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碾碎芍药花(ABO 伪骨科兄妹 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碾碎芍药花(ABO 伪骨科兄妹 1V1): “让宝贝更爱我一点就可以了。”

    面前的人像是感觉不到她的崩溃似的,手指抚上她的后颈,细碎的吻,落在了她的眼睛上,听他的声音,还像是在哄一个哭鼻子的小孩。
    说,“乖,别哭,你哭得这么难过,哥哥会心疼的。”
    然而熟悉的声音和语调让她更绝望了。
    她抽泣着,问出了最让自己接受不了的问题:“下面的……下面是怎么回事?”
    “下面的?啊……”他轻笑了一声,身子侧开了一点,视线投向身后巨大的玻璃窗,和玻璃窗外的宴会现场,眉眼带着笑,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柔和,他说,“你放心,哥哥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Alpha,不会像……那样乱搞。”
    “我不是问这个!”像是那根弦一旦绷断之后,情绪就再也无法自控了,她头一次在任晴面前大喊大叫,紧接着又在自己意识到之后自己都无法接受似的,抬手捂着眼睛,痛哭失声,“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的……”
    男人脸上的笑意减淡了几分。
    声音也瞬间变得很轻:“比起哥哥,你更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吗?”
    任鸢只觉得自己要疯了。
    可能是见她一直摇头却不说话,任晴拿她没有办法似的,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将小姑娘又抱了起来,走到窗边。
    “楼下的,你可以把它看作是……嗯,牧场好了。”
    她拧紧了眉毛抬眸,根本无法理解:“……牧场?”
    然而男人脸上带着笑,又伸出手指替她擦了擦眼泪,还是那副哄小孩的语气,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宝贝,你觉得,人之所以为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
    见她不答,他也不在意的样子,指尖摩挲着她哭红的眼睛,漆黑的眼底尽是她看不懂的情绪,他自顾自地继续说着:“是一种错觉。一种自以为与众不同,自以为和动物不一样,可以自己掌控自己的错觉。”
    “但事实是,人不过是一种由各种欲望堆砌出来的动物,财富、美食、声誉、肉体的享受,有的可以轻易获得满足,而有的努努力或许也能做到……但是最难满足的,是前一个欲望被满足之后形成的空洞,就像边际效益递减,满足的阈值也会不断水涨船高,欲望变得越来越大,满足之后的空洞也就越来越大。”
    “就像过去吃遍山珍海味的贵族,沐猴而冠,再敲碎猴子的头骨,淋上热油,偏要在猴子的嘶叫声中生吃猴脑一样。”他说着,轻笑了一声,眼底终于扬起一抹她也看得懂的讥讽“你说,他们想吃的是猴子吗?”
    ——不自觉地,任鸢地视线飘向玻璃窗外,看到那个漂亮的男性Alpha,今天也穿了裙子,被好多个人围在中心,身体几乎都成了悬空的状态,雪白的四肢,就仿佛落在水面上的饭粒,身下是池塘中嗅到食物香气蜂拥而至的鱼群。
    他顺着她的视线,也看到了楼下赤裸混乱的肉体,眼中闪过一丝鄙薄的笑,轻声地,自问自答道:
    “他们想吃的,是人。”
    “……”
    胃酸猛地上涌。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她脑海中又想起了小时候梦到那个男人被骆照银吃掉的噩梦,和眼前的这一幕交相辉映,她仿佛都看见了,那个男人被“鱼群”一点一点蚕食殆尽的样子。
    任晴见状,温热的手掌轻柔地抚上她的背,随着他无比轻柔的动作,她却感到一阵寒意在往她的骨髓里面钻。
    偏偏他柔和的声音还在继续:“当人的欲望大到自己都无法掌控的时候,跟野兽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给这群野兽一个放纵自己的地方,他们的欲望就归我管控。而只要我能拿捏住他们满足的缺口,就能在他们的脖子上套上项圈,让他们都成为我的东西。”
    “所以说,这里是我的牧场。”
    手指勾过她鬓边散落的头发,漆黑如墨的眼睛,垂下纤长的睫,沉静,而又温柔看着她,明明是从小到大,十几年来无数次,就算她闭着眼睛都能在大脑里面完美复刻的,无比熟悉的画面。
    然而此刻她再抬眸,只觉得面前这个人陌生到她仿佛不曾认识过。
    暂时的几秒钟也好,逃避似的,她挪开了视线,却恰好看到,楼下的宴会场中,一抹熟悉的,刚刚还跟她在一起的身影,正款款步入会场中,甫一入场,就受到了好几个人的热情欢迎,俨然一副如鱼得水的样子。
    任晴也看到了,笑了笑,又收回视线,垂眸握上她冰凉的手指:“甘小姐是个聪明人。”
    她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就听他继续说道:“虽然不知道楚原那小子怎么做到让李禾帮忙的,但是居然想把我的宝贝送到狼圈里啊,哥哥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可是吓了好大一跳呢。”
    他说是这么说,脸上的笑却一丝波澜都没有。
    “哥哥怎么舍得让你进那种肮脏的地方,要是被他们的脏手碰到了怎么办,就拜托甘小姐带你来这儿了。”
    像是心脏一下被攥住了一样,她张了张嘴,无比艰难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所以你都知道……从一开始……都知道?”
