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奇幻

蘸着半盎司麻儿上来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蘸着半盎司麻儿上来: RULE2.6夜帝天重,明日不升

    “他妈的!你眼睛长在鼻子上啊!”安东尼奥的手下费里刚走慢了一步,就被后面的人撞了个趔趄。费里本来在黑暗中摸索心情就不爽,此时不由更是勃然大怒,张口就骂。
    “操,我又没有透视眼,当然看不到!”后面的人也是满腹牢骚,“首领,这个鬼地方,我们蒙着眼睛摸着走,真的能出去?”
    安东尼奥哼了哼,心里也觉得没底。不由开口道,“梵天重,我们这么走,大概要多久才能出去?”
    一片安静,树丛中唯有风吹叶落的声音回旋。
    安东尼奥皱皱眉,提声道,“喂,梵天重,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依旧一片诡异的安静。安东尼奥顿觉不妙,一把拨开蒙眼布,打开手电筒举手向对面照去。树丛的另一边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迹!
    “啊!”安东尼奥气得将手中的布撕个粉碎,“梵天重!你又耍我!”
    “怎么了?怎么了?首领出什么事了?”手下的人听到不对,惊慌失措的纷纷询问。
    安东尼奥胸膛起伏,怒道,“都把蒙眼布给我摘下来,先把姓梵的家伙找出来!”树林里顿时手电筒光线四射,人头攒动闹了半天,却怎么也不见黑夜帝王的踪迹。“梵天重你个杂种,有本事别再让我看到你!”安东尼奥恨恨不已。
    “毒枭大人,”一个略带愤慨的声音忽然冷冷响起,“不要辱骂我们的君上,不然小心你的舌头!”
    安东尼奥手电筒光线一打,忽然发现在他们队伍的最后面,幽幽站着一个人。白衫稚气,满脸不屑,正是黑夜帝王的随身护卫摇光。
    想来方才他就站在那,瞧着自己这边急得团团乱转,却乐的一直看笑话不出声。安东尼奥狞笑一声,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拎着他的后领将他提溜起来,“让我小心?我先把你的舌头拔出来给梵天重送去。”
    摇光一脚踢了过去,却被安东尼奥敏捷的避开,那放在摇光衣领上的手却狠狠上提。摇光被勒得脸青,“你,你还想不想出去?”
    安东尼奥呆了一下,手一松让摇光掉落地上,忿忿道,“快说,梵天重留下什么话给你?”
    摇光咳嗽了两声,语气中又带上了幸灾乐祸,“我们家君上说,对不起得很,他刚刚有件事忘了和你提。”
    安东尼奥危险的眯起眼睛,“什么事?”
    摇光似笑非笑,“那个蒙上眼睛的方法,他老人家又想了一下,认为有些不妥。”
    安东尼奥冷笑,“梵天重心思深重,他出的主意会不妥?”
    摇光不去理他,接着道,“我家君上说,人的左右双脚迈出的步伐,本就不一致,全靠眼睛校准,才能走出直线。如果不看的话,只能是走曲线绕弯路。所以蒙眼这个方法,看似有理,其实并不管用。”
    安东尼奥怒极反笑,“好好好,那么他倒是认为什么方法管用呢?”
    “君上他老人家说,等到天亮太阳出来的时候,大家自然会知道方向了。”
    安东尼奥一拳击在树上,怒气冲冲的道,“他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在这里傻傻的等喽?”
    摇光凉凉道,“反正离天亮也没有多久,大家坐下来等等又有什么关系?”
    安东尼奥左右打量他,然后冷冷道,“那梵天重是怎么出去的?”
