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重生之嫡女毒妃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之嫡女毒妃: 第215章 全盘计划

    苏芮然面上的冷意依旧没有分毫消减,只听她道:“抱歉,我同三爷并没有这么深的交情,所以有什么话也的确没必要私下里多说。”说完她便也不顾南宫铭宣如何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南宫铭宣两步上前,伸手又再次挡住了她的去路。
    苏芮然心里已经是十二万分的不耐烦,但却还是耐着性子道:“三爷还有别的事吗?”
    “我会娶你做我的正妃,我是真心的,所以请你不要与我为敌站在我这一边好不好?”南宫铭宣注视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透着足以让天下绝大部分女人动容的温柔。
    当时,她苏芮然例外。
    因为她太了解南宫铭宣是什么样的人了,他明知道自己已经站在了南宫凌这边,可却还站在这里来对自己说这么多的话,他是何居心当真是让人再清楚不过了。
    南宫铭宣紧紧的注视着她的双眸,他不信在自己的这番话之下还有女人能不动心。
    他不相信凭借自己的“真心”还换不来一个女人的死心塌地。
    然而他却在苏芮然的脸上看到一抹笑意,最终渐渐放大,竟化作了一丝嘲讽。
    “三爷,这些话你可以对任何女子说,却惟独不应该对我说。”苏芮然注视着他,一双透彻如湖水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彻骨的冷漠,她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又继续一字一句道,“因为在我眼中,三爷那所谓的真心根本一文不值。”
    南宫铭宣愣住了,彻底愣住了。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突然从对方的眼神中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行为在对方眼里看来竟然如此可笑。
    他虽没有高贵的嫡出身份,可向来哪个女人对他不是讨好顺从。
    她苏芮然怎么敢!
    “若没有别的事我先告退了。”苏芮然冲着他扶了扶身子,也不顾他的脸色此刻已变得十分难看。
    “小姐。”尹荷快步跟了过来,示意她望向假山那边。
    苏芮然一眼便瞧见顾斐藏在假山之中注视着自己,他站的角度刚刚好够自己和尹荷瞧见,南宫铭宣是根本瞧不出什么的。
    顾斐冲着苏芮然做了个手势,苏芮然却仿佛什么也不曾瞧见一般连眼皮也不多眨一下。
    南宫铭宣望着苏芮然离开的背影,双手暗自紧握成拳。
    是的,刚才那一番话虽夹杂着目的性,但至少他也是用了真心的,不过现在看来在苏芮然眼里,他的真心却是一文不值。
    他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别人对自己的轻视,既然自己得不到的那别人也休想触碰分毫。
    苏芮然,你以为你可以顺利的嫁给南宫凌吗?我要让你知道你自己的选择是有多么的愚蠢,你一定会后悔的。
    苏芮然带着尹荷回到大堂,一路上多不曾停留,南宫铭宣的出现将她原本的计划已经完全打乱,所以她当机立断取消了要与顾斐偷偷见面的决定。
    何况她想知道的事顾斐也已经告诉她了。
    苏芮然回到席间,南宫凌的目光也不由得落到了她身上,她与南宫凌对视一眼,很快便又转过了目光。
    酒过三巡便开始奏乐,因为是丧礼不能行歌舞,但又因为有皇帝在场也不能安排的太过简单。南宫铭宣便特地寻了一支丝竹班子来演奏清曲小调,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皇帝一眼便瞧见那吹笛子的女子,只见那女子生得眉目清秀,相貌虽不是一等一的,但在那一身素白的纱衣的衬托下倒是有一番别具一格、清丽脱俗的美态。皇帝平日里见惯了后宫里锦衣华服的宫妃,乍一见这清丽之色,顿时犹如一阵清风扑面,有种说不出的新鲜之感。
    曲罢,皇帝特地传唤那吹笛子的少女上前,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姓吕单名一个筠字。”
    吕筠,当真是名如其人秀丽温婉。
    皇帝心里这么想,只是毕竟是在德王的丧礼上,他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只是道:“你的笛子吹的不错,朕听闻你的笛声倒是不免思念起皇叔了,既然如此你便顺朕回宫,这么一来朕想念皇叔时便可从你的笛声中排解。”
    “是。”吕筠顺从回应,轻音袅袅倒是让皇帝听了也不禁心头一荡。
    盘算着等到一回宫今晚就让她侍寝。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旁太监拉长着嗓子发出一声刺耳的惊呼。
    只见吕筠手中的竹笛顿时从中分开,笛中寒光四射,顿时化作了两把短刀。
    吕筠双手持刀便朝着皇帝的喉咙刺了过来。
