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无良宠妃:赖上傲娇王爷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无良宠妃:赖上傲娇王爷: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人生中最幸运之事,是你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大结局)

    “奴婢参见王爷。”秋竹看清来人时,忙伏身朝他行礼道。
    他一席水墨色长袍翩然而立于花道之中,长如云烟的墨发只用一支簪子随意束起,面容俊朗,却带着赤裸裸的冷意,只是随便那么一瞥,就感觉得到极其强大的压力。
    沈墨昀径直走到树下,微微抬眼看着沈千泽说道:“你是要自己下来,还是要本王帮你。”
    沈千泽在看到沈墨昀的时候,大大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骇色,他知道自己的爹爹武功高强,如今见他就在树底下,小孩子心性,自是担心被他打,这么一想,他更是抱紧了树枝,用稚嫩的嗓音威胁道:“爹爹,你不准上来!你要是上来了我就立马跳下去,要是我死了,娘亲就会很生气很伤心的!”
    沈墨昀不屑地勾了勾唇,“你跳啊,你跳了倒好,我可以和你娘亲再生一个妹妹。”
    “爹爹你……”沈千泽小脸儿一凛,“爹爹你居然这样说泽儿,我要去告诉娘亲!”
    沈墨昀不耐烦地轻啧了一声,飞身到树上,将死死抱着树枝的沈千泽一把揪了下来,沈千泽手脚并用,使劲儿捶打着沈墨昀,“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爹爹抱,我讨厌爹爹!”
    沈墨昀脸色一沉,他不喜欢自己?自己还更不喜欢他呢!见他越打越起劲儿,沈墨昀终于忍不住,将沈千泽小小的身子掰过来,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打了几下。
    沈千泽浑身一怔,爹爹居然……爹爹居然打他的屁股!!沈千泽在沈墨昀怀里拼命挣扎,奈何人小力气也小,沈墨昀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可以好好教训他一顿,他又岂能这么快就放了他?
    “你们在干什么?吵吵闹闹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清丽的嗓音,她身着一袭淡紫色长裙,光亮华丽的贡品绸缎,不仅仅是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光辉那样好看,穿在身上亦是舒适飘逸,纤长的身条,迷人的腰段,双眸晶莹剔透,秀丽的长发尽数绾起,细碎的小花插在发髻一侧,尽显贤良淑德,皓齿星眸,素齿朱唇,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沈千泽一听立即乐了,眨了眨眼,挤出了几滴泪水,而后侧过头去抽噎着说道:“娘、娘亲,爹爹,爹爹他,他打我,泽儿,泽儿疼……”
    “沈墨昀!!”苏玲琅立即跑上前,将沈千泽从沈墨昀怀里抱了回来,怒道:“我一会儿不在你就欺负儿子是吧!!”
    “琅儿你别太惯着他,他现在已经无法无天了,你看看那棵树。”沈墨昀指了指方才沈千泽爬上的树说道:“他刚刚已经爬到最高处了,若不是我及时将他抱下来,他摔着了可怎么办?而我打他,也是因为他太调皮不听管教,这必须给他一点教训。”虽然他带了一点私心,但其实还是对于沈千泽的胡闹很是生气。
    “爹爹说得可是真的?”苏玲琅虽是宠孩子,但也不至于到盲目的程度,听闻沈墨昀说出此言,她随即低头看着泣不成声的沈千泽问道。
    沈千泽乌黑的眼睛转了转,哭得更加厉害起来,“泽儿是想下来的,但是爹爹说,爹爹说让我跳下来,他就可以跟娘亲重新生一个妹妹了。”
    苏玲琅抬头瞪了一眼沈墨昀,“这,你又要怎么解释?”