    知道她要来这个地方,知道她躲在这里,知道楚原,也知道楚原来找她,那是不是也知道她到底为什么焦虑恐惧了这么久,啊,说到底,那栋房子,那栋房子就是他卖出去的……
    头又开始痛了,像是现实要把她的大脑,连同着她过往的认知和生活一起撕碎了一样。
    否定吧,求他了,就算是继续骗她也行,就说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刚刚才被甘佳告密,没有时间去调度,才把她临时安置在了这里也行。
    不然的话她真的要疯了。
    然而——
    “嗯,哥哥什么都知道。包括楚原为什么来找你,以及他想干什么。”
    柔软的吻印上她的唇,耳边,他轻柔的声音像是在蛊惑。
    “哄哄我吧,宝贝。你理他干什么,只要你哄哥哥开心,哥哥可以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
    他脸上还是温柔的笑,看向她的眼中也是一如既往醉人的柔情,然而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她眼中,任晴的脸和骆照银重合了。
    ——“他可比我像多了。”
    几乎是难以自抑地,虽然还被他抱在怀里,任鸢就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漆黑的眼睛安静地眨了眨,任晴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怀抱她的胳膊却骤然收紧了些。
    她现在却根本没有在意细枝末节的余力。
    “所以……骆、骆照银在哪……你也知道……”她颤声问道。
    “嗯。”任晴闻言平静地点了点头。
    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好一会儿,才又抬眸看向她,说,“鸢鸢,哄哄我,我就告诉你。”
    然而任鸢在他点头的那一刻就疯了。
    呼吸蓦地急促起来,她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了似的,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
    可是她一挣扎男人反而把她抱得更紧,像是要把她禁锢在自己怀里一样,凌乱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任晴还能用那副哄小孩的语气跟她说话。
    “乖,鸢鸢,让哥哥再抱一会儿,乖一点。”
    “你今天没有陪哥哥去上班,哥哥想你了。”
    “我不要……不要……”她情绪崩溃到语无伦次,“为什么骗我……你的腿……为什么……”
    任晴脸上的笑意终于消散了些,声音也淡了下来:“为什么……因为想让你乖乖待在我身边啊。”
    “这样不好吗?”
    “……”
    好什么?
    他都不知道吗?不知道在他车祸之后她有多难过?不知道她这几年有多小心翼翼害怕骄傲如他会因为这件事一蹶不振,害怕他想不开,害怕他丢下她走了。从那之后她都没再去肖雨兔家留宿过,自然也没有出门旅行,就连上大学都不敢住校,都是因为怕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
    她自愿把自己锁在了那个家里。
    现在却告诉她一切都是假的?
    这要她怎么接受。
    “你放开我……别碰我……”
    任鸢崩溃到泣不成声。
    而男人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
    “我知道了。”轻声喃喃,仿佛自言自语,“看来还不够。”
    “不过没关系。”
    手指触碰到她的眼睛。
    “让宝贝更爱我一点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