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536章 刷单刷不来真正实力

    不用问,这搁地上破风箱似大口喘气的徒手攀登爱好者,除了鲍伯没别人。
    也左证了那个观点——相较于卧底,杀手确实更为偏爱天台。
    这不就撞车了。
    当然,相较于唐朝的事前计划,从容撤退, 这位看起来明显要狼狈许多。
    也能理解,毕竟是临场随机应变,确实不能要求再多。且公平点来说,能在围追堵截下甩开追兵,并还能保持头脑清醒准确找到突围方向,也能证明这位顶级杀手的强悍实力以及丰富战斗经验。
    正所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短暂的惊悚错愕, 彼此打量, 戒备僵持后。唐朝将视线从对方手臂上移开, 眼角微不可察的抽了下,随即抬手指了指北边方向,率先打破沉默:“我去那边。”
    鲍伯从地上爬起,再次上下端量了番唐朝,目光闪动,嘴角微咧,扭头示意南方笑道:“我去那边。”
    道路相左就好办了,“那,拜拜?”
    听到这貌似是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和平结局。
    但是,唐朝站在原地,看着几大步跨至近前、连带压下一片阴影的雄壮如铁塔身形,又低头看了看后者伸出的蒲扇手掌,眉头不禁挑了挑。
    “不急,遇见就是缘分, 简单认识一下。鲍伯,鲍伯·弗纳尔,代号蝎螯。”保持握手姿势, 鲍伯一脸友善笑意。
    淦!果然——
    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那双异于常人的极长臂展胳膊,确实像极了蝎子的一对大螯。真是……孽缘啊!!!
    心下如此感叹着,表面上,唐朝却是自然伸手:“彼得,彼得·约翰逊,代号水手。”
    握手,晃了几晃,分开。
    若是按照正常交际流程,那接下来就该是‘幸会幸会’、‘狗养狗养’的商业互吹阶段。但性情急躁的鲍伯到底还是缺了几分耐心,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唐朝,语气玩味,故作不解,
    “水手……是在地狱暗河来回摆渡的那种吗?”
    在地狱混饭吃的,自然只能是幽魂。不得不说,挺有文化,这都能扯上关系……
    好吧,这并不难猜。先前鲍伯一方没意识到,是因为没联系起来。现在当面锣对面鼓直接对峙, 一切自然也就无从隐藏。
    唐朝神色不动, 抬眼望向远处夜空下的塔台,那是这座机场内的最高建筑,也是眼下唯一能看到国际航站楼顶的地方,收回视线,平静反问:“我说不是你信吗?”
    “不信!”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哈哈!”鲍伯终于忍不住得意大笑,“抱歉,惊喜来得太突然。我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运气忽然变得这么好!”
    “或许是厄运也说不定呢。”唐朝也跟着笑了笑,意味深长。
    “是吗?”鲍伯满不在乎转动脖颈,瞬间,蹦豆般卡卡作响。接着从褶皱上衣口袋里掏出双黑色皮质露指拳套,一边慢条斯理戴上,一边咧动嘴角,露出自信且狰狞的笑容,“那就试试!”
    “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天台上,夜风中。喃喃低语,似劝告,似叹息——
    ※※※※※※
    没有热身,没有试探。
    一前一后稍稍错开脚步,摆开拳架。鲍伯便径直挥动胳膊,率先进攻。
    夸张的臂展长度,瞬间跨越彼此间接近两米的距离,一记再标准不过的拳击刺拳,呼啸生风,轰向唐朝面门!
    按道理来说,这一下是应该向后退让的,或者至少得向两边闪躲,暂避锋芒。
    但是,唐朝的选择却恰恰相反!
    悍然踏步向前,稍稍侧头,发丝在呼啸拳风中飘扬炸开,险之又险的避开这记足以造成直接KO的重拳。旋即,强势切进中路,飞蛾扑火一般闯入那双极长臂展范围内。
    这一举动显然大出鲍伯意料之外,下意识挥砸左肘,被封挡,借机撤步拉开距离,刚收回的右拳却被拉住,双方再度近身。
    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只直戳眼睛的迅疾标指!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不过短短呼吸间,竟就直接快进到了立分生死的地步!