    沈墨昀轻咳了一声,恼怒地瞪了一眼哭得极其起劲儿的沈千泽,这小家伙,果真是太腹黑,简直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不过是在吓吓他而已。”
    “以后不许你在儿子面前提这种话!”苏玲琅白了他一眼斥道,而后又看着沈千泽说道:“泽儿不许哭了,爹爹打你也是因为你太淘气的缘故,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听到没有?不然娘亲下次就不带你出去玩儿了。”
    “泽儿知道了。”沈千泽停止了哭泣,撅起嘴巴说道。
    苏玲琅欣慰地摸了摸他的头发,对着秋竹说道:“秋竹,把世子带下去吧。”
    “是,王妃。”秋竹应声着上前,拉着沈千泽离开了院子。
    “琅儿,你这次怎么不骂我了?”秋竹和沈千泽离开后,沈墨昀笑意盈盈地凑近苏玲琅问道。
    “行了,泽儿我带了这么多年,他是什么脾性我还不清楚么?就跟你一样,腹黑狡诈,扮猪吃老虎,演戏倒是演得不错。”苏玲琅双手抱胸地说道,“你们俩父子啊,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沈墨昀轻声笑了起来,笑声爽朗带着蛊惑,“琅儿此言差矣,我可比那小子好太多了,起码在你面前没有作秀不是么?”
    苏玲琅“切”一声,“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沈墨昀笑着牵起苏玲琅的手,缓步走在花道上,似是无意间提起一般说道:“琅儿,关于我上次提的事情,你考虑好了么?”
    经他这么一说,苏玲琅方才想起来,前阵子沈墨昀跟她说想要离开京城,二人携手踏遍大江南北,自由自在不受任何拘束,其实她心里也想去许许多多的地方游山玩水,只是那时候苏玲琅考虑到沈千泽还小,放心不下,所以便一直拖着,如今沈千泽也已经长大,懂得人情世故,可以说比他们两个都精,至于丞相府那边,苏瑾祺自从被王柳儿拒绝之后,便提议上战场杀敌,沈墨轩对于才子能人自是不会拒绝,客套了一番后也就允了,苏瑾祺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也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而苏瑾一,则跟萧子晴走在了一起,说来也好笑,苏玲琅给萧子晴支的招儿一个都没派上用场,因为萧子晴还是没改掉畏畏缩缩的毛病,迟迟不敢开口,反倒是最后苏瑾一喝醉了酒,向萧子晴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如今二人也已成了亲,还生了一儿一女,秦雁柔也可以说是子孙满堂,整天与几个孩子一起玩闹,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想来,已经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
    苏玲琅笑着点了点头,“好啊,那我们就离开京城。”
    沈墨昀喜出望外,紧紧地牵着苏玲琅的手说道:“好,那我们晚上就出发!”
    “晚上!?这么快!?”苏玲琅吓得张大了嘴巴,“好歹去跟皇祖母他们告别一下吧?这么一出去,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回来了。”
    “皇祖母那边,我让夜桦去说一声就行。”沈墨昀笑道,“趁着现在有时间有体力出去,我们自是要趁早不是么?”
    苏玲琅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好吧,可是泽儿那边,我们要不要跟他说啊?”
    “当然不能跟他说了,跟他说他要是跟去了怎么办?我们二人有多久没独处过了,你可知道?”
    苏玲琅语塞,自从沈千泽出生之后,他们两个独处的时间简直就是屈指可数啊,她实在是没脸说下去了。
    夜晚,沈墨昀和苏玲琅简单地收拾了两件换洗衣物,趁着夜深人静,府里的人也都休息了时,静悄悄地坐上了马车,径直往郊外赶去。
    “沈墨昀,你说要是泽儿发现了,在府里哭闹怎么办?”一出门,苏玲琅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虽然沈千泽精明归精明,但终究还只是一个五岁多的孩子,父母瞒着他自顾自地出去玩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是不是有点儿不厚道了?
    “就是该让他吃点苦头,免得整天在府里无法无天的。”沈墨昀却是毫不担心。
    苏玲琅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
    片刻后,马车驶过一个坑,随着车轮摇晃着起来之后,马车底座也传来一声低低的惨叫声,“哎哟。”
    声音虽小,但还是被沈墨昀听到了,他眼眸微眯,将苏玲琅扯回自己的怀中,看着马车底座冷冷道:“谁在里面?出来!”
