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类型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和各种男人啪啪啪NP: 法青:特别加长篇高h

    “你是何人”床榻上的小人,非常镇定的起身,对于突然闯进他房间的女人没有丝毫惧色,只是这稚嫩的声音终究出卖了他,他而今也不过八岁小儿。
    “我是你以后的心上人”
    青衣女子对他微微一笑,嗓音很好听。
    小男孩听后,脸刷一下的就红了,羞恼羞恼的瞪着她“胡说!”他还小,怎么会有心上人,况且他从未见过她,将来也不会有这么美的媳妇。
    “你脸怎么红了?害羞吗”
    苏歆伸手就要摸他的脸,被男孩的小手打了下去。
    “这位姑娘还是速速离去吧,本少爷就不追究了”
    那么小一孩子,端着大人的架子赶她走,一脸傲气。
    “卿俞,人家找你好久了,让我抱抱”
    青衣女子一双美眸掩饰不住的欣喜,激动,下一刻,直接将他拥入了怀里,不管男孩怎样抵抗,她也不松手。
    索性卿俞也不反抗了,任由她抱着,女人胸前的两团柔软挤压着他,她身上很香,身子软软的,卿俞竟然有些迷恋这个怀抱,除了阿娘,他从未与人这般亲密。
    “阿娘说,一定要提防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苏歆还在欢喜的情绪中没出来,紧紧抱着他,直到男孩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随后缓缓松开了他,盯着他一脸深信不疑的脸,仿佛终于验证了答案了一般。
    “那你的意思是我很美咯?”话落,女人冲他眨了眨眼。
    “你是本少爷见过女人当中最标志的,书上的莞尔一笑,灭人心魄,想必便是如此”
    他白净的小脸非常稚嫩还未长开,但眉眼还是有法海的影子的,太可爱了,好爱呀,特别是他张着小嘴一脸认真向她解释道。
    “姑娘,你深夜来至本少的卧榻实乃不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还是快走吧”
    苏歆双手环胸,一脸赖着就不走的傲娇样子“呸,什么姑娘,叫声姐姐听听”
    女人将发丝缠绕至指间把玩“是仙女姐姐~”
    卿俞的眼神有些看傻子的神态,现在的大人好幼稚
    “妖精...”
    平淡未掺丝毫情感的二字吐出后,苏歆的嘴角抽了抽,你个臭和尚,就算投胎转世,也要讥讽我是不是。
    卿俞见女人脸色不好,连忙解释道“仙女是温婉可人,可你长的好像下人口中的狐狸精,勾人精气的妖”
    “再者,阿娘说了,这种女人就不是省心的,祸国妖民......”
    苏歆真不知道这熊孩子是夸她还是骂她的,不过他太可爱了,好想亲一口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传来柔软的触感,和温热的鼻息。
    苏歆还就着那白嫩的脸蛋嘬了嘬,伸出舌尖舔了舔,分开时,还留有晶莹的液体。
    女人看着面前怔愣不知所措的小人儿,扬了扬嘴角,干脆把她的脸凑到了他面前,“喏,公平起见,你也可以亲回来”语气一股她被轻薄了的模样。
    “你...你...好不知羞耻!...本少今日初见你这样的人!”
    卿俞捂着涨红了的小脸,活像个被轻薄的寡妇。
    其实也不是他面皮薄,而是家中规矩甚严,思想太过古板,唯一接触过多的便是阿娘,平日也没什么肢体接触,唯一一次拥抱还是他大病初愈,阿娘喜极而泣抱着他久久不肯松开,那是他第一次被女人抱,那是亲情母爱而已。
    “好了~夜深了,该歇下了”
    话落,她便脱下了外衣,鞋子,不顾他惊讶的目光上了床榻,掀开被褥躺了进去。
    苏歆撇过头看了看缩在角落的小人儿,叹了口气,无奈道“过来”
    “男女授受不亲”卿俞赶紧接话,,皱着眉头,紧珉着唇。
    “你我已亲过了”苏歆流氓的对他一笑,伸手就把他拉了过来。
    八岁的男孩力气还不小,她只好稍使法术费力的把他拖进怀里,抱着他,抚抚他的脊背“卿俞乖一些,仙女姐姐好累好困,让我睡一会”嗓音软糯,柔嫩。
    女人手臂一挥,烛火便灭了,屋子瞬间暗了下去,仅剩月光。
    卿俞看出了她并没有恶意,而且她的怀抱好舒服,也就乖乖的躺着。
    可他的内心并不平静,有些睡不着,激动。
    啪嗒一声,一滴水落到了他的嘴角,卿俞舔舔嘴角,品了品,苦的?
