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乖乖小总裁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乖乖小总裁: 第三十一章谁是第三者

    而屁是什么样的存在?那就是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算。
    可是有些人就是太喜欢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康琪就是这样,因为觉得自己是非常的漂亮有家世的人,所以总觉得连翔天应该是属于她的,就算是对别人有什么感情,那得要是为了她,甚至如果他们深爱之后,要是她不行去世了,连翔天的感情也只能转移到那种和她相像的人的身上。
    所以这样的人你要是说她没有问题那就真的是有问题了。
    “你就是那个田莎莎吧?”
    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一种女人能够登堂入室的进来,然后拿着鼻孔对你,还一副是对你看得起的样子。
    现在田莎莎相信了,因为这个康琪真的做到了,而且更加过分的事情还在后面。
    “是的,这位小姐,我们好像不认识,所以请您出去好吗?”
    田莎莎的脾气本来就是一点就着火的那种,而且现在还是在怀孕期间,就更是这样了,这个康琪说话不到三句就成功的燃起了田莎莎的沸点,确实是一个人才啊。
    “这是你家吗,你凭什么请我出去,而,你是什么身份,我来这里可是看得起你。你居然敢叫我出去?”
    康琪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的看着田莎莎,之前她上下打量田莎莎的时候已经眼尖的发现了这个女人身上的不正常的地方——肚子,她的肚子是微微的鼓起来的,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确实可以看得出来。
    虽然她是很想说这是所谓的小肚腩,但是,理智还是很正确的分析了这个肚子的由来。
    “哼,以为你有翔天的孩子,你就了不起了吗?真是没教养的。”
    田莎莎没有说话,因为她已经气得只想一拳头将这个女人挥出去了。
    天啊,想想刚才就是因为连翔天出去了,她以为是他回来了才会没有看显示器就直接去开门了。
    这种鲁莽的事情真是做不得,而且最最让人郁闷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直接挤开她就进门了,这样的行径真不知道谁有教养了。
    还有,真是谢谢了,她还真是不需要她看得起呢。
    “小姐,你要是来找我的,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你再不走我就报警,要是你不是来找我的也请你安静一点赶紧出去,因为我不欢迎你,你要是等的人来了,他让你进门呢,我就不阻止了。”田莎莎的声音很平静,然后陡然拔高好像是在对着康琪的耳朵吼叫。
    “但是,你现在给我赶紧赶快的滚出去,不然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自卫。”
    田莎莎将手里的水杯狠狠的摔在康琪的脚边,她的眼神好像喷火一样。小宇宙爆发了还是火山爆炸了?
    可能都有吧。
    康琪被吓到了。从田莎莎大吼大叫开始,然后到那个水杯在她的脚边炸开,她整个人好像是被谁施展了定身术一样,呆愣的杵着还有点瑟缩的感觉。
    水杯炸开的时候还有碎玻璃打到了她的脚背,但是并没有出血,只是有些水溅了上去,可是她就是觉得那是出血了,心里的害怕别提多大了,这个女人不是应该在她面前自卑的无药可救,或者是丑态毕露吗?
    康琪想着,这样的发展不应该啊。
    但是田莎莎可没有管这个女人想的是什么鬼东西,拽着她外门外推,然后就直接关门了。顺手还给连翔天打了个电话。
    康琪被推到门外,还没有回过神。田莎莎将门上的小格子打开。
    “我已经给连翔天打电话了,但是你给我滚远一点,不然的话,在他没有回来之前我还是可以给警察打电话的,顺便一说,看你穿的也人模狗样的,要是我顺便给记者新闻会打个电话什么的,说不定今天晚上全市的人就都能知道你是谁了。”
    彭,小格子又关上了。
    但是没有一分钟又打开了,这次还是田莎莎。
    “我看着你呢,赶紧的给我不要磨蹭的走开。听到没有。”
    好吧,田莎莎的孕妇综合症其实是无差别的攻击的,这一点现在康琪领教到了。
    “你,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你你,竟然敢这么的跟我说话,你真的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得不说,康琪也是被气的不轻的,不然这样的完全没有什么威慑力,完全就是让人看笑话的话,她应该只会放在心里说的。
    当然这种人其实通常还有一句台词。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不过越是这样疯狗一样的要借着身份来说事儿的时候就越是说明这丫的已经没有什么招数了。
    而且,田莎莎生气了,还管你是是谁啊,要是管了,也应该是一早就问了,既然现在已经是得罪了再来因为人家这样一句话就软和下来,那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你是谁啊,呵呵,我要是想知道还不简单,你再多呆一分钟,我就给记者狗仔队打电话,这样不止是你,可能你的祖宗八代,祖坟在哪里我都能知道。”
    这下是真的关了那个小格子就没有再理会康琪了,再说康琪,怎么说也是上流社会,平日里怎么样也不至于碰到这样说话的,所以现在田莎莎几句话说到人家的祖坟上了,她除了被噎的没话说就只剩下憋闷了。
    可是吧,她还真的不敢再待在这门前了,要是万一那个女人真的发疯了一样的叫来了狗仔队还有什么新闻记者,那么她的名声就真的不好了。
    恨恨的跺了跺脚,最后康琪还是不得不抓好自己的包走远了一点点,但是也只有一点点,因为之前田莎莎说过已经给连翔天打了电话了,所以她还指望着连翔天来给她主持公道呢。
    要是田莎莎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真的是要晕倒了,翻白眼晕的。
    就没见过这么不知道自己分量的人。
    不过这边的事情暂且不提,就说连翔天好不容易让田莎莎对他的印象还有态度好了不少,正享受着难得的温馨幸福的不管是日常生活还是床第生活,却在刚刚突然接到了田莎莎一同气急败坏的电话。
    而且那一番话还说的不清不楚的,这叫什么事儿。有话也该清清楚楚的说个明白才好不是,不然的话,是想让他有个能够隔得很远还能读心的变态超能力吗?