    摇光傲然一笑,“说给你听也没用,我们君上的方法你是学不来的。”
    安东尼奥被他气个半死,勉强压住火气,阴阳怪气的道,“没关系,就算学不来,听听长长见识也好。”
    摇光拍拍手,摇头晃脑的道,“这就对了,你虚心向我问道,我自然有教无类,不会藏私。”
    安东尼奥冷冷看着他,心想总有机会拧断他的脖子。
    摇光随手指向一棵杉木,傲然道,“看到这些树么,我们君上一跃而上,然后就踩着树冠出去了。”
    安东尼奥仰头看看,默默想道:如果真能上到树顶,外面有北极星,自然可以辨明方位出去。问题是,周围这些树看来都是百年以上,棵棵高耸入云,离地最近的树杈也有六七米以上,要想攀上去,倒真是难度不小。何况,就算能上去,如果不能在树顶上行走,再下来,还是会被这个迷魂阵困住。想到这里,安东尼奥心中一阵烦闷,冷冷看着摇光道,“你们家的君上,倒真是对那个贱人一往情深啊。”
    摇光摇摇头,“你可别搞错了,我们家君上顶讨厌虚伪口不对心的人,这会恨不得能剥她皮呢。”
    安东尼奥咬牙,“那他干嘛要耍得我们团团转?大家明明目标一致!”
    “那怎么能一样?”摇光神气活现的道,“我们家君上交待过,那丫头确实是贱人婊子??只不过,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贱人婊子。”
    =============================
    “以子为辰首,位在正北,爻应初九升气之端,虚为北方列宿之中……。”赵雷一手抓着书,一手却不由挠挠头,“逐水啊,你说的最厉害的那几篇,都写得好复杂,我看不懂啊!”
    逐水正在那边搬石头,“哎,那也没办法,就拣能看懂的先做几个机关好了。”
    “逐水,你说这些东西真的有效果么?奇门遁甲篇,听起来好像江湖卖狗皮膏药的。”
    “应该有用,”逐水头也不回的道,“上次我有用到另一本书里的招数,夜帝还说叫什么鸩寒骨法,有百年都没有人用过了呢。”
    “真的假的?”小雷咂舌不已,“不过,你不是说看不懂上面的东西么?”
    “嗯,确实看不懂字。”逐水不好意思的承认,“不过那本书有几篇是有图解的,所以我半猜半蒙的也学会了一点。”
    “原来是这样,”赵雷点点头,翻翻书页,试图找一篇简单点的来看,“逐水,这东西好像武侠小说里的秘籍来着,你不会也是掉下悬崖,从山洞里拣来的吧?”
    逐水打个哈哈,“我倒是想来着,可惜我原来住的地方一马平川,找个山坡都难。这本书原来也不知道放在我家的哪个角落,我随手翻翻觉得好玩,就一直带在身上了。”
    “啊,随便一本就这么厉害?”赵雷张大嘴,“逐水你爸妈都是做什么的啊?”
    “科学研究。”逐水似是不愿多说,闷闷的回了一句。
    赵雷却不由羡慕,“逐水,我忽然发现你超级幸运。长的不错,身手高超,父母又有学问……我要是你,一定待在美国好好享受生活,才不会到处疯跑乱闯呢!”
    逐水懒懒道,“你还说你是攻,都想做女人了,赶紧承认你是万年受吧!”
    赵雷差点跳脚,“女人,我和你说正经的!你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次如果能逃过一劫,你赶紧回美国好好念书。你父母既然搞研究,你也索性去念个什么硕士博士的,一门叁进士,那可有多好!”
    逐水手顿了一下,闲闲笑道,“小雷,有空快把书里面的方法翻译给我听。刚刚我们做的那个阵法应该生效了,要不然平常这会,他们早追上来了。”
    “嗯,”赵雷扭捏道,“剩下的,其实我都看不懂了……。”
    逐水叹口气,忽然突发奇想,“小雷啊,你说,如果我跑去色诱夜帝,会不会有效果?”
    “他不是性无能么?”
    逐水耸耸肩,“谁知道,说不定他还男女通吃呢。唔,小雷,要不然派你去好了,反正你长得比我漂亮秀气。”
    赵雷满脸阴霾,“我可是Top,你觉得夜帝大人会肯给我压么?”