    女人的呼吸均匀,想必已经睡着了,他这才扭了扭身子,抬起头看着她的睡颜,道道月光照在她清透无暇的肌肤上,她真的很好看,想到这,小男孩的脸又红了红。
    她的睫毛很长上面沾着泪水,忽闪忽闪的,脸上还有泪痕,卿俞不知她为什么会哭,只是伸着衣袖替她拭掉泪痕。
    这才缩回了她的怀里,小脑袋在她胸口蹭了蹭,嗯?好软,枕着好舒服,于是他又将脸蛋埋了进去,还有奶香味~
    次日一早,他便醒了,伸出胳膊,结果摸了个空气,赶忙坐了起来,整个屋子只他一人。
    果然,不见了。
    昨晚是她做的梦吗,那个仙女姐,不对,妖精姐姐。
    他下床在屋子里左瞧瞧右看看,把空盒子都翻了翻,桌子上有着一串老旧的念珠,下压着一个字条。
    “相公,我有事先走啦,还会来看你的”
    卿俞捏了捏字条,小声嘟囔道,“谁是你相公”
    可他却把字条藏在了床下的秘密盒子里,只有重要的东西他才会放进去。
    而那串念珠他一直放着,这些年来从未离身,当然,这是后话了。
    当晚,卿俞等了很久,她没有来。
    接着一个月,他每晚都熬夜苦读,可没有人知道,他是在等那个美丽的女人。
    “妖精,你还来做什么”卿俞强压着内心的欢喜,昂着头,像个花孔雀一般高傲的冲她吼道。
    苏歆可不管这小傲娇怎样,上前一步抱着他,在那稚嫩的脸庞上又是吧唧一口,显然,男孩的反应没第一次那么大了。
    于是,苏歆捧着他的脸连亲了好几口。
    女人陪他说说话,聊聊天,两人躺到了床上,卿俞主动的躺到她旁边,苏歆笑了笑,将他搂紧怀里,卿俞没有反抗。
    “你明晚还来吗?”卿俞低着头,在她怀里闷声道,害羞极了。
    “你想我来吗”
    “嗯...”男孩轻应了声,头埋的更深了。
    “叫声青姐姐,明晚我就来”
    卿俞拉着她的衣角,沉默了会,轻声道“青姐姐...”
    “你名叫青?”
    小男孩抬起头,望着她。
    “嗯”
    .......................................
    叫了声青姐姐,换来的果然是一夜陪伴。
    苏歆是妖,得知法海的转世属实不易,再加上他是神位,她若经常往这跑,怕是会被发现。
    只要他长大些,苏歆把法力记忆珠传来他,二人千世劫便结束了。
    苏歆答应他每月初一便会去看他,也是这样,每次她来,卿俞便会乖乖的喊她青姐姐。
    高傲的花孔雀已经被她调教成了小奶狗,可卿俞的小奶狗只给她看而已,他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商家少爷。
    卿俞的爷爷辈曾是皇亲国戚,到他这辈摒弃皇权,安心改商了。
    转眼九年过去了。
    曾经的男娃娃,已经是名翩翩少年了,他也知道了青儿妖的身份。
    “青姐姐”卿俞坐在桌前正在写字,看到青衣身影连忙放下笔墨,大跨步过去,抱住了她,将女人紧紧抱到怀里。
    苏歆有些感慨,这熊孩子一眨眼就长大了,现比她高了一头,曾经是她抱他,如今换他将自己锁进怀里。
    “青姐姐身上好香~”卿俞迷恋深情道,微俯身低头将高挺的鼻梁凑到她的脖颈处嗅着。
    声线好低,好诱人啊,法海一样的声音喊她青姐姐,果然,好刺激!
