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烂柯棋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烂柯棋缘: 未曾断绝的过往三十八

    伴随着阴间阴气大乱,无穷隐藏的秽祟之气也在阴间翻滚爆发,这不光是千年以来在阴间积攒的戾气,也包含了千年以前那被镇压在阴间之下的恒古污秽。
    阴间的动静之大,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黄泉翻腾,隐藏在阴间各个角落,乃至是旧时代阴冥的怪物也兴奋不已。
    此时此刻,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阴间至高地位的幽冥帝君正站在黄泉尽头的幽冥地宫之上眺望远方。
    “没想到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世间的业力依然如此骇人。”
    “此业难消,阴间盛,人间亦有,只不过当年计先生以乾坤之大法力灭去量劫,对比当初,此番劫难并非难以消解,帝君只需放眼看去便能看得见了。”
    幽冥帝君侧目看向边上,一名浑身披着淡淡荧光的慈眉老和尚已经到了身边,他看着远方,脸上的表情无喜无悲。
    “原来是地藏大师!有今日之变,也是本君疏忽了!”
    身边老和尚的话十分平静,但幽冥帝君听得出话中意有所指,似乎是在说他身居阴间至高之位之后,这么多年下来有些过于流连于至高的感觉,只不过说得委婉罢了。
    老和尚向身旁的幽冥帝君缓缓行了一佛礼,随后微微低垂的双目睁开看向远方。
    “帝君言重了,老衲痴坐阴间千载亦强不了多少,或许今日之变某种程度上亦非坏事,令吾等看清不可过度依赖黄泉。”
    幽冥帝君眯起眼,好似能看穿整个阴间,看到远方燃烧的熊熊业火低声道。
    “计先生曾言,万物皆有一线生机,大师宏愿亦想度化阴间疾苦,想来自有道理,吾亦当践行之,望大师相助!”
    “帝君慈悲,老衲自当尽力!”
    幽冥帝君缓缓踏出一步,身形走向远方,身后的阴影恍若黑夜拂动,随着其愈来愈大的法相拖向远方,地藏老僧走在身旁,一抹淡淡黄光始终相随,犹如夜中不灭的佛灯。
    “大师,佛法度人讲究助人脱离苦海,本君看来,若不经历苦海,难言开悟解脱,这众生戾恶亦如此。”
    地藏喃喃开口。
    “恶者苦厄自求,如身坠炼狱!”
    幽冥帝君淡淡道。
    “此话在大师层面看来或许不假,但本君看来,世间有的恶人活得比好人更好,死后在阴司受到的酷刑对比生前之恶不足挂齿,更不用说世间妙法无穷,巧法避开阴司者大有人在,即便其死后妄图轮回会坠入黄泉,其恶业却更为难消,大师佛法虽盛却改不过阴间愈来愈深之恶业。”
    地藏僧没有说话,等待幽冥帝君的下文。
    “本君没有反驳大师佛法的意思,只是觉得,恶业日盛,或许本君当效仿计先生,完满天道之一环,恶者确实应该如身坠炼狱,如无此条件,那边创建一个,阳为天,阴为地,此间炼狱便唤作地狱吧,也算是给一些或能挽救之辈一线生机,加上大师佛法,当能一定程度上平衡业力!”
    地藏僧良久之后才吐出一声佛号。
    “我佛慈悲。”
    虽然没有深入探讨过,但地藏僧已经感受到了幽冥帝君话后的意义,这地狱必将是一种漫长而残酷的惩罚,残酷到能消解人罪业,和佛法讲究开悟的自我救赎不同,这种以痛苦令人忏悔的方式简单粗暴。
    当然肯定还有不起作用或者所用少的,那就一直经历下去吧,即便有溢出的罪业,佛法顶上。
    地藏僧在思索的同时,幽冥帝君也在脑海中完善所思所想,想来若是计先生在,如此妙法定也值得上对方一句夸赞,想到妙处,虽然是阴间乱象业火丛生的关口,幽冥帝君却也不由放声笑了出来。
    那笑声传遍阴间大地,震动得幽冥阴气滚滚躁动。
    ......
