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丢人魅魔与混血神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丢人魅魔与混血神父: 13.喂食

    储藏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如祷告室和忏悔室一样好,边境同格蕾娅倒下时发出的巨大响动让食堂里吃饭的修女们惴惴不安,以至于边境打开门发现门口围了一圈人。修女们个个面带忧色,门开后立刻注意到靠在边境怀里的格蕾娅,俨然一副熟睡的模样。
    边境被外面的阵仗吓了一跳,赶紧在修女们询问之前开口解释格蕾娅因为不舒服而晕倒了。“你们去忙吧,我会照顾她。”他这样说着遣散众人,待所有人带着或是担忧或是疑惑的神情离去收拾餐桌后,斯诺撇着嘴走上来。
    “神父大人,”她叹了口气,“她还小还在长身体,一直抑制欲望的话会暴饮暴食,营养不良自然会晕倒。”斯诺看着不发一语的边境,又叹了口气,留下一句“不要对她那么苛刻”就转身离去加入了收拾餐桌的队伍。
    边境请假带格蕾娅回家,一路都在思索斯诺的话。
    不要对她太苛刻吗……
    他把熟睡中的少女放回属于她的床垫,自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沉思。明明桑吉是因为自己有魅魔血统,从小经受训练熟练掌控自身魔力和魅术,对这种事比人类更有经验,因此才把格蕾娅托付给自己,他也自恃做任何事都比桑吉更加出色,怎么才接手她两叁天就闹出这么多事。边境揉着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午后温暖的阳光从杂物间的窗户射在他身上,晒得他暖烘烘的。被太阳光顾后的眼皮变得沉重,睫毛凭借自身重量逐渐把它们压低,意识和视野一起消失于黑暗。
    边境这一觉睡得意外酣甜,醒来时已经是月明星稀,没有点灯的屋子里视线范围非常有限。晚风打窗的缝隙里漏进,边境却丝毫不觉得寒冷,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被人盖了张被子。
    “你醒了。”黑暗里传来女性的声音。
    边境坐直身子定了下神,摸黑从桌子上找来灯和火柴,屋子里这才终于有了亮光。他看见格蕾娅抱膝坐在床垫上,正对着自己,身下已经没有了被子的痕迹。“你什么时候醒的?”
    “嗯……下午吧。”
    沉默在二人之间蔓延,让原本狭小的空间仿佛无限延伸,他觉得自己离她很远。他感觉自己得说些什么,饧涩下问了句废话:“为什么给我盖这个……”
    “你看起来很冷。”格蕾娅侧着头,把脸颊靠在膝盖上,“在发抖,还一直说对不起。”
    “好了。”他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明白自己是做了噩梦,关于童年的噩梦。
    “我就把被子给你,之后抱了一会你才恢复正常。”
    边境听见那个字猛地抬起头看着少女,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他张了几次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也只是愤恨地把责备的话语吞下,深呼吸着稳定情绪。边境觉得这种事如果多来几次自己可能就适应了她的无意识亲密行动,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但……他想起斯诺的话来:她又没做错什么,不应该对她如此严厉。
    父亲是否也不应该对自己如此严厉呢。
    一个声音在边境内心响起,这恐怖的念头一旦萌芽就无法轻易消弭,他连忙抽身出来决定不再思索。边境看着面前百无聊赖到玩弄长发的少女,心有戚戚地问道:
    “你不怕我吗?”
    正如修女们所说,他很严格,对待她更是冷漠至极,恶语相向。他环顾四周,看着自己分给女孩的这间卧室,实在是又脏又乱,逼仄昏暝,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可这些都比自己的待遇好太多。边境惧怕父亲,他不曾和他握手、拥抱,甚至连在一张桌子吃饭都不曾有过,他不敢看他的眼睛说话,不敢和他聊天,至于现在,他甚至不敢和他见上一面。
    格蕾娅直勾勾地看着边境冷峻的脸庞。
    “为什么要怕你?”
