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首席撩人:腹黑龙少求放过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首席撩人:腹黑龙少求放过: 第798章 星空璀璨

    就在所有人耗费心力拖延时间时候,就看见连心带着人往这里飞快跑来。
    等到跑得快到近处时,就看见连心身后跟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家亲亲老公择木,和芮芮的大哥—连长大人。
    三人从围观人群里挤了进来,连心老远就对着言谨欢打眼色,领着两人走到芮芮身后,连心故意喊了一声,“芮芮姑娘,连长叫你回家吃饭了。”
    芮芮正被面前几人挡住去了,心里又急又怒,被旁人看了热闹,求婚的对象又一直躲着不出来,她又羞又怨,也没听清楚是谁说出这句带着嘲讽的话,开口就是一句,“吃个屁,老子还没把男人搞定。”
    这句话刚落下,周围就是一阵嘲笑声起,芮芮羞得满脸通红,转身就要去呵斥来人,下一秒就愣在原地,看着身后横眉冷目的大哥,瞬间眼中泛起了泪光,又羞又委屈地喊道:“哥哥。”
    连长本来正在和半路遇见额择木闲聊,就看见连心跌跌撞撞的跑来,喘着气连话也没说清楚就拉着他们两人往营房这边跑,路上只是把事情简单讲了一遍,他听得也没多明白,只知道自家妹子又做了丢人的事情,一路憋着气,等到看见妹妹穿着婚纱,他明见明白了自家妹子是跑来逼婚,然而言谨欢明显一直躲着不想见她,不免对言谨欢也带上了一分怨恨。
    可是那一句哥哥出口,他顿时没了怒意,只能上前一把抱住自家妹子,张张嘴,什么也没说,半抱半搂地带着人离开了现场。
    择木看看远去的连长兄妹,心里也明亮了不少,大步走到言谨欢面前,朝她使了一个颜色,又板着脸朝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道:“看够了,就散了,谁要是还有精力,就去操场跑二十圈。”
    此话一出,所有人作鸟兽散,择木满意的点点头,埋头朝前面走去。
    身后言谨欢从战士的身后走了出来,又感谢了几句,就找了个借口拉这连心追上择木。
    择木在花园边上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余光看见言谨欢和连心追上来,又抬脚往前走了几步,在休闲椅上坐了下来。
    “择木,我看着军营里是待不了了,你想办法让我尽快退伍,”言谨欢追上去,开口便道。
    “恩,现在军营确实没法待了,今天你让连长妹子丢了这么大的脸,他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想办法,尽快让你离开部队,老大正在外出执行任务,k集团的老巢已经找到了,这一次是铁定能剿灭他们,大概过几天就能回来了,你先等几天,我去找龙老想个办法,”择木看着连心挤眉弄眼,转眼又正儿八经的皱眉思考道。
    言谨欢明白以择木的官衔是没办法让自己退伍,现如今龙景天也不在身边,只能盼望着龙老能想办法尽快让自己脱离军队。
    夜幕不久之后降临,星空璀璨,如坠着在墨色中的钻石。
    千里之外的f市,郊外的一片废弃的水泥楼里,已经经过一轮的枪战,深入尺的弹孔到处都是,龙景天带领的小队已经在这里蹲守了一上午,他们在不久之前已经将k集团主要的几个成员全部狙杀,现在还在逃亡的是奎立和他们的终极大boss麦克。
    在一周之前,他们得到了消息,贺氏的高层要和k集团的主要成员和首领要在f市一处山庄汇合,进行一场大型军火交易。
    军方得到消息后,立刻就派出龙景天等一行人速往f市埋伏等待。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龙景天等人埋伏在山庄之外,成功的击杀了k集团的主要成员,并且逮捕了投降的贺氏高层,只有少数的人在奎立和麦克的带领下一路飞车逃窜到城东的郊外荒楼群。
    龙景天看了一眼时间,带着小队人马偷偷地摸了上去,最上面的楼层通道口露出了两个匪徒的头颅,旁边的狙击手正要瞄准那两人的头颅,龙景天赶集将枪杆按住,飞快地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又把人散开,一个人贴着墙壁小心的隐藏自己的身影。
    等摸到快要接近楼顶时,就看见门口两个外国雇佣军身形晃了两下,睁着眼睛就要扑到在地,两人身体后面迅速冒出两个人,手疾眼快地把倒想地上的尸体一抓,又轻手轻脚地放在地上。
    龙景天看见那两个战士飞快打出一个暗语,意思表明解除危险,他点了点头,脚下加快,快速跑了上去,其他隐藏在暗处的人立刻从各个地方跑了过来集合。
    “老大,人在楼顶,只有奎立和麦克,其他人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龙景天带头往楼上去,空荡荡的水泥楼上连快门板都没有,等摸到楼顶门口时,就看见奎立和麦克背着眺望远方。
    龙景天朝后面抬了抬手,又悄悄地把人分开,他一人垫着脚尖摸到往旁边的水泥板后面,探出半个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奎立突然掏出手枪,用中文朝麦克激动的喊:“麦克,咱们现在走到绝路了,你看看这周围都是军方的人,咱们没地方可以逃了,算了,咱们投降吧!至少还能留一条命。”
    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k集团终极大boss居然是个名叫麦克的外国人,即便是落荒而逃的情况下,他还是一身干净整洁的西装礼服,除了肩头有一些灰尘落下之外,整个人就像是上流社会的绅士名流。
    “咱们逃不出去,也不能做个贪生怕死的人,你们中国人不是最看重气节吗?”麦克背着手,侧过身,微微眯着眼睛,勾了勾嘴角,像是在讥讽奎立贪生怕死。
    奎立被他嘲讽,却完全不生气,而是着急的地说:“气节这种东西也就是说说而已,真要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谁还管要不要气节。”
    麦克轻轻笑了声,又转身回去眺望远方的青山,良久才道:“奎立,我手里的那批军火的地点,在昨日交给你的那个本子里,你只要把本子交给军方,也算是将功折罪,能给你减点邢,不如你去自首吧!”
    奎立急急地上前一步,收回了枪,“那你呢?”
    麦克歪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淡淡地道:“我想去见我的妻子,她在呼唤我。”
    奎立闻言立刻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想要上前去拉住他,谁知道麦克的动作最快,只见他身体向前一扑,越过水泥楼短矮的扶栏,整个人猛地坠了下去,不见踪迹,如一只轻飘的羽毛。
    “麦克!”奎立撕心裂肺地哭喊,整个人猛地跪了下去,捂着脸痛哭起来。
    很久之后,龙景天才知道这两人之间的友情是用钢铁灌浇过,以至于奎立宁可背叛他,也要加入K集团。
    龙景天暗地里对着耳麦冷声道:“抓!”
    四下奔过去的战士已经把奎立团团包围,奎立仿佛没有了生命似的,任由他们逮捕,却不见反抗。
    远处一抹深沉的血色渐渐从天边蔓延而来,如一笔晕不开的伤口,沉甸甸地坠在空中,刺眼又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