    “女人心啊,还真是海底针。”连翔天就道,还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不过他才小小声的说了一句,就有人接了话茬。
    “诶诶,赶紧的,别占着称,这后边还有人呢。”
    水果店的老板拿着赶苍蝇的扇子,一挥一挥的,也不多看连翔天。就先招呼起了他后面的人。
    于是,出来给田莎莎买东西的连翔天给闹得没脸了一回。
    赶紧的称了东西付了钱就离开了。
    说起来连翔天回来的确实是很快的,但是再怎么快,对于某个人来说还是很慢的。
    “翔天,你总算是回来了。”
    康琪是远远地看见连翔天的,一看见连翔天也就不管之前是怎么的生气怎么的在那里诅咒人家的老婆了。
    马上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挽着连翔天的手臂,一阵委屈的哭诉。
    但是她那话说的,怎么的就觉得有点儿的不对劲儿。
    怎么感觉这个人突然的成了他家房子的主人呢,还什么什么,你总算是回来了?
    这是他的家,他爱回来不回来还要这么个人管了?
    而且还有这什么称呼,翔天?
    这么亲密谁准她叫的?
    他倒是想田莎莎这么叫,但是人家,就喜欢动不动的就叫总裁。
    “咳咳,这个康琪小姐,你这是来我家有事儿吗?我记得我们连氏集团和康氏集团的的合约应该已经签订好了的,现在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应该是交给手底下的相关部门去做了吧。”
    说着,连翔天不动声色的挣开了康琪挽着他手臂的手。
    连翔天话里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的了,那就是明显的要和康琪划清楚界限。
    而且想到之前田莎莎那一通人家都找上门了的话,想来就是和这个康琪是脱不了关系的了。
    “康琪小姐,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情急着回家,就没空陪你了。”
    这下子意思就更是明显了,那不是就是差没有直白的说,我家不欢迎你,你赶紧的走,这样的意思了吗?
    但是偏偏有的人就是听不出来那种委婉的给面子的回答。
    “没关系的,我正好也是要去你家。我们一起过去吧。我知道你家就在前面?”康琪就道,浑然不觉她这话说的多么的厚脸皮,同时连翔天的脸色又是多么的臭。
    甚至还以为自己很受人家的欢迎一样。
    连翔天很想知道是谁告诉这个人他的家在哪里的,如果让他知道了他一定会好好的收拾那个人的。
    “这个,可能家里有点乱,不好招待。”
    连翔天还在推拒着。
    想到之前田莎莎就差被有条件揪着他的领带吼了,现在他要是真的敢带着这么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人回家的话,他未来的生活基本上是可以预见的不好了。
    “翔天,你不想我去你的家里吗?”
    康琪就道,看着连翔天的表情有点不可置信,更多的却是委屈,这个表情一出来,总会马上就让人联想到是谁欺负了谁一样。
    不过就在连翔天黑线的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康琪更加惊人的话出来了。
    “你是因为你家里那个母老虎才这样的是不是,我就知道你是舍不得我受委屈,不过没事儿,她那样的,也就靠着肚子里的撑面子了,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而且,我以后也不介意把那个孩子当亲生的来养的。”
    要说之前连翔天对康琪还有点礼遇不想说话说的那么绝,那么现在很好,她自己触到他的雷区就怪不得别人了。
    连翔天有些厌恶的看着再次扒上来的手,这次是毫不客气的就挣开了。
    “对不起,康小姐,我要回去了,没功夫陪你瞎闹,还有,我的孩子又亲妈,不用找一个不知道哪里凑上来货色。”
    这个不知道哪里凑上来的货色自然就是说的康琪了。
    等连翔天走远了康琪才算是反应过来了,回过神儿了。
    连翔天刚才不仅是三番四次的拒绝了她,甚至还因为之前那个女人说教了她一顿?
    越想越觉得气恼,这怎么可能,这不应该是她的待遇啊。
    而且连翔天怎么能把她的好心当做是恶意,难道一个女人说把未来丈夫着别的女人的孩子当成亲生的看待,不是非常的难得,不是对他非常的爱的表现吗?
    怎么到了连翔天这里就变成这样了呢?
    康琪想不通,不过这样一个一向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也确实是想不通的。
    她这话一话外的意思,难道有一点点把田莎莎当一回事儿了吗?
    不说田莎莎现在和连翔天还是刚刚结婚,她就一副田莎莎早就被踹了,而连翔天和她已经在一起的态度,还公然的要霸占起人家小夫妻的孩子了,这算是什么啊?
    不过这些康琪是不会去想的,甚至她还是觉得都是所有人对不起她,当然这其中肯定是田莎莎的罪行更大一点,因为她还勾引了应该是属于她的连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