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当上帝那些事儿: 后记 虚拟实境,真实与谎言

    当剔骨刀锋利的薄刃划过我柔软的左手腕,在瓷白色的腕面上留下一条断断续续的血线时,粒粒血珠如玛瑙一般从血线中争相跳出,顷刻间,血珠扩大,凝聚成了镉红色的血泉从破碎的皮肉下的桡动脉裂口处涌溢出来,刀脊砸落在青花瓷砖上铿然出音,颤抖的手腕无力坠入浮动着玫瑰花瓣的浴缸暖水之中,水珠四溅,水面上飘扬起了一条曲蜒的红丝带。
    40度的温水可以防止血液的凝固结痂,加速死神迎接的脚步。
    刺痛感伴随着释然的疲倦从灵魂涌出,冲刷着我的大脑,穿过重重水雾,我凝视着浴镜中自己惨白的脸,无奈地笑着。
    结束了。
    一切终于到了划上休止符的时候了。
    我拿起伴随了我八个月的手机,顺着记忆的线缆,找到了一个我最熟悉的名字,拨通了号码。
    三响后,号码接通。
    "天君,是你...吗?"熟悉的声音传来,带着惊喜,带着歉疚。
    "是我,梦情。"我平和地道,"恭喜你和陈柳圣新婚大喜了。"
    世界另一端的声音陷入了缄默,些许时间后,那娇柔甜美的声音才夹带着愧疚之音,道:
    "对不起,天君,本来我也想给你发请帖,邀你来参加我和柳圣的婚礼的,毕竟我们是朋友,但是我怕你和柳圣都不高兴...我知道你和柳圣一向不和,觉得他人太太子做派。上次你还因为他泡小姐冲进夜总会里跟他打了一架...我知道,其实你是因为我。"
    "理解万岁吧。"我笑笑,一切都看轻了。
    "你现在在哪里?婚礼还有一个小时,其实你可以过来的。"她说。
    "我也想,但是我想我这辈子是没有福气看到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了。"我苦笑着,"还记得我当初对你说过的那个玩笑理论吗?现在证明它的实验已经开始了。"
    我听到了手机那头倒吸冷气的声音。
    "那个理论?可那不是你开的玩笑而已吗?难道天君你真的..."
    "对,我已经开始验证了。"我笑着说,"死了以后,我就能知道我的理论是否正确了。我相信我是对的,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上帝,我创造了这个世界,也创造了你们,只不过我封印了自己的记忆和神力,变成了凡人来到这世间体验人情冷暖,以便更好地感受我自己创造的世界。唯一变回上帝的办法,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把这叫做'归元';。"
    "天君,你疯了!你别做傻事啊!"
    "我没有疯,我马上就要变回上帝了。本来我想等我老死了以后自然变回上帝,但是既然你已经获得了幸福,那我就没有什么好留恋了的,所以我把计划提前了。希望你和柳圣能幸福美满,子孙满堂吧。"我轻轻地笑着,说出了我一生中也不曾说过的那句话。"我的私人律师已经把我花旗银行的黑卡和VPL(VitualPublicLibrary)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转让协议书带过去了,如果有一天柳圣心猿意马寻花问柳,你照旧可以衣食无忧。你死后,也可以把意识上传到我为你专门研制的VE(Virtuales)装置中,永生不死。"
    "VPL公司,那不是一夜之间成为世界上最大虚拟现实公司的传奇公司么...可是你不是说你是个孤儿,生活清贫...的吗?"世界那一端的声音在颤抖着。
    "是我的错。我骗了你,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另一个名字是JaronLanier,VPL灵境公司的创始人,你可以在今年将出的福布斯排行榜最耀眼的位置看到我的名字。"
    我深深吸了口气,视线越发模糊,暖暖的水雾萦绕在空旷的浴室里。
    "谢谢你走进了我的人生,也谢谢这个地球,诞生了你,在我的人生某一时刻,给过我快乐和梦想。再见了,梦情。我爱你...曾经。"
    女人失血二分之一才会死,而男人失血三分之一就会死亡。在我的计算中,我已经到达了死亡的临界点。
    整个世界舞台在渐渐落幕,灰色的死亡包围了我,冰冷像是一条毒蛇,沿着我的毛细血管四处游走,时间的流逝已经没有意义,剩下的时间存在于沃德黄金跳时腕表时针与分钟的锐角之间。
    闪闪烁烁听到浴室门破开的弥音,披着白色婚纱的女音在呼唤,好像闻到了艴然脸上流泻星辰的苦硬,摇曳的发影延接着世界的风动,温暖的手掌熔化在我的脸上,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了...
    黑暗结成了痂。
    世界就此崩落。
    ...
    当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之中,这个空间无上无下,向着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无限延伸,就如同漂浮在太空之中一般。
    但是,当我本能踏出第一步时,脚下却传来了一股无形的力道,支撑着我前行不坠。
    这里是哪里?
    我茫然四顾,却在黑暗中看到了一道缓缓浮现而出的少女的身影,那是一道穿着觐见君主或者教主时的白色圣装的女影,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像是天河落瀑般垂落下来,长度超过了金纹白底的长靴,呈扇面在后方展开。
    "恭喜您主人,您已结束在人世间的历旅,回到了希尔伯特空间。您的仆人蒂兰圣雪在此等候多时。"少女缓缓朝我走来,在离我还有三尺的地方单膝下跪觐见,用一种空灵的天籁之音说道。
    我静静地看着名叫蒂兰圣雪的女孩,脑海里无数信息如同碎片一般一帧一帧地飘过,那是属于我的记忆,属于我上一世的记忆。
    在我还是上帝时的记忆。
    "原来如此,哈哈哈,果然我的理论是正确的。我就是上帝。上一世...我叫神无月是么?呵呵。"
    平复心绪,我放肆地大笑起来,希尔伯特空间里飘荡着我恣肆的笑声,我一挥手,瞬息间,黑暗的空间流火四溢,荒芜空虚的球体空间流转变化,最终定型变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而我,已然坐在了这大殿正中央的龙椅之上,俯瞰着坐下群臣,玉宇尘寰,万般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