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现代言情】女总裁与小狼狗(简)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现代言情】女总裁与小狼狗(简): ☆、和解

    「……为什么这么问?」在林小川长期的观察中,在一般人眼里,这种程度的相处应该就能被称作是『朋友』。
    学生时代的友谊真的很简单,可能是请了一顿饭,也可能是偶然帮了对方一个忙,甚至只是因为觉得某个人顺眼,就能轻易将对方划进自己的朋友圈。
    林小川没有交过朋友,因为这不符合她在那个家里看到的一切,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是不足以被称为「朋友」的。
    曾经她认为秦沐就是那个「有价值的朋友」,结果到头来,她只是别人利益交换里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如果喜欢的人不能当作朋友,有利益价值的人也会因为更大的利益选择背叛,那么她交朋友的意义是什么呢?
    就只是为了有个「朋友」吗?
    所以她不再交朋友,不再选择交付自己的信任,一开始选择许嘉他们也不是因为对他们有好感,只是因为他们刚好符合她需要的条件而已。
    她原本是真的不打算和他们有太过深入的交情,毕竟人类是情感动物,容易因为情绪波动而做出错误的决策,为了让自己能随时保持清醒,也为了不让任何事物影响判断,作为领导者的她必须为这个还不起眼的工作室负责。
    但是人类的行为真的太难以琢磨了,虽然她已经尽力避免不必要的交际活动,也尽量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和所有人应答,但是他们却好像完全不受影响,甚至觉得她就是个外冷内热的闷骚。
    他们对她很友善,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们在包容她,总是用插科打诨来调节太过严肃的气氛,性格不拘小节的许嘉更是经常在她面前说一些她认为无关紧要的话,然后自己再笑成一团。
    她不讨厌这种感觉,一向讲求效率和严谨的她甚至心甘情愿的给他们收拾残局,看着许嘉他们用浮夸的表情说着感谢自己的话,她在心里一百次想着让他们收拾包袱滚回去,却一百零一次将这句话又吞了回去。
    她以为自己和他们会就这样下去,可是命运好像容不得她这样稀里糊涂的活着。
    「再提问之前,应该先明确表达自己想要了解的内容吧?」林小川有个不知道算不算好的优点,那就是不懂就提问,哪怕这个问题可能会引发对方的白眼,「你们问我是不是朋友,那么应该先告诉我,你们对于朋友的定义是什么吧?」
    「……朋友竟然还有定义吗?」许嘉不敢置信的看着面色平静的林小川,「小川,你真的有心吗?」
    话刚说出口,许嘉立刻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他连忙想要补救,可是那个本该感到悲伤的人却只是脸色微白,稍微惊讶之后便又重新恢复那一百零一号表情。
    「你——」
    许嘉脾气顿时涌了上来,他正想继续说什么,林言稚嫩的童音却直愣愣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姊姊,你的心跳得好快喔!」林言听不见他们的话,只是趴在林小川怀里,声音听起来充满好奇,「你们在说什么开心的事情吗?可不可以也让小言一起听?」
    林小川闻言一愣,林言一说,她才发现自己的心跳确实比平常快了许多。
    是心悸吗?可她不记得自己有心悸的毛病。
    「……总之,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如果要离开的话随时可以走,我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林小川快速说道,这种事情不能拖,她好不容易从死神手中逃走的。
    「等等,检查什么啊!」许嘉满腔怒火在林小川茫然的眼神中奇迹似的平息下来,「你以为这是什么病吗?普通人听到这种话,只会觉得自己是因为太生气或太难过,才会一时情绪激动让心跳变快啦!」
    林小川一秒反对,「我从来没有因为情绪而影响到生理或心理,所以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原因。」
    「……那就从现在开始了解,人的想法就是会影响到这么多啦!」许嘉第一次觉得,一个人太过理智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
    「小川,许嘉说的没错,虽然你可能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但是这真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喔!」齐萱看着林小川怀里的林言,这个孩子果然是小川的幸运星吧?
    如果不是小言,他们或许永远无法想像,仿佛永远不会有激烈情绪的小川,其实在心里也像普通人一样有喜怒哀乐。
    这样说或许有点极端,但是听到小川并不是真的毫无所觉,心里其实还是会因为他们的话而有情绪波动,齐萱就觉得这段日子的相处并不只是他们的自以为是。
    「竟然从脸上几乎都看不出情绪变化,小川你是脸部肌肉坏死吗?」王可安也忍不住吐槽,小川未来不会是想工作室办不下去了就改行去做戏剧演员吗?
    没有误会,林小川觉得自己就是被他们鄙夷了。
    「这种小事先放在一边吧,我刚才说的都是认真的,你们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可怕——」林小川话才说到一半,又被他们嘻嘻哈哈的给打断。
    「知道了知道了,那可是林涛啊,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我们这个小工作室了,你再说我都要会背了。」许嘉当然知道林涛有多厉害,但是他们家的小川也不是省油的灯好吗?
    林小川顿了一下,道:「既然你知道,那么就应该好好想想我说的——」
    「小川,我们相信你啊。」齐萱回覆道,看着林小川的眼神十分温柔,「所以,你也相信我们一次,好吗?」
    「虽然我们的脑子没你的好用,但这不是有你在吗?」从头听到尾的金秀明见情况稳定了下来,这才慢悠悠地做着总结,「既然未来注定要对上了,大不了就是从头来过而已……我们不打算因此散伙,所以你就直接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好了,毕竟你是我们之中唯一的头脑派不是吗?」
    「……恕我直言,这是最不明智的做法。」林小川看着眼前面对笑容的人们,她的话还是那么不客气,但是嘴角却渐渐上扬。
    「真没办法,谁叫王者就是要负责带着青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