    天界之中,饮酒观舞的弥黄本尊虽然无法尽知阴间那个自我的具体情况,但至少情绪上是绝对共通的,他能感受自己在阴间之中越来越焦急,更能接着那个身躯感受到阴间阴气的波动如浩瀚大海层层叠浪。
    ‘好个幽冥帝君,本以为不过是个高座幽冥大殿徒有权势的虚名之辈,如此气魄确实当得起幽冥之君,哼哼,有趣!’
    思绪间,弥黄抖了抖袖口,袖中一串珠子纷纷亮起,淡淡的荧光隐藏在袖内,他身体内也有五行之光亮起,又在一瞬间消散。
    同一时刻,阴间的弥黄长长吸入一口气,再缓缓吐出,随后扭动一下手脚算是活动筋骨,再伸手握了握,指节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
    “这就舒服多了!”
    弥黄露出笑脸喃喃一声,脚下轻轻一跺,随着一阵轰鸣,身形已经是渐渐模糊然后破碎的残像,真身不起遁光却撕裂气息消失在远方。
    ......
    舍姬和孙一丘藏身之处,一人带笑一人舒展,正在对视之时,忽然发现阴间的天气风云色变。
    “呼呜,呼呜,呜......”
    大树洞外狂风一阵一阵的呼啸,在阴间有阵阵阴风是常态,但这样如同台风一样的情况绝对不正常,舍姬甚至隐隐能听到这狂风中的某种声响。
    孙一丘所在的稽州宁安县一直多受司雨之神和龙族的庇佑,从来都是风调雨顺,哪见过这样的风,而这风呼啸种有种令他神魂颤粟的感觉。
    “这,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台风?这阴间也有?”
    舍姬面色凝重。
    “这恐怕是阴间哪位修为骇人的存在导致的狂风,搞不好是传说中的幽冥帝君,必须得找到出路离开阴间!”
    孙一丘身为鬼魂,对幽冥帝君的威严本能地惧怕。
    “这,不是说有仙长么?”
    “仙长她未必能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我们的!”
    虽然也很希望胡云找到他们带他们离开,但舍姬不会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那位仙长身上,更何况如今他们闯下弥天大祸,情况容不得他们安逸。
    像是印证了舍姬心中所想,阴气狂风之中,两道神光由远及近扫过这片荒林。
    两名鬼神脚踏阴气波纹而来,一个头戴高帽身穿黑白双色法衣,一个身披甲胄,浑身棱角分明鱼鳞铠环环相扣。
    因为阴气风暴的原因,让舍姬没有提前感知到鬼神气息,此刻神光扫过来心中猛然一惊,已经知道不妙。
    “还要藏到什么时候!给我出来!”
    高帽鬼神猛地一挥手,仿佛利爪袭去,周围枯树纷纷被撕裂,舍姬抱起孙一丘瞬间从枯树洞中飞遁而出。
    一边武将模样的鬼神双目一睁,右手上浮现一把巨大的铁鞭,暴喝一声就甩鞭打向舍姬和孙一丘。
    “哪里走!”
    哗~~
    铁鞭绽放幽光撕裂阴气,强大的威力扫得周围枯树纷纷破碎,舍姬抱着孙一丘只是不断催动力量向前,逃出来的瞬间就面对雷霆打击,根本来不及想出其他应对,身后显出五彩妖尾硬接一击。
    “轰——”
    铁鞭打在猞尾,带着这根五彩尾巴又一起撞向舍姬和孙一丘,前者此刻有了缓冲,抱着孙一丘转身,双脚踩在自己的尾巴上,然后咬牙拼力一蹬,接着力道更快飞向远方,顷刻间已经遁入阴气狂风之中。
    “哼,想走?”“妄想!”
    两鬼神动若风雷,刹那间踏着阴气追击而去,那武将鬼神更是眯眼之后,直接甩出铁鞭,此鞭速度快过飞剑,如同一座黑色铁塔般撞向远方的舍姬和孙一丘。
    本来因为刚刚那一击还气息翻腾的舍姬即便知道鬼神法器再次袭来,却来不及做好准备,背后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啊......”
    想来那鬼神法器非常特殊,有灼骨之痛,令舍姬忍不住惨叫出声,但速度却不减反增。
    “姑娘!”
    孙一丘又是惊恐又是焦急,但又帮不上什么忙。
    “好个孽障,并非妖魂,若无肉身,刚刚那一下就该魂飞魄散,赶来阴间为祸,受死吧!”
    “你们跑不了的!”