    皇帝大吃一惊,只是吕筠离她如此近,周围的侍卫都已经来不及护驾。
    情急之中,皇帝一把抓过身边的太监挡在面前,吕筠一把短刀快准狠的刺入那太监的咽喉,甚至连一滴多余的血也不曾飞溅出来,一看就是训练有素。
    南宫铭宣吃了一惊,立刻忙叫人护驾。
    立刻有王府护卫朝着皇上冲了过去,但吕筠的第二刀已落下,手法之快根本就只在呼吸之间,丝毫不给那些护卫们足够的时间赶来。
    南宫铭宣惊惶之余脑海中充满了疑惑,不对啊,自己虽然也计划在今日动手,但自己计划的不过是逼宫而已,并没有行刺这一安排。今日接着德王的丧礼,皇帝、皇子,还有朝中重要的大臣都赶到了。
    只要他在这个时候将他们困于王府之中,那他们还不是要任凭他摆布。
    他根本不怕惊动城中的禁军,因为在外人看来皇帝来此吊唁画上一日的功夫也是情理之中,只要他能保证这德王府从表面上看起来平静无事才好。
    可若是在此刻有了刺客,那必定会惊动外面的人,那么他的计划岂不是要全然被打乱了。
    南宫铭宣注视着这一时间乱成一团的局面,目光下意识在人群中寻找,却已找不到苏芮然的踪影,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与苏芮然一定有脱不了的干系。
    南宫铭宣当机立断,决定转换策略,自己首先要先将这眼前的波澜给压下来。
    苏晁见到有刺客出现,虽然他进王府自不会佩剑,但情急之下也抓住案上用来切肉的短刀冲了上去。
    苏芮然见了也不拦着,虽知危险,但这个时候父亲不得不出手,否则事后恐怕还会有大麻烦。
    苏芮然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却是一脸冷静的注视着御座上皇帝的一举一动。尹荷则是十分紧张的拉着她,四周不时有躁动的人群推推嚷嚷的逃走,但南宫铭宣已经下令封锁住四下的出口,不让任何人擅自离开。
    苏芮然一早便料到此等情况下南宫铭宣会有如此举动,到时候事后追究起来,他大可以推脱说因为怕刺客混迹在人群之中,不能就这样放走刺客。
    一切都是为了皇上的安慰着想,也自然是合情合理了。
    苏芮然目光冲着人群中望去,只见南宫凌同样也不慌不忙的坐在那里注视着一切,身旁跟着的阿容同样是一脸冷漠之色。
    皇帝连拉了两三个宫人在面前地方,南宫铭宣这才带领护卫抵达,瞬间将吕筠围了个团团转。
    南宫铭宣望着吕筠蹙眉道:“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人?好大的胆子竟敢行刺皇上。”
    他自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弄清楚对方身份的机会。
    然而吕筠望着南宫铭宣,眉目中竟夹杂着说不出的复杂情愫,仿佛恋人之间相互对视的目光。
    南宫铭宣一愣,然而还不等他回过神来,吕筠突然冲着他凄然一笑,抬手用手中的短刀抹脖自尽而亡。
    这一幕旁边的人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她与南宫铭宣之间那说不出道不明的目光。
    就在吕筠的身体倒地瞬间,她依旧拼劲最后力气朝着南宫铭宣伸手,似乎想要抓住他的衣摆一般。脖子上血如泉涌,吕筠却仿佛全然不察脖子上的痛疼一般,冲着南宫铭宣用最后一点力气缓缓道:“奴婢没能完成……”话只说到一般就戛然而止,周围人立刻小心上前一探她的脉搏,确认她已经死了。
    南宫铭宣后退一步,他虽然还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直觉已告诉他这件事不妙,而且是冲着自己来的。
    众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离开他的身侧,皇帝也用一种猜疑忌惮的目光望着他。
    “不,不是这样的,陛下……”南宫铭宣上前一步正要解释,苏晁却已经挡在了他面前。望着苏晁手中的短刀,南宫铭宣一时间不敢上前,他自然知道苏晁在军中的名声可不是白来的,即便如今已不再征战,但他的身手依旧不容小觑。
    这时人群中陡然传来一个声音:“德王三子南宫铭宣意图弑君谋反,按律当就地诛杀!来人啊!”
    众人闻声望去,却惊讶的发现南宫凌竟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南宫铭宣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南宫凌,尤其是当他看到苏芮然正站在南宫凌身边时。不知怎么的,他心中原本的惊恐竟在一瞬间全都化作了愤怒。
    南宫凌一声令下周围顿时涌现出许多身着黑衣的暗卫。
    南宫铭宣目光渐冷,忽然嘴角微扬,露出一丝极其冷漠的笑。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那就只能提前动手了。
    他一抬手,王府周围顿时涌来大批护卫,其数量之多足足是南宫凌身后暗卫的三四倍。
    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皇帝面色铁青,指南宫铭宣呵斥道:“大胆!你竟敢在王府中暗藏如此多的暗卫!难不成你想弑君谋反吗?”
