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长安风月录(NPH,剧情): 第27章3p(高H,被高皎檀奴轮流操屁眼,精液

    柳青萍原本只觉得那后穴好似塞了跟烙铁一般,又热又硬,满满登登地好不难受,只能趴在檀奴胸口,撅着屁股苦挨。
    高皎狂风暴雨般操弄,耻骨拍在她臀上啪啪作响,如此数十抽过后,柳青萍渐渐得了趣,觉得那热铁一下一下将她的肠壁熨平,连带着阴穴也好受起来,没方才那样痒了。
    “嗯~嗯啊啊~”
    她哼哼唧唧的叫唤出声,还情不自禁地摇着小屁股去就那大阳具。
    尤柳青萍嫌不够一般,向前爬了两步,将胸前那两坨嫩肉晃晃擦擦地挨到檀奴脸上。
    檀奴抚摸着她的背,从善如流地裹她的奶。
    不料她往前移动,屁眼里的大屌滑了出来,高皎往前一杵,肉棒就杵在阴户上,两人具是一抖,不过柳青萍是因为舒爽,而高皎是被折得生疼。
    高皎怒从心起,拍着柳青萍屁股,一把将她掀到在床榻里侧。在柳青萍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将她的双腿翻折过去,再把住她的双臂让她自己压住自己的脚踝。
    如此一来,柳青萍整个人对折起来,好像把自己的双腿抗在肩上一般。
    高皎见她现下整个阴户和菊穴都翻上来对着自己,淫兴更起。索性抬腿骑在她身上,单手掐着她臀尖,从上至下,呼哧呼哧地打桩。
    “嘶——!哦——!”
    高皎舒服地眯起眼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狂肏猛干,时不时还发出喟叹式的低吼。
    柳青萍虽是自小打了舞蹈功底,但还是被这羞耻姿势弄得额头冒汗。
    因身体对折,屁股整个掀起来,没个着力的地方,偏高皎插得又急又凶,把她干得像个陀螺一样东倒西歪,菊眼里的肉棒滑出去好几次。
    檀奴见此放荡情景,刚刚才瘪下去的阳物重新鼓胀起来。见高皎阳物几次滑脱,恐高皎恼怒,他挪到柳青萍头上去,两只手把着柳青萍的细腰方便他操弄。
    这样一来,檀奴刚刚挺立起来的阳具直挺挺地贴在柳青萍脸上。柳青萍脸本来就巴掌大小,在那硕大阳具旁边,更显得楚楚可怜。
    柳青萍感受到脸庞热度,知檀奴憋得难受,用脸蛋来回蹭那大肉棒,阴毛刮在脸上细细密密地痒。
    高皎见柳青萍的骚浪模样,抬起手扇了屁股她一巴掌:“骚货,屁股被我操着呢,还望着锅里的。”
    “啊啊~~~”
    柳青萍尖叫一声,却不知是痛苦还是喜悦。前后两张小嘴猛地缩紧,双目失神,抖着腿哆哆嗦嗦地泄了身子。
    高皎本来先前为她扩开穴口已是忍了半晌,如今遭她猛地一绞,再不能战,抓着她的胸乳狠入了几下就抽出屌来,阳精激射出来,不但射在柳青萍胸腹上,连檀奴的阳具和阴毛上都沾了几点白浊。
    高皎喘息着,起身靠在一旁的软枕上。柳青萍猛然遭到释放,只觉得头脚都移了位置,浑身关节酸疼,像遭车轮碾了一般。
    “卿卿可还好?”檀奴抚着柳青萍的脸,关切问道。
    柳青萍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闭着眼睛喘着气摇摇头。
    高皎见檀奴此时还硬挺着,却顾及着柳青萍的身子不想再弄,又是这副叁贞九烈的样子。他讥诮道:“怎的,我干了你的美娇娘,你心疼了?”
    檀奴抿了抿嘴唇,只道:“檀奴不敢。”
    高皎此时又恢复了他以往的冰冷模样:“你当时知道我的,即便不是她,我也是会找旁人纾解的,憋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说罢,意有所指地看了看他胯间,又看了眼柳青萍水淋淋的屁股。
    檀奴无法,只得帮柳青萍捋了捋汗湿的鬓发,问道:“可还受得住?”
