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夜将行abo(gl)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夜将行abo(gl): 34

    姜日暮醒了。
    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片黑,混沌的脑子有一瞬间的慌张以为自己要瞎了,却从记忆的裂缝里想起,自己被绑住了双眼。
    她不顾酸痛的躯体,用手抓住了领带的边缘,将遮住眼睛的桎梏拉了下来,领带滑落到锁骨,她透过自己顽皮的遮挡在眉眼处的发丝看到了一片狼藉。
    她躺在床上望过去,发皱的被单,床单和身上还存留着不可言说的液体干涸过的痕迹,皮肤上有着红色的擦痕还有咬痕,甚至有些地方都留下了淤青,不难想象之前经历了什么激烈的运动。
    姜日暮的头发一束束的,散落在身后,她的眼神空洞,支持自己身体活动的唯一信念就是那一步之遥的自由了。
    她起身,赤裸的躯体离开了床,却更能让人发现身上的痕迹。
    是白昧故意留下来的,也许是用来羞辱自己的吧。
    ——也许她辗转一生都无法逃离白昧了。
    她的大脑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想,只是走向了卫生间,爬进了浴缸,仍由热水淋湿她的头发、她的身体、她的心脏,卷过她的身体聚集起来。
    她向后靠,热水划过她的脸颊,她闭上了眼。
    …
    那是一片海,一望无际,没有浪,只是浅浅的依附在脚下,踏上去有波澜蔓延。
    白昧就坐在前方的椅子上,那时她还很稚嫩。
    扎着马尾,穿着连衣裙,撑着下巴像是在等人。
    一旁的高脚桌上放着一杯水,还有一束花。
    天与海相连,周围没有别的景色了,只是天空很大,云朵很美。
    连带着那个女孩也是。
    忽然间,女孩发现了自己的视线,她转过头看过来,俏丽而恬静。
    她笑了,那张如同上帝亲手画的脸一下子生动起来,生机勃勃。
    你有些羞涩慌张,低下头,波光粼粼的海面反射出你的脸。
    画面一下子如同镜子一样破裂了,裂痕攀爬至尽头,碎落在地。
    -
    白昧抱住姜日暮的脖子,忍不住在她的身上撕咬。
    姜日暮沉醉的抱住她抽动着自己的生殖器。
    房间里信息素相交、相融,连空气都偷藏着暧昧的气息。
    “看我、唔、看我..”白昧的手撑住姜日暮的脸让她正视自己,哪怕自己气喘吁吁也忍着快感在那说话。
    “嗯、嗯...怎么了?”姜日暮忍住自己想要爆炸的炙热,胸膛不停起伏,汗渍滑落在身上,反光出性感的颜色。
    “我好喜欢你啊学姐...”白昧吻住了她,手伸向姜日暮的后脑勺压住了她。
    她们口唇纠缠,涎液从嘴唇边滑落,她们相拥倒在了床上。
    姜日暮整个人伏趴在白昧的身上,白昧仍旧抱着她。
    她们伸出一只手,交叉握紧。
    白昧毫不掩饰自己的快感,呻吟喘气,诉说自己的敏感点。
    姜日暮忍住小穴缩紧带来的快感,下身结合的地方因为分泌大量的淫液,抽插间发出了令人羞涩的响声,连带着结合处被打出的细白泡沫。
    “嗯...啊、嗯、嗯...姜日暮...”白昧紧紧的抱住她,在对方的耳边,用尽全力开口。
    “我们结婚吧。”
    高潮来临,那种将人戴上巅峰的极致快感,催动着大脑的催生素发动讯息,连带着费洛蒙扩散开来,空气中都散发着那些甜腻的味道。
    姜日暮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女友——她们经历了很多事,但是在此刻,她愿意接受婚姻的束缚,只是为了彼此。
    为了这崇高的爱情。
    “好,我答应你。”
    姜日暮献上了她衷心的一吻。
    -
    姜日暮感觉自己模模糊糊的睡着了,醒来之后水已经变得有些凉。
    她有些疲惫的覆住自己的眉眼,最终还是撑起来潦草的清洁自身。
    她穿着宽松浴袍出来,化妆台上放着白皮书。
    是离婚协议。
    姜日暮没有看协约条例,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已经签署了白昧的名字。
    旁边放着钢笔,金边镶嵌通体烧瓷,在光线下温润的质感,单是看着就知道很不错。
    而此时姜日暮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去欣赏这个如同艺术品的钢笔了,她拿过打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当笔画结束的那一刹。
    她自由了。
    姜日暮突然想起飞蛾扑火,那是她小时候见过的情节,飞蛾义无反顾的扑了进去,那时候她在想,飞蛾难得不知道自己会死吗?自己知道它会死,它也许也知道,就那样燃烧殆尽,但是都不重要了,它扑了过去。就那样的燃烧,充斥在我的眼睛。
    也许此刻的自己也大差不差了。
    姜日暮垂下眉眼,不再看向那份白皮书,转身离开。
    她整理了自己常穿的衣物,拿回了自己的重要证件后,就准备离开了。
    在走廊居然碰见了白棠。
    想不到耗时了那么久,她都已经放学了。
    她还拿着故事书,怔怔地看着姜日暮。
    “母亲,你要走了吗?”
    姜日暮蹲下来与她平视。
    “嗯。”
    “你还会回来吗?”她又问。
    气氛很平静。
    “也许不会了。”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和妈妈呢?”白棠看着有些意外的成熟,她是很真挚的疑惑着。
    “...”姜日暮没有回答,只是用手轻轻的覆在白棠的脸上。
    “我不想离开你,又不能离开妈妈。”白棠的脸靠着姜日暮的手,“你为什么要逃跑呢?我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好吗?”
    姜日暮看着白棠,她现在快五岁了,却早已褪去同龄人的幼稚,聪慧的令人心惊。“也许,因为我不是白家人吧。”
    白棠确实更粘着姜日暮,但是她本人也是十分聪明的。不是生活在大家族勾心斗角中,她能分清很多东西,自然也看出了姜日暮与白昧之间的暗潮涌动,但是她不曾点破,只是姜日暮的决定离开,给她了一个措手不及。
    “母亲...”白棠看着姜日暮,她的眼睛里藏着冷静,她不曾慌张,虽然有些红的眼角暴露了她,但是她还是十分的条理清晰。
    “我愿意等你回来。”她承诺,这是一个小孩稚嫩的承诺。
    “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姜日暮抚上她的头,她怎么会不爱自己的女儿呢,那毕竟是她的期盼啊,带着相同血缘的家人,怀抱里小小的如同雪一般的小团子,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并且参与她的成长里,是她和她爱过的证明,爱情的结晶。
    哪怕这个结局不是美满的...
    姜日暮站起身,重新拿起自己的手提箱,离开了。
    白棠只是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离开在自己的视线里。
    她手中的故事书终于掉了。
    声音回响在空荡的房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