    南宫铭宣的脸上此刻已没有方才的慌张,反而换上了一副从容之色。
    面对皇帝的怒斥他只是淡淡一笑,又仿佛恢复了往日的儒雅道:“皇上误会我了,我自不敢对皇上不敬,只不过想请皇上拟两个旨意而已,这对皇上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
    皇帝眉头紧蹙道:“什么旨意?”
    南宫铭宣脸上的笑意更加肆意,他可不信还有什么能拦得住他,至于南宫凌身边的那些个暗卫,他可全然没放在心上。这么区区几个人难道他这么多人马还对付不了吗?
    南宫铭宣的目光落在皇帝的那一身九龙黄袍上,脸上满是贪婪之色,只听他道:“这第一个旨意便是让我继承德王之位,而这第二个嘛,还请皇上将皇位禅让给德王。”
    “大胆!”皇帝怒不可遏,“来人啊!替朕把这个叛逆之人拿下!”
    “哈哈哈哈哈。”南宫铭宣闻言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转头望了一眼南宫凌身为那数量少得可怜的几个暗卫,又望着皇上道,“请问皇上要如何将我拿下?就凭淮王身边那几个少得可怜的护卫吗?任凭他们是何等高手,都休想抵得过我的人马。”
    南宫铭宣面色一沉,目光再而转向南宫凌和苏芮然所在的方向,眼中已透着杀气,只听他语气阴沉道:“不过我虽不要皇上的性命但却要拿点报仇,我要的报仇那边是德王的人头。”
    南宫铭宣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阵女子清丽的笑声。
    苏芮然突然笑了起来,而这笑声在如今的情形下显得格外刺耳。
    “你笑什么?”南宫铭宣眉头一拧,紧盯着苏芮然。
    苏芮然注视着他脸色淡然,眸子中却有一种透人心扉的冷意,只听她清冷的声音在南宫铭宣的耳边响起,对他道:“我笑你死到临头却还忽然不知。”
    南宫铭宣一愣,随后猛然一惊,似乎在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突然间睁大眼睛朝着南宫凌身后那几十个暗卫身上望去。
    只见他们通体黑衣,微风吹过渐渐撩起他们的衣襟,有些人身体的各个部位隐约透露出若隐若现的暗金色刺青。
    那是一个字,一个让人风丧胆的字——刺。
    南宫铭宣脸色大变,而就在这时,南宫凌身边的阿容突一抬手,微微扬起的唇畔吐出一个字:“上。”
    王府中,一时间厮杀声混合着惨叫声不断。
    天佑二十七年,德王三子南宫铭宣意图弑君谋反,被淮王南宫凌带人当场诛杀。
    事情过去足足有三个月,整个进度却依旧停留在对那次谋反事件的议论之中,其中多为对南宫铭宣的诟病。
    相府中,苏芮然趴在凉亭的栏杆上望着湖中的红黄二色的金鱼出神,尹荷则站在她身旁手捧着用青瓷罐装着的鱼食。
    苏芮然心想自己这也算是大仇得报了,如今严氏、苏嫣然还有南宫铭宣都已经死了,不知怎么的,她心中却突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一旁尹荷道:“小姐若是觉得无趣,不如我们去请了老爷外出游湖?”
    “你这丫头就知道往外跑,其实啊,如今对我来说这府里府外的都一样,都是一样的无聊,一点盼头都没有。”苏芮然一边说着一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却突然听见尹荷发出“噗哧”一声轻笑。
    苏芮然转头刚想问你笑什么,却陡然发现一个长袍冠冕的男子站在他身后,依然是一身常服丰神俊逸的南宫凌。
    苏芮然瞧见他微微一愣,却见他面上有难得一见的笑容,对她调侃道:“怎么如今的日子就当真一点盼头都没有了吗?”
    苏芮然听了他的话不知怎么的竟突然间脸上一红,忍不住低下头。
    尹荷见此掩嘴偷笑,却悄然退了出去。
    南宫凌上前一步,突然拉起她的手:“我已经向父皇请旨,今日是正式来向苏晁提亲的。”
    感受到手上的温度,听着对方温柔的话语就在头顶,她缓缓抬头,一双清亮的眸子如澄澈的溪水,她只是淡淡道:“敢问王爷是想让我做你的正妃还是侧妃?”
    南宫凌注视着她神情专注,但却摇了摇头:“都不是。”
    不是正妃又不是侧妃?那又是什么?难不成是让自己做她的侍妾吗?要知道是否嫁给南宫凌她仍在考虑一种。
    苏芮然试图抽回手,然南宫凌却紧紧抓着不放,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他突然用力一扯将对方拉入怀中,顿时制止住了对方的反抗。
    “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南宫凌的声音在她的头顶想起,苏芮然听到这声音,身体仿佛被冻住了一般,一时间不再挣扎,一滴晶莹的眼泪从脸庞上悄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