    柳青萍意会,攒了会力气,翻过身去背对着两人趴在床上,将两腿分开屁股微微翘起。
    檀奴闭了会眼睛似不忍看她疲惫的样子,缓了好一会儿才跨坐在柳青萍臀上,伸手拿了一个软枕垫在她腰下。扶着屌,借着高皎留下的润滑,噗嗤一声十分顺畅的一干到底。
    那菊穴紧致温暖,里面好像有千万张小嘴嘬他肉棒,檀奴忍不住舒服地低吟出声。檀奴坐在柳青萍屁股上前后摇晃,双手忍不住拉起柳青萍的手腕,像骑马一样摆胯。
    “嗯啊~~好深~~”
    由于是后穴,这个姿势干比在前面干入得更深,檀奴的肉屌棱头刷在一处软肉上,顶得她后腰眼一阵麻痒。前后两个眼又开始不住地分泌淫液,流下来的蜜水将被褥打湿了好大一圈。
    檀奴找对了地方,放开了柳青萍的手,抓起她的臀,转着阳具不断找位置。
    忽又听她娇声呻吟:“啊啊~~那里~~嗯~~不行~”
    檀奴对准了那处软肉,行那九浅一深之法,又磨又顶。
    “哈啊~~我~~嗯~我受不了了。”
    柳青萍两条腿不断蹬着被褥,想要逃离檀奴的牵制。檀奴却箍住她的腰臀,不住地肏干。
    高皎见两个情事正酣,这两个人一个是被自己赶鸭子上架,一个在自己身下的时候一声不言语,别人鸡巴一插就哭爹喊娘起来,正一个人兀自不爽。
    见檀奴结实的臀正崩地紧紧实实,突然起了个主意。他伸出手去,在檀奴紧致的臀上抹了一把。
    檀奴被他冷不防地这么一摸,差点就缴械投降了。
    幸好紧要关头绷住了,喘着粗气叫着牙停了下来。柳青萍正是情难自已,忽觉穴眼的抽插停了下来,难耐地摇了摇屁股,想回头去看。
    檀奴慌忙一把按住她脖颈,怕她转头看见什么不该看的。继续挺胯逞屌,狠入她菊穴。
    柳青萍被檀奴一巴掌按在被褥上,口鼻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檀奴从不曾对她这般粗鲁,现下被他这样一弄,有些被强制的意味,反而更加得趣,那腰间麻胀胀的感觉愈发明显。
    高皎觉得此情此景更加有趣,手也渐渐地从檀奴的屁股上慢慢下移,指尖若有似无地撩拨他卵蛋根部。
    檀奴下腹热流聚集,只觉得快感占据了自己的脑子,也忘了要怜香惜玉。一手按着柳青萍脖颈,一手掐着她的腰,胡插海塞,砰砰狠入。
    “啪——!啪——!啪——!”
    一时间,啪啪拍肉的声音响彻整个屋舍。
    “啊——!嗯~嗯~嗯~呜呜……”
    柳青萍被檀奴干得浑身发软,口中呜呜咽咽的哭得不成调子。因头脸被闷在被子里,声音也闷闷的听得不慎分明。
    她喘不过气来,口水顺着半张着的小嘴淌到被褥上。
    身后檀奴越入越凶,下下往她穴里软肉上杵,快感堆压在一起,一下冲到天灵盖。她连喊都喊不出声,忽地弓起腰身,双眼一翻就死了过去。
    檀奴被高皎抚弄得,也舒爽得失了神智,竟也没察觉身下佳人已然晕厥,尤自骑在她屁股上狠命肏干。
    复又入了几十抽后,身后高皎毫无征兆地将中指插进他屁眼,猛扣他那处软肉。檀奴眼前一黑,将精液直直射进柳青萍屁眼里。
    檀奴抽出阳具,翻倒在床上喘着粗气,好一会儿神识才清明过来。这才发现柳青萍早不知什么时候昏死了过去,身子被掐的红一块白一块,头脸胸腹上都挂着精水,下体更是黏腻不堪。混着红白交杂的体液,后穴还在一股一股地淌着白浊。
    檀奴这才回想起来,自己刚才是如何的孟浪,竟将她折腾成这般狼狈模样。他慌忙将柳青萍翻转过来,一口一口给她渡气。过了好一晌,柳青萍才悠悠转醒。
    檀奴给她匆匆整饬了一番,又送回廊屋自不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