    “你喜欢吗~”苏歆双手贴至他的胸膛,抬眸魅惑的望着男人。
    “嗯!”
    下一刻,卿俞鬼使神差的捏着她的下巴,对着那他日思夜想的红唇亲了上去,苏歆有些怔愣,她被这突然的举动惊到了。
    唇瓣之间的摩挲,卿俞赶忙松开,看到苏歆并没有讨厌他,松了口气,开朗一笑。
    苏歆当着他的面舔了舔唇,粉嫩的舌尖异常勾人,再加上这微暗黄昏的烛火,怎能不让人联想些什么。
    卿俞觉得自己下腹一阵燥热,隐有抬头的趋势,顿时有些羞愧,这时,苏歆莞尔一笑,拉着他的手往床榻处走,让卿俞替她宽衣。
    男人的手有些炙热,不小心抚过她脸颊,如同电流一般,在苏歆看来就像是调情。
    一如往常,二人相拥着躺在床上,金屋藏娇这件事,从未有人发觉。
    卿俞将手臂放在她的纤腰处,使了使力把她往身旁揽,将女人的脑袋贴至自己胸口。
    苏歆的小手贴在他的胸膛,抚摸着,又捏了捏,卿俞早就发现她喜欢摸自己,他也勤加锻炼。
    “卿俞~你好硬啊,我好喜欢,嗯~”女人的嗓音七分妖媚,叁分骚里骚气的,最后还轻吟了声。
    这下好了,他的小兄弟抬头了。
    青姐姐骨子里风骚这件事,他也早就发现了,这女人就是让你又爱又恨。
    在他十叁岁那年,个子已经要超过苏歆了,那处也粗长的很,女人在床上不老实对他摸来摸去的,不知怎么滑到了腿间,被小手触碰的那一刻,有股异样的感觉直冲击大脑。
    偏偏女人跟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卿俞,把他看的羞愧死了,耳根子当场就红了。
    越想小兄弟就胀的越难受,他的呼吸都粗重了,苏歆再他看不见的地方扬了扬嘴角。
    卿俞实在是忍不住了,这女人从小就在折磨他,怀里这么个娇俏人...
    男人突然翻身而上,压在她身上,一双眼睛憋的红血丝都有了,“青儿...”
    一声青儿唤起了苏歆无数回忆,她勾着男人的脖颈吻了上去,轻吮着他的薄唇,伸着小舌长驱而入,挑逗着他,卿俞学着她有模有样的反套弄着苏歆,把女人亲的迷迷糊糊的。
    “我...可以吗”卿俞看着身下的女人,他真忍不住了,那种事他早就知道了,首先幻想的便是小青在他身下的场景。
    “嗯”苏歆直接把衣物变走了,浑身光溜溜的,翘起纤细的美腿勾着他的腰腹。
    卿俞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苏歆可是为了等这男人十年没开荤了,身子敏感的不行,胸前的柔软被他充分把玩,奶头坚挺的立着。
    坚硬如铁的肉棒蓄势待发,抵着湿漉漉的穴口摩擦着,卿俞的额头沁了层细细密汗,“痛的话跟我说”怜惜道。
    这狗男人,老娘早就被你捅过了,该疼的也疼过了。
    可苏歆太高估自己了,本就有名器加持,小穴紧致的不行,再加上十年没用了,那紧致度真不是盖的。
    苏歆掐着他的臂膀,卿俞慢慢往里推,刚挤进去一个龟头。
    女人的手便用上了力“嗯...疼...”
    “嘶,太紧了”
    苏歆皱着秀眉,可怜兮兮道“无妨,直接进来吧”
    男人怜惜的亲亲她的唇,与小舌缠绵,同时往里推进,已经进去一半了。
    苏歆的后背都湿完了,卿俞为减轻她的痛苦,一手揉捏着丰满的乳房,边与她缠绵。
    这样不上不下两人都很难受,卿俞猛的顶胯,整根没入,极致的快感自脊椎往上,花穴太紧致很温暖。
    苏歆就不太好受了,我他妈,最怕破处的痛,可这比破处还痛啊。
    女人闷哼一声,浑身僵住了,泪水自眼角流出,卿俞心揪死了,心疼,便替她舔舐泪水。
    下一刻,卿俞舒服的哼了声,他射了进去。
    毕竟是个处男,能在极品小穴里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不错了。
    过了有十秒时间,苏歆整个人都要死掉了,那么大。
    “早知道就找个男人给我捅捅了,也不至于这么痛”
    苏歆不禁埋怨一声,可卿俞却一动不动了。
    下一刻,男人一手握着她的腰身,猛的抽动起来,啪啪啪的声音在整个屋子充斥,声音很大,男人很猛。
    “啊...哈...嗯...啊~...啊...”