    她这句话把边境搞得有些无语,掐着眉心腹诽她究竟是故意的还是太过天然,只好厚着脸皮说道:“我说话太过分了。”
    “嗯?”
    “……啧。”边境咂舌,都说到这个份上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对你太凶了。”
    “还好吧,桑吉师傅也差不多。”
    “你的要求会不会太低了。”边境有气无力,因为沦落为桑吉的比较对象有些不甘心,他感觉无法用正常人类的思考方式和格蕾娅交流。
    女孩垂下眼帘发着呆,半晌才幽幽道:“能活着就很好了。”
    “毕竟我本来就是魔物啊。”
    她摘下头上的修女头巾,露出银色秀发上反差分明的黑色双角,那双昭示着她魅魔身份的角。
    “师傅说魅魔会放大人内心的欲望,让很多人沉浸在欲望乡里化为自己的养分,那些人自以为快乐地过着日子,实则一天比一天虚弱,最后精尽人亡。”
    “我没有想过做那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可师傅说我的确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因为造成了这种结果,所以会被人找到然后杀死,可,我不想死。”格蕾娅抱紧双膝,平静的话语里多了一份坚定。“所以想拜托你教我控制魔力,这样……”
    “就不会被人杀死了吧?”
    “不过我是魅魔呢,被你和其他人讨厌也是没办法的事。”
    女孩一口气说完,头靠着腿小声嘟囔着,那不像是埋怨,而是一句无可奈何又稀松平常的感慨。
    边境安静地听着女孩的告白,心中五味杂陈,如果不是她身上散发的魅魔臭味,如果不是翅膀尾巴和角,她就是个伶俜无依的少女。十几年来对狡猾魔物的憎恨刻入他的思维,可格蕾娅却仿佛要颠覆他的认知般不同,与所有接触过的魔物不同,甚至和自己都大不一样。
    感觉自己所纠结执着的东西被一点点溶解……
    他突然大梦初醒般浑身一颤,为自己刚才可怕的想法不禁打了个寒噤。边境不再去看她的眼睛,这才感觉冷静一些,开始思考自己被她的魅术神不知鬼不觉影响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可怕了,拥有如此能力却不自知的魅魔,简直不敢想象会怎样祸害一方天地。
    “还饿吗?”他问。
    “嗯?”这个问题让格蕾娅始料未及,她抬眼偷睨边境的脸色,想起中午时因为说饿让他震怒,小心翼翼地如实回答:“嗯……”
    “胃口到底有多大。”边境发着牢骚,手掌却抚上格蕾娅的后脑,微微用力就把少女的脸推到面前,对准她的唇吻了下去。
    四片唇相接相触,格蕾娅的齿关未做任何防备,轻易被男人的舌头撬开侵入。格蕾娅睁圆了眼睛有点不敢置信,她还以为边境铁定会和中午一样让她控制欲望,她向男人看去,发现对方已经闭上双眼。她感觉边境的舌腹压在她的舌上,不断有津液因为舌的动作被搅进她的口中,唾液在两人紧密贴合的唇舌之间发出啾啾水声,过了好一会才随着唇的分离戛然而止。
    “够了吧。”
    格蕾娅点点头,用舌头舔着唇上的液体,一点也不想浪费。
    “以后我会定期让你进食,保证魔力充足,应该就不会发生中午那种失控事件了。能控制好之后,立刻离开这里。”边境的表情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冷漠,谈话时在灯光照耀下充满忧愁和怜惜的表情倏忽急逝。
    边境掏出手帕擦嘴,刚才不仅仅是对方吸收了他的唾液补充魔力,格蕾娅的涎水对他也有相同的效果。一股清甜的味道在口中久久不散,刺激舌头和口腔粘膜,让人忍不住回味刚才的旖旎。手指隔着布聊都能感觉到嘴唇一片火热,这让边境不禁对自己和让自己不得不这样做的格蕾娅勃然大怒。
    为了性交而活的魅魔,果然还是让人厌恶。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