    “哎呀,为了我们的小命,你就牺牲一下喽!”逐水的脸凑了过去。
    赵雷连忙摆手后退,“喂喂,你个疯丫头,可别乱来呀。”
    逐水奸笑着靠近他,“小弟弟你别怕,这就把你剥光了,用块布裹起来献给夜帝……。”话刚说了一半,两人都突如其来的一震,同时停下了脚步。
    “逐水,你有没有觉得踩到什么东西?”赵雷声音颤抖着问。逐水力持稳定,“小雷你不要动,我蹲下去看看。”
    她曲了双腿,慢慢蹲下去。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心里一沉,“小雷,我们好像踩到地雷了。”
    “那,那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逐水仔细看看脚下那个黑乎乎的东西,发现实在没把握拆除它。
    过了一会,赵雷忍不住道,“逐水,我脚有点抽筋。”
    “千万不要动!”逐水焦急的叮嘱,“你脚一抬它就爆了!”
    “可是,可是,我忍不住……。”赵雷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知道,小雷你一定要坚持住!”逐水自己也快急哭了,只怪自己大意,明明听说过这一区有很多在战争遗留下来的地雷,为什么不再小心一点呢?
    少女好不甘心,一直以来千辛万苦的逃脱,没有死在佩特罗和黑夜帝王手里,反而要被这小小的地雷炸到粉身碎骨么?
    “小雷,你抓住我的手。”逐水努力压下慌乱的情绪,“让我再想想办法。”
    赵雷伸出手和逐水握紧,两人心里都明白,这次大概是难逃此劫了。
    “需要我帮忙么?”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忽然响起。
    逐水一时如五雷轰顶,僵直着一寸寸站了起来。
    树影里,高大修长的身躯仿佛已和黑夜糅合一体。
    “夜,夜帝大人……。”逐水呻吟出声。
    黑夜帝王微微一笑,缓步从阴影里走出,“好久不见了,小女孩,你的声音,还和我印象里一样婉转销魂呢。”
    “你,你想怎么样?”逐水鼓起勇气开口。
    “不想怎么样。”黑夜帝王懒懒道,“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你什么时候想色诱我都没有问题,我随时随地配合你色予,魂销。”
    逐水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讷讷道,“你,你都听到了,那,那……。”她求救似的望了一眼黑夜帝王,又望了望脚下的地雷。
    黑夜帝王淡淡一笑,“嗯,光顾着叙旧,我差点忘了小逐水你踩在地雷上呢。”
    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黑夜帝王笑得十分可亲,“要帮你们倒是没问题。不过梵某能力有限,只能救一个。这样好了,你来选,是你,还是你的小朋友?”
    天边射过第一道光线,本该是一天最充满希望的时刻,逐水的心却陷入寒冷黑暗。
    夜帝天重,明日不升。她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他仿佛总能看到人心中最黑暗的角落,于是选择最合适的时机,让晴空永远被乌云遮蔽。
    “我不要……。”逐水的眼中满含哀求。
    “不要我救?”黑夜帝王挑挑眉,“嗯,忘了你一向能化险为夷,那么是我多管闲事了。”他转身欲走。
    “别走!”逐水大喊,看着黑夜帝王慢慢转过身来,祈求道,“不要,不要让我选。求你,救救我们两个。”
    黑夜帝王眼中满含兴味,慢吞吞的开口,“不是我不想救,只是这种情况,我再神通广大,也只能救一个。来,快点决定,要不然我只能两个都不救,让你们一对小鸳鸯双生双飞了。”
    对死亡的恐惧和对小雷的情感交织,逐水露出绝望的神色。只要一个字,不是她,就是小雷,就会粉身碎骨!她还年轻,她还不想死……然而,一向引以为傲的友情,难道就真的只是这么不堪一击吗?少女抖得厉害,不敢想象自己真的有考虑牺牲小雷,她好怕……怕死亡,更怕这个在死亡前变得卑鄙的华逐水……。
    黑夜帝王看着她眼中的那份脆弱和犹疑,仿若享受到了最醇厚的佳酿。他紧紧盯着她,小女孩,不用再装了,说啊,说救我啊,这样,我们就可以好好玩一场游戏了!他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逐水干裂的唇翕然,“救……救……”
    无论说出的是谁,牺牲的代价都会大到让幸存者无法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