    “卿...俞,啊...停下来...呜呜...好痛...嗯啊...!”
    苏歆双手紧拽着床单,整个下半身被男人控制着,面部苦不堪言,被撞的话都说不完整了,嗯嗯啊啊的乱叫,求饶。
    “青儿,嗯...刚说后悔等本座了?”
    男人低哑着嗓音,用着她再熟悉不过的语气道,舒适的低吟出声。
    “和尚嗯?...你他妈轻点...我要死了......啊...”
    苏歆抬眸就对上了男人看好戏的眼神,仿佛就想看她求饶。
    “死了好,你投胎转世,换我,做你爹,让你整日喊我爹爹”
    “还一边的肏你”
    苏歆此刻没空惊讶,张着小嘴不由自主的娇吟出声,小穴没那么痛了,紧随起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爽感。
    “哈啊...好爽...好深嗯...”
    男人拉着她一条腿抗在肩上,一手托着她的屁股,疯狂的抽送,小穴被狰狞的肉棒插的红肿,被撞的泥泞不堪,淫液飞溅,床单湿漉漉的一片。
    龟头次次都要亲吻子宫,把苏歆撞的花枝乱颤,淫叫不停,高亢的浪叫把卿俞听的恨不肏死她,真骚。
    不知抽插了几百下,猛插后射给了女人。
    不等苏歆缓缓,和尚将她翻了个身,让她跪趴在那里,对准还在休息收缩的小穴猛干进去,又是激烈的碰撞,屁股都撞的没有知觉了,这才算结束。
    男人躺在她身边,看着女人那淫靡的脸蛋,涎液都流到了脖子处,一双眸子色情的看着他。
    “还在勾引我?没喂饱你?”
    卿俞顺势捏了把她的胸,苏歆轻吟了声,带着些哭腔,她不想的,长的骚怪她?
    “你真的是和尚?”苏歆扭过酸痛的身子,蜷进他怀里。
    “嗯,我回来了”
    苏歆鼻子一酸,豆大似的泪憋也憋不住的往下掉,哭的泣不成声。
    卿俞将她紧紧搂紧怀里,亲吻着额头。
    ....................................
    和尚在临走前,施了咒,没错,他又作弊了。
    只要他的转世与苏歆交合一次,将精液射给她,他便能即刻记起以前的种种。
    “青儿,对不起,当初温泉处,我太粗鲁了,迟了十年的道歉”
    “我不怪你了”
    “刚刚我是不是太猛了,我没忍住,你太诱人了,我...”
    “哼,我好痛的”
    “我给你吹吹?”
    “滚啦,你怎么变的这么色”
    “谁让你每晚只让抱,不让吃,于是...,我看了好多书...”
    “法海大师,你原来这副德行哦”
    “卿俞,唤我卿俞,我想与你重新开始”
    卿俞“青儿,你诓骗我喊了你九年姐姐,这事怎么算”
    “额...”
    “再来一次好不好”
    “你要轻一点”
    床榻上,两抹身影相互交缠着,男人巨大的阴茎深埋至她的体内,猛烈的抽插着,女人被他撞的淫液飞溅,一张俏脸很是色情,不停的吟哦。
    “给我生个孩子”
    “不要”
    “本座说了算”
    苏某:我是不是一个让你们又爱又恨的人~上个法青解解馋。
    着实是事儿多,我也很无奈,嗯我不是全职写手,甚至连兼职都算不上。故事讲的也不是特别好,有宝贝们喜欢阿歆就已经很满足了。
    接受一切评价,没事可以给我留言,好坏统统接受,爆更是会有的,快了,心沉下来的时候,一整篇故事放上来我觉得可以有,适合我这个又忙又懒的人。