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灵异

速成炮友(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速成炮友(NP): 205犯罪

    “不要不要不要!”安白光是想想就痛死了,绷紧了身子左右摇摆,试图逃脱白星的掌控:“绝对不要!”
    “嗯?不玩吗?”
    白星微微笑着,表情安谧而圣洁,同温柔劝告世人的圣子一般在安白的耳边轻声细语:“试试吧,都湿成这样了,我很想看你走完。”
    如果不是他的手紧扣着她的腰肢传来禁锢的刺痛感,安白肯定会接受他的引导,为此全力以赴。
    “不可以……这样好丢人……痛……”
    安白忍不住哭,一抽一抽的,身下却被深埋穴内的跳动刺激出更多的水液。
    小穴口湿漉漉地黏在麻绳上,穴口的阴蒂被摩擦得极其敏感,呼吸都会痛,她努力踮起脚,又被白星掐着腰按下去。
    “你太过分了!”安白感到体内的跳蛋几乎横冲直撞地跳动,她喘息都变得吃力,红着眼睛看白星:“太过分了,呜呜呜,就算你喜欢,也不能这样……”
    “我很喜欢。”
    白星仍然觉得有些不满足。
    被困在绳上的纯白少女一脸淫相,任他摆布操弄,那几片校服布料遮不住多少肉,露出的乳尖殷红挺立,用力一掐就能听见她的痛呼。
    但机会难得,他不想再忍耐。
    “把这个喝下去。”白星掐着安白的下颌骨,喂了她一口水。
    “呜呜呜……”
    已经羞耻到脸红耳热的安白下意识张嘴接住清水,入喉后却感觉到一丝不一样的刺激。
    她更热了,身下更是泛滥成灾,小穴热乎乎得想要止痒。
    “你喂我喝什么?”安白哭得厉害,软软绵绵的声音格外缠绵暧昧:“什么奇怪的东西?”
    “催情剂。叁百年内一直改进的配方,不会有副作用。”
    白星转到安白身前,两指捏住乳尖用力,几乎是掐弄的力道,她颤抖着高潮,又被他重新扶正往前推。
    深夜,小房间的门被打开,扑面而来便是一股甜腻的淫糜腥味。
    门外人站定了没往里进。
    借由那捧洁白无瑕的月光,他看见那条横亘在房间中,每一个绳结都被打湿滴水的麻绳。
    两个人在床上纠缠,她坐在他的身下,香汗淋漓地上下耸动,不知是他在不停插她,还是她在主动摆弄腰肢吞吐迎合。
    “事情办砸了。不知谁在妨碍我们。”门外人嗓音低沉,依然听不出喜怒。
    白星沉溺在安白酥软温热的穴内,低头咬着她已经布满齿痕的颈侧,用力一咬:“又要拖很久?无所谓,无外乎多杀些人灭口。”
    门口的人立刻往里进,用力关上门,低声叱喝:“管好你的嘴。”
    “没关系的。”白星满意地抬起头,嘴角还沾着她颈侧的血,“她什么都不会记得。”
    怀里的人被蒙上了眼睛,药效依然持久,手腕处的勒痕泛出淤青,唯独交合处汨汨不断地流水,高潮不止地接受他的操弄。
    男人的身形隐匿在黑暗中,撇下了嘴角。
    白星与他打了十几年交道。阴谋阳谋,逢场作戏或是国家大义,还是头一次见他有所表示。
    “要加入吗?”
    白星停下动作,深埋在她的穴内,伸手掰开她的臀丘,露出糊着白精的后穴。此时微微张合,淫糜至极地乞求着什么。
    男人似乎受到了侮辱,正要转身离去,白星却嘿嘿笑了声。
    他亲吻她纯白色的发,握住一侧的乳肉舔弄,让安白发出模糊的呻吟声。
    “机会难得啊。”白星喟叹道:“这么过分的事,做一次就够了。反正她不会记得。”
    沉默片刻后,男人走到两人身边,托起安白的臀,早在进门时便勃起硬挺的阴茎顶开她的后穴,沾着她被射入的污秽没入。
    “呜呜呜……”
    突然插满的安白没了神智,快慰又疼痛,忍不住往下掉眼泪:“插满了,好痛……轻一点……”
    “闭嘴!”
    男人自身后捂住她的嘴,惩罚般挞伐她的后穴,每一下都带出粘腻的体液:“吸得那么紧,这么想被操吗?没用的东西,屁股被操成这样,咬得那么紧,是个屌就能操你是吗?”
    安白迷迷糊糊咬了口他的手。
    “才、才不是!我……我……”
    身下的穴被插满,两根肉棒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肉每一下都让她快慰到堕落,但她还记得一些什么。
    “我记得你。呜……”安白半靠在他的胸口,不顾胸口被白星掐弄的疼痛,执意要回头吻他:“喜欢你……才……呜……”
    他忽然下了狠劲,几乎要将她贯穿般往内狠入。
    “你什么都不记得。”他咬牙切齿地说。
    安白发不出什么声音,被按在两人的性器上,一次又一次地高潮泄身。
    “你最好她不记得。”
    白星调笑到:“否则你的总统任期间要多一项强奸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