    危急时刻,鲍伯顾不得其它,一缩脖颈,铁塔般的雄壮身形陡然矮上几公分,与此同时,暴吼挥臂,瞬息打出套凛冽组合拳。
    砰砰砰——
    以快打快,以暴制暴!
    狭窄空间,人影交错,拳影幢幢。一时间根本无法分辨出谁在进攻、谁在防守,频率之迅疾,直欲令人观之眼花缭乱,头晕目眩。
    直至七八个呼吸后,彭的震撼闷响,场面似乎定格了一瞬,随即两道人影乍合乍分。
    飞出去的是唐朝,留在原地的是鲍伯。
    后者定格着舍身撞击动作,刹住脚步,察觉到什么,低头看了眼撕裂衣领,抬手摸向脖颈两侧。右耳下方,触之温热,拿开,指头暗红一片,不由怔了一怔。
    面庞神色瞬间闪过震惊、恼怒、庆幸等等情绪,唯独不见方才自信满满笑容。舔了舔有些干涩嘴唇,轻轻呼了口气,
    “闪电战?呵,很漂亮的战术!可惜了,差一点你就能杀掉……”
    话音未落,哗的衣衫卷动,方才被撞飞出去的唐朝好似鬼魅般去而复返,再次直抵身前!
    鲍伯后退,起脚,意图鞭腿扫开。
    然而小腿刚离地,膝盖上方便挨了一脚,直接按下!
    先手刺拳、落空,后手摆拳、再空,瞬接勾拳……这次打到了,准确的说是被架住了。与此同时,人又到了面前……
    好似场景再现,又似剧情重演,不同的是中间流程手续,不变的却是再度贴身结局。
    进攻,防守,反击,防守,防守,防守……一步退,两步退,步步后退……
    “中、中、又中……太慢、太慢……你实在太慢了!”
    “闭嘴啊啊啊……法克!”
    “不是我说话你就能说话的,泄气了吧?挨打了吧?”
    “……”
    虽然周遭并没有角笼护栏,脚下地面东高西低还有些许倾斜坡度,但总体而言国际航站楼的天台楼顶还是十分平整的,基本不存在障碍物,可以看成个放大版的巨型拳台。
    按道理来说,这样宽敞场地,身高臂长的鲍伯发挥空间应该很大才对。
    然而事实状况却截然相反,怒吼连连的鲍伯声势确实骇人,但从场面直观效果来看,却几乎是场一面倒的碾压战斗!
    如此情形倒不是说鲍伯外强中干,看着狂妄无敌,实则水货一个。
    实际上只从随身携带拳套这一行为,就能看出这位酷爱拳击运动的顶级杀手,对自己的拳头以及近身搏杀能力相当自信!
    事实也便是如此,鲍伯的拳击技术并没问题,甚而从举手投足间带出的宛若炸药般爆炸力量来看,之前所查询到的职业拳击手的履历功底,应当也不似作假。
    现在问题是,鲍伯挥出的每一拳,踢出的每一脚,打出的每一次攻击,都无法做到最大程度的释放,不是中途被截,就是要害遇险无奈回防,偶有一次倾尽全力的反击,也尽皆落到空处……这还怎么打?
    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鲍伯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又不小心爬进蒸笼的螃蟹,满脸涨红,浑身大汗淋漓,憋屈的好似下一刻就要原地爆炸!
    不是没有想过破局,鲍伯不是庸手,很快就察觉到问题关键所在,不仅仅在于双方速度差异,更在于彼此距离把控。
    拥有强健体魄,又有极长臂展的鲍伯,技战术风格必然是大开大合,勐打勐冲。
    这并没有什么问题,相反,这是种很聪明的打法,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他的身体天赋优势。
    奈何他这次遇到的对手不对,熟悉国内外各个拳种的唐朝表示,这种打法他熟啊,不就是通背披挂一流放长击远的拳术风格嘛,强切中路就完事了。
    于是乎,鲍伯麻了。
    方才出其不意的舍身撞击如今也不管用了,滑不熘手的唐朝总能先一步闪开,并绕至身后。结果就是非但无法摆脱,反而因为过大动作,又连挨几下狠的。
    被逼无奈的鲍伯甚至尝试了并不擅长的柔术,意图将唐朝拖至地面,然后通过体魄差距强行绞杀……怎么说呢,想法没问题,奈何实操跟不上,也就是技术不到位。
    要不是那牲口般的身体素质确实可以,关键时候挣脱开来,差点就被唐朝来了个现场教学版的断头台……
    更气人的是打不过就算了,偏偏唐朝嘴巴还不饶人,一反战斗前的高冷平澹,不断嘲讽吐槽。
    纵使鲍伯不断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心理攻势,是上不得台面的盘外招,一定要冷静,不能上当云云。
    但个性脾气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压抑的越狠,反弹的也就越厉害,更不用说鲍伯本就是个暴脾气,最终还是免不了无能怒吼,心态大崩——
    “就这?”
