做饭,同时也在犹豫要不要留下刘盛吃晚饭,毕竟……也算是方延的朋友。
    阿松蹲在她腿边蹭着她,似乎不满她的走神,想要博求主人的注意。
    “弟妹——弟妹——空调装好了,你上来试试看。”楼梯口传来刘盛的声音。
    季窈云应了声哎,拍了拍阿松的头:“阿松乖,你继续守会儿店,我上去看看空调就下来。”
    阿松嗷了一声,乖乖待在原地,季窈云一笑,转身进去,噔噔噔跑上了楼。
    墨绿色的裙摆消失在楼梯处,阿松呜地一声转向外面趴下。
    刘盛站在楼上探头往下看,季窈云正小跑着上楼来,自上观下,季窈云胸口那一抹雪白与幽壑恰好被刘盛收入眼底。两捧圆润随着季窈云的动作微微晃动,晃迷了刘盛的眼。
    “弟妹打开看看。”刘盛把遥控器找出来递给她。
    季窈云站在沙发前调了调,空调呜的一声吹出强劲的凉风,夏日傍晚的闷热仿佛一下被吹散了些许,她喜上眉头,正准备向刘盛道谢,背后的人却突然一把抱住她。
    季窈云大惊,奋力挣扎:“谁?刘盛!你干什么!放开我!”
    刘盛不说话,右手毫不含糊地抓上季窈云的一边胸口,圆圆软软的一团隔着衣料被他纳入掌中,但他犹不满足,径直探入衣领内粗暴地握住一只奶子揉玩起来。
    刘盛的动作太快太强势,季窈云才反应过来开始呼救就已经被他上下其手。
    “不要!刘盛你冷静一点!我家有监控的!”季窈云慌乱地挣扎着。
    刘盛动作一顿,紧接着又冷哼了一声:“监控?哼,你男人都没了,别说监控,报警都没用!”
    季窈云见他无动于衷,想要掰开他的手,掰不动;想要踩他踢他,反被他一条腿伸进腿心将人顶起来。
    男人与女人的力量太过悬殊,季窈云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刘盛捂住她的嘴,另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掀起她的裙子,叁两下将她的双臂束在背后。
    季窈云感觉身上一凉,裙子自下摆掀至腰部,她的整个下体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只剩薄薄的内裤遮挡着私密处,紧接着她的领口也被剥开了,露出浅色的文胸,身上的裙子堆迭在腰腹处,正好反捆住她的双手。
    巨大的羞耻感挟着惊恐失措奔涌而来,季窈云的眼泪哗哗落下,想要大声呼喊却被捂着嘴只能发出唔唔声,想要挣脱刘盛的桎梏却反而在摩擦中感受到他勃起的反应。
    刘盛用力抓了把她的奶子,喘着粗气道:“弟妹,既然方延已经死了,那让我来疼你不好吗?”
    “唔……唔唔唔……”季窈云想要怒斥,却没法说出任何话。
    热乎乎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湿漉漉的舌头胡乱舔着她,让她觉得恶心透了,然而更让她抗拒的是他手上的动作,堪称粗暴地扯下她身上最后的布料,两团白面馒头似的奶子跳了出来,他一把握住一团,掌心擦着那上头的红豆粒儿,另一只手则毫不留情地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那里紧致干涩,却越发激起他的兽性。
    季窈云挣扎得更加剧烈了,嘴里依然不放弃地呼救:“救命!救命!方延!啊——阿松!救我!阿松!”
    刘盛见她仍不死心,一把将人摔进沙发里压了上去,正准备解开裤子,背后突然扑来一只巨物,嗷的一声咬在他肩膀上。
    刘盛惨叫一声跌滚在一旁,阿松死死咬着他不松口,刘盛下意识反抗却明显敌不过这只高大威猛的狼狗,痛到发颤的他只好哀哀叫唤着,连连求饶:“别咬了别咬了!我错了!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