    舍姬已经拼尽全力,但两鬼神的速度却远超她想象,根本甩不脱。
    “两位尊神,我修行数百年从未做过什么有愧于心的恶事,入阴间也是为了救人的,请两位尊神放过,求两位尊神放过!”
    “花言巧语也敢蒙骗我等?”
    高帽鬼神怒声带笑,袖中滑出一个金色铃铛,挥手摇动竟然如同洪钟。
    “咚,咚,咚......”“魂来!”
    舍姬顿时觉得头痛欲裂,但她只是头痛,孙一丘却感觉浑身好似被千刀万剐,好似要被马上撕裂,鬼体上幽光大起,竟然直接脱离的舍姬的双臂。
    “啊?一丘——”
    舍姬双手抱空,一瞬间根本没有第二种想法,直面鬼神,向着孙一丘追去,拼进全力追上孙一丘的魂体,但眼前一根光芒大盛的铁鞭已经迎头打来。
    舍姬一把抱住了孙一丘。
    “死也要死一起!”
    唰~
    孙一丘身上原本已经没有多少光芒的护符骤然亮起,一道流光缠绕两人,比人脑袋还大的鬼神铁鞭在舍姬和孙一丘头顶停下。
    不是护符还有这么强的力量,而是两名非凡的鬼神见多识广,居然认出了护符的符文。
    “嗯?玄门正箓!”
    “尔等和道门祖庭是什么关系?”
    舍姬和孙一丘呼吸急促,抬头看向头顶的铁鞭,孙一丘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赶紧回答。
    “是有人送我的护符,说能帮我渡难关的。”
    刚刚舍姬不顾生死也要来救孙一丘的样子,两个鬼神其实都是看在眼中的,光这种举动或许不足以让他们动摇,但加上这符箓就两说了。
    “先收押起来吧!”
    舍姬心中一紧,她知道即便这会鬼神或许有疑虑没杀他们,但被带回去肯定被查出他们闯祸的事,那或许比现在死了还惨。
    可舍姬还来不及求饶,周围的狂风好似爆炸般被撕裂,阴气之潮好似被撕碎,居然短暂平息下来。
    几人全都下意识顺着气息看向一侧半空,只见一个双目幽光的儒生男子悬浮站立,其脸在看到舍姬和孙一丘之后逐渐露出兴奋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了。”
    此刻弥黄激动得微微颤抖,邪异的妖气已经毫不掩饰地不断从身上倾斜而出,仿佛离天命所归仅仅一步之遥,根本不理会旁人,一跺脚直接冲向舍姬。
    舍姬反应最快,抓着孙一丘立刻就退后遁走。
    两鬼神反应也不慢,弥黄袭来目标是那女妖和男鬼,凭借两方初见的直觉,鬼神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阻拦。
    “休想!”“给我停下!”
    铁鞭、铜铃双双落下,弥黄不管不顾,右手呈爪只抓向舍姬和孙一丘,是的,见到舍姬和孙一丘抱在一起,为了避免再出什么可能的情况,他决定连舍姬一起抓走。
    “当——”“砰——”
    率先被隔开,法力冲击震得周围地皮翻卷,枯树都被连根拔起,而弥黄却纹丝不动去势不止,随后铁鞭砸在他爪上,爆发出更加沉闷也强悍的冲击,令弥黄去势微减但身形却好似泥鳅一般扭过法力冲击,依然扑向舍姬和孙一丘。
    然而武将模样的鬼神不光有法力,武技也是极佳,铁鞭上的巨力几乎让他握不住鞭柄,他第一时间直接撒手,等铁鞭回旋九十度的时候直接握住铁鞭顶端,随后法力倾泻而出,顺着铁鞭转动的惯性加以引导并再添巨力,狠狠地二次甩向弥黄,速度更快,力量更大。
    此刻弥黄刚刚滑过两鬼神,快若闪电的铁鞭也直接打其要侧,此一击几乎等于弥黄自己和鬼神联手打出。
    “轰隆——”
    阴气爆炸大地倾塌,弥黄终于被砸向一边。
    舍姬抱着孙一丘却一刻不停,已经遁到天边,只有一句话远远传来。
    “两位尊神大恩大德,小女子没齿难忘!”
    两鬼神听到此言,心中不知道是气还是笑,但也不容多想,眼前妖物才是真正硬茬,道行之强超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