    偏头闪过湖向面门的重拳,几个假动作身形变幻,再一次成功骗开防守拳架。唐朝弓步踏前,一记干脆利落的膝顶,撞进鲍伯胸怀,不等后者踉跄倒退,从容扣住手腕,又一次拉了回来,顺接抬肘,砰的声重重撞上下巴,直接将鲍伯因肋骨剧痛下意识发出的惨嚎给闷了回去,
    “老实说,我现在很怀疑你九十八排名的含金量……”
    “哦,不要误会,不是因为你拳脚很菜的原因,虽然的确挺菜的……是战斗意识,还有习惯,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不过说到拳脚,有个疑问刚才我就想问了……”
    看也没看,随意甩手一切,精准斩在鲍伯大臂内侧上,瞬间将记威力极大的摆拳砍得胎死腹中,“蝎子,最厉害的武器,不是尾巴倒刺吗?蝎螯……不大行吧?”
    “……只是学术性的探讨一下,怎么还急眼了呢?没必要啊,战斗中多余情绪只会暴露弱点的。看吧,你又没防住……”
    “刚才说到哪了?哦,排名含金量……百大榜单的排名机制所有人都清楚,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完成过许多任务吧?”
    “也对,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嘛,有一个国家级情报部门提供后勤服务,做起事来确实会方便许多。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刷单是刷不来真正实力的……”
    鲍伯的猜想没错,唐朝如此碎碎念就是在刺激他的心理防线。这个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只要能撬动战斗胜负天平,用什么方式其实并无关紧要。
    要怪也只能怪鲍伯自己,将性格弱点暴露的如此明显,甚至都写在了公共资料上,谁给的自信与勇气?
    不过这么说并不代表唐朝就是在完全胡咧咧,他是真觉得对方挺菜的,当然这个菜是从百大榜单的角度来衡量的,若是做为一名职业杀手,那对方无疑还是专业且优秀的。
    但只是这种程度的专业与优秀,面对唐朝这样两世登榜的老银币,自然是不够瞧的。
    而就在战局开始无限向一方多久能打出致命一击、一方又到底能有多抗揍的趋势演变下去时,蓦地,一束炽热白光划破夜幕,当头笼罩下来!
    这当然不会是上帝发怒,天降圣光,审判这两名满手血债的罪孽。
    这个高度,只能是从机场最高建筑塔台照来。
    也不用吐槽机场工作人员的反应速度,实际上两人交手至今不过才几分钟而已,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现异常,这效率真算不得慢。
    好吧,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陡然从黑暗转至光明,刹那间,无论是唐朝,还是鲍伯,眼前均是一片白茫茫,目不视物,和瞎子没两样。
    机会!
    几乎同时,两人瞬间做出应对。
    暴吼一声,鲍伯满脸血污狰狞,极力舒展双臂,蹬地而起,以一个近似老鹰捉小鸡的动作,合身抱向前方!
    唐朝则踏步,侧身,挥臂,手刀横切——
    轰的巨响,两道身影重重撞到一起,倒地,滚地葫芦般,顺着楼顶东高西低斜坡,一连翻翻滚滚冲出十余丈,直至砰的声撞上天台边缘水泥矮墙!
    场面一时寂静下来。
    十余息后,“咳、咳咳……”一道修长身影挣开愈加孱弱的双臂禁锢,咳嗽着,从地上摇晃站起。
    是唐朝。
    低头,地板上仰面朝天的鲍伯,脖颈不规则凹陷扭曲,嘴里不要钱似的大口大口吐着暗红血水,但竟然还未立刻死去。
    对上圆瞪充血双目,
    “咯咯咯……我……呼噜呼噜……我在地狱……等你!”
    “哦,你可能需要排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