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月考过后(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月考过后(h): 找一个男人,和他上床

    夹腿这件事,纪念是在半年前学会的。
    那时她意外在杂志上看到,说外国有个女人天生敏感,每天能高潮一百多次,就连走路都可以。
    她悄悄收集这方面资料,才知道可以靠夹腿,体会到性爱的美好。
    或者这不应该叫性爱,而应该称之为自慰。
    用自己的身体满足自己的性需要,这当中并没有来自异性的爱,有的只是孤独的自我安慰。
    只不过这种行为,大多发生在女童身上,特别是一至叁岁的幼童。
    纪念从毛巾架上将自己蔷薇粉的毛巾取下来,张开两条腿,将它夹在潺潺流水的腿心间。
    毛巾柔软的触感,缓缓擦过嫩得能滴水的外阴,细微的电流感顷刻蔓延全身。
    纪念觉得整个身体的毛孔,瞬间张开了。
    她一只手撑着浴室光滑冰凉的瓷砖面,另一只手调节着毛巾的位置,以便让它与嫣粉的私密处,愈加紧闭的贴合。
    细长的五指从胸前两团绵软处滑过,柔柔地,在两朵红莹莹的蓓蕾花上,轻捻慢拢,舒服得纪念将小嘴微微张开。
    “祁野……”她低声呼唤着少年的名字,每叫一声,腿心就暖液肆流。
    她闭起眼睛,脑海中慢慢浮现出少年健美的身体,修长的脖颈,鼓实的肌肉,和下体那团隆隆的巨物。
    这……无一不在诱惑着她。
    甚至他说话时,那暖热的扑在自己肌肤上的酥麻感……
    也不知道真的性交会是种什么滋味?
    会比夹腿还要美好么?
    她突然就很希望有个像祁野一样强壮的少年,能将自己压在墙壁上,拼命操弄玩乐。
    纪念细软的腰肢往前微倾,扭动着身体,双腿死死绞紧,夹着毛巾,进行无休无止的上下摩擦。
    窗外,天色暗沉,树影婆娑,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
    可纪念却觉得万物寂静,唯有自己与腿间的毛巾真实存在着。
    她抿紧唇,承受突如其来的快感,好像全宇宙的酥麻都集中在腿心,然后“哗”一声,如流星般炸裂破碎,往四肢百骸窜去,燃起不可湮灭的熊熊欲火。
    “祁野……操我……狠狠操我……啊……”
    纪念战栗着,娇小的身体开始不可控地抖起来,两腿伸得笔直,脸颊潮红,汗珠顺着她的额间,大滴大滴往下流,打湿了几缕碎发。
    “呃……”
    她虚弱地发出几声樱咛,从湿漉粘稠的腿心,拿出那块蔷薇粉的毛巾。
    毛巾被蜜水浸得颜色更为厚重,上面绣着的几朵小白花,夹着几根乌黑的阴毛,黑白相间,格外地显眼。
    红晕渐渐从纪念脸颊消散,两腿的酸麻也缓缓变得正常。
    纪念将毛巾打上橙子味的香皂,认真地揉搓起来。
    她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许阿姨知道她学会了自慰,会是种什么样的情形。
    可是她却有些厌烦,厌烦这种小女孩满足自我的做法。
    她都十七岁了,应该尝试下成人的行为。
    比如,找一个男人,和他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