    安静……没人应答。
    苏玲琅不安地看了一眼沈墨昀,沈墨昀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没事,而后自己慢慢伸出手,将底座猛地掀了开来,探头往里一望,里面赫然躺着一个人。
    天蓝色的长袍已经被弄得脏兮兮的,头发也乱蓬蓬的,俊俏的脸上有着很多污垢,看起来极其脏乱。
    “泽、泽儿!?”看清那人是谁,苏玲琅不由地张大了嘴巴,忙将沈千泽从座里扯了出来,“你、你怎么在这儿!?”
    沈千泽用脏兮兮的小手擦了擦脸,撅起嘴巴说道:“娘亲,您不要泽儿了吗?”
    “没有……”苏玲琅有些心虚地微微低下了头,“娘亲只是要外出办点儿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你们为什么不跟泽儿说?还在三更半夜偷偷离开?”沈千泽说到此处,黑又亮的大眼睛里渐渐浮起一层水雾,声音软绵绵的,带着无尽的委屈,“我想跟娘亲和爹爹在一起,娘亲,爹爹,你们不要丢下泽儿好不好……”说完,还低声抽泣了起来。
    苏玲琅一见他这模样,心立即软了,将他小小的身子抱进怀里柔声安慰道:“好好好,娘亲不丢下你,娘亲不丢下你。”
    沈墨昀在一旁恨得牙痒痒,这小子,又跑出来坏他的好事儿!
    等沈千泽哭够了,也闹够了,从苏玲琅怀里起来的时候已然成了一只花猫,苏玲琅好气又好笑,从怀里掏出帕子,为他擦去脸上的污渍。
    “娘亲,爹爹,你们去哪里?泽儿也要跟着去。”
    “我们……”
    “不行!”还没等苏玲琅说完,沈墨昀便猛地打断了她的话,看着沈千泽说道:“我们现在送你回去,你不许再胡闹!”
    “爹爹……”沈千泽微微缩了缩,可怜兮兮地看着苏玲琅,“娘亲,你们是不是嫌弃泽儿太淘气?那泽儿向你们保证,以后一定乖乖听爹爹娘亲的话,再也不胡闹了,你们不要赶我回去好不好?”
    到底只是个孩子,还是会舍不得父母,苏玲琅心下一软,摸了摸沈千泽的脑袋说道:“好,娘亲带你一起去,只是这路途劳累,你可坚持得住?”
    “泽儿不怕!”沈千泽的脸上立即展现了一抹笑容,拍着胸脯说道:“只要跟娘亲爹爹在一起,泽儿就什么都不怕!”
    “真不愧是我的儿子!”苏玲琅笑容灿烂,爱怜地摸着沈千泽的脑袋说道。
    “琅儿!”沈墨昀不悦地蹙起了眉头。
    “沈墨昀,泽儿还小,我也实在是舍不得将他丢掷不理,而且泽儿也说了,以后一定会听话的,你就带他一起去吧,好不好?”苏玲琅看着沈墨昀哀求道。
    “可是……”
    “爹爹,泽儿以后真的不会再惹您生气了,您就带上泽儿吧,好不好?”沈千泽也拉着沈墨昀的衣袖,学着苏玲琅的语气哀求道。
    母子俩都用极其期盼又可怜的目光看着他,沈墨昀恼羞成怒,可是又不能发作,最后也只能一甩袖子,冷冷道:“随便你们!”
    “耶,太好了!”苏玲琅和沈千泽一喜,相互击掌以示庆祝。
    相对于母子两个的喜悦,沈墨昀便更加显得无奈,沈千泽会不会听话他不知道,他知道的是,安排好的与琅儿共度二人时光的计划,已经是泡汤了。
    不过回头想想,这样似乎也不错,爱的人在乎的人,这辈子想要一直守候着的人就在他身边,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这不就是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吗?再者,能远离京城是非,去过随遇而安,过他向往已久的生活,如此,足矣。
    夜色浓稠如墨,光影迷人,一轮姣姣月高挂青冥,清冷的光,浅浅的亮,马蹄声远去,踏碎